李鳳珍、白雪霜昔日被迫害致殘 今再遭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大法弟子李鳳珍,女,六十歲左右,河北省遷安市建昌營鎮大郭莊人;大法弟子白雪霜,女,四十七歲,河北省遷安市遷安鎮公平村人。倆人於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前後遭惡警綁架,現音信全無。

倆人在邪黨迫害的初期,均遭受電棍電擊、皮帶抽打、野蠻灌食等殘酷迫害,被迫害造成身體的嚴重殘疾,生活不能自理。是大法救了她們的命,是大法讓她們從新站立起來,是大法使她們身體基本恢復正常和生活基本自理。

(一)李鳳珍被迫害事實

二零零零年八月,遷安市公安局政保科(現國保大隊)惡警科長彭明輝(現副局長),惡警哈福龍,把大法弟子李鳳珍非法抓捕到遷安市看守所刑事拘留,原因是李鳳珍給建昌營鎮政法委書記全志寶寫了兩封大實話的信,證實了大法弟子是如何做好人和身心的巨大變化,給社會、家庭帶來的祥和、安定、和諧。大法弟子尊老愛幼,遵紀守法,都是非常好的人,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也不應該遭受迫害。

就因為寫了這四頁紙的大實話,她就被中共關進了看守所,被戴上死刑犯用的大腳鐐,有時被逼在操場上跑步,二十來斤的大腳鐐子哪能跑得起來呢,不跑惡警就用皮帶抽打,兩腳腕子被腳鐐磨破,淌著血水,疼痛難忍。可是看守所的惡警所長惠志江、惡警雷顯生一邊打一邊笑,人性全無。邪惡的「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楊玉林、政保科科長彭明輝還給家人施加壓力,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真、善、忍」大法,逼著家人代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逼著家人交保證金。李鳳珍家就被逼迫交三千元保證金。

剛剛回家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身體稍微恢復一點,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大法弟子李鳳珍又一次被遷安市公安局政保科非法抓捕,理由是怕她去北京上訪,就將她拘留十五天,她不服非法拘留,不給邪惡簽字,為了抗議非法關押,曾絕食絕水,結果八天無罪釋放,可是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李鳳珍當時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彭明輝指使建昌營派出所惡警趙某和建昌營鎮副鎮長金士強,把李鳳珍非法押送到洗腦班。洗腦班由市委邪惡頭目張來儒主抓,沒有人性的「六一零」頭目楊玉林主管,李福有、寧學軍、孫剛、王永進、王永田、楊秀麗(團委)、張印樹、蘭田(後來遭車禍)、劉瑞民(部長)、石玉梅(婦聯)等等迫害大法弟子。這些人分別是組織部、宣傳部、團委、體委、司法局、公安局、市委辦公室,還有看守所的大兵。大約三、四十人輪流值班迫害大法弟子,每天逼著二十幾名大法弟子在地上爬、跑步、在太陽底下罰站、背沙袋跑,還逼迫大法弟子觀看給大法造謠、栽贓的謊言電視片,大法弟子幾乎人人都挨過拳打腳踢,打罵大法弟子是家常便飯。由於長期吊銬,一隻手被手銬勒破,一隻手被勒出大血泡,李鳳珍被吊昏死過去了,全身抽搐,不停嘔吐,臉色蒼白,身體虛弱,就這樣足足被折磨了有兩個月的時間。

這些惡人們無論使用甚麼手段都達不到他們的目地,就又把李鳳珍送入遷安市看守所繼續迫害。因為李鳳珍知道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論自由。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惡警這樣對待大法弟子是犯罪的,是踐踏憲法。所以在排隊打飯時不報號(因為大法弟子不是罪犯),看守們就不給她飯吃。看守所搜監時大法弟子不配合,惡警所長惠志江就用皮帶打李鳳珍的臉,都打成了紫青色,都腫起來了,人都變模樣了。惠志江一人就毒打李鳳珍三次,當時把同屋的女犯人都嚇哭了,兩腿、臀部都用皮帶打黑了,一直到累的打不動為止,可見下手之狠毒。還有雷顯生(雷莊人),經常拎條皮帶毒打大法弟子,有一次打了李鳳珍二十多個大嘴巴,打的鼻子、嘴往出淌血。大法弟子們為了抵制迫害,絕食絕水抗議迫害並要求無罪釋放。公安局政保科與看守所就野蠻灌食,灌鹽水,插胃管時,七、八個人按著,有時鼻、嘴被插的冒血沫子,牙被撬掉一顆,一直折磨的奄奄一息,醫生都說人已經不行了,這才把大法弟子李鳳珍送回來。在看守所的八、九個月的時間裏,就有四、五個月的時間睡在冰涼的水泥地上。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至八日,李鳳珍被惠志江用皮帶抽打的尾骨象骨折一樣疼,她叫家人帶她去醫院鑑定一下,家人被公安局嚇的都不敢去醫院鑑定,當時只照幾張身上被打傷的照片,還叫政保科給非法搜走了,其實會陰、肛門都已經被打的化膿、潰爛了,邪惡之徒們多殘忍呀!

二零零三年農曆四月十五日,遷安國保大隊(原政保科)彭明輝、哈福龍等人再次非法抓捕了李鳳珍,強逼著她說不知道的事和不想說的話,這些邪惡之徒把大法弟子之間見面說話的基本權利都說成是犯罪了,彭明輝等人用電棍電李鳳珍兩個下午,大脖筋、頸椎、脖子周圍、脖子下面、手指、腳趾、肘關節、膝關節全都電。當時她頭昏目眩,全身顫抖,心臟偷停,惡警浦永來一把揪住快倒下的她,彭明輝就繼續電,直到電棍沒電了為止。

後來彭明輝等又把她送洗腦班繼續迫害,以最惡毒的邪惡頭目楊玉林為首的三人輪番毒打她,用皮帶抽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淋,鼻子、嘴鮮血直流,將她打倒在地後,揪著頭髮拎起來再打,血流一地,頭髮揪掉一撮撮的,到後來頭髮全部脫光。頭和臉青腫,直到三個惡人打不動為止,幾天殘酷的折磨,身體狀況直下,絕食絕水請願無條件釋放,她的頭脹脹的,一陣陣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惡人還對她野蠻灌食六次,牙齒撬掉兩顆,一人揪著頭髮,兩人按著雙手臂,另一人按胸部,兩個大男人坐在兩條腿上,她都沒有力氣睜眼,聽一人說:手都攥黑了,輕點,兩條腿若壓折了,你們倆得負責啊。插胃管的是老幹部局女大夫老張和一個女助手,八、九個人折磨一個五十九歲的虛弱的老太太,真是一點善心都沒有。後來打點滴又給她輸不明藥物,剛開始就吐,灌食後管子還沒拔出來食物就都噴出來了。她身體已經非常虛弱,雙眼看不見東西,大小便失禁的情況下,邪惡頭目楊玉林、惡警彭明輝等還把這樣一個生命垂危的人勞教三年,把她送去唐山開平勞教所。結果體檢不合格,唐山開平勞教不收,又把她這個半死半活的人拉了回來,又被送進洗腦班。幾天後,血壓突然升高二百多,心臟衰竭,渾身顫抖,失去控制,兩眼甚麼也看不見,兩耳失聰,他們怕出人命擔責任,才把她送回家。(整整折磨她29天)回家後三個月不會下炕,四十七天沒解過大便,小便失禁,吃不下食物,喝口水都吐。生命一直處於危險中。

直到現在她還是頭重腳輕,走路經常出現不穩,腿腳有時不好使,耳朵有時還是聽不清,眼睛遠一點就看不清,大小便有時處於失禁狀態,經常噁心嘔吐,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需要靠丈夫幫助。二零零三年四至五月間,被折磨的頭髮幾乎掉光了,一年多才長出新髮來。

(二)大法弟子白雪霜被迫害的部份事實

在邪黨迫害初期的幾年裏,白雪霜曾經幾次被非法關押,由於她本人被迫害的記憶衰退,很多迫害事實已經回憶不起來了。在一次被迫害時,她曾經絕食抗議三十多天,遭受野蠻灌食多次,致使身體遭受嚴重損害。幾年來身體一直不好,到目前為止,她行動仍然不變,走路就像小孩剛剛學走路的樣子,家中一直僱用一個保姆來照顧她。她口齒不清,頭腦反應有些遲緩。原本一米六五左右的非常健壯的身體,當時自己開有一飯店,裏裏外外的女強人,可是現在剛剛辭退保姆,自己來料理生活,卻又一次遭綁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白雪霜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遷安市公安局的車從北京的某體育館劫持回來,被非法關押在遷安鎮城關派出所二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前後,白雪霜遭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幾個月的時間。在此期間,她被戴上死刑犯用的大腳鐐,有時被逼在操場上跑步,二十來斤的大腳鐐子哪能跑得起來呢,不跑惡警就用皮帶抽打,臀部被打的黑紫色,兩腳腕子被腳鐐磨破,淌著血水,疼痛難忍,可是看守所的惡警所長惠志江、惡警雷顯生一邊打一邊笑,人性全無。邪惡的「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楊玉林、政保科科長彭明輝還給家人施加壓力,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真、善、忍」大法,逼著家人代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逼著家人交保證金。

就是這樣身體的一個人,遷安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們仍不放過她,大約是在二零零三年前後,還非法將白雪霜勞教三年,家人被勒索約三萬多元錢後,才沒有把她送往勞教所。幾年的迫害,據估計,白雪霜的家人前前後後被勒索現金達六、七萬元以上。幾年來,白雪霜在生意及其它方面的物質損失不計其數,精神上的折磨、身體上的損害已經不可挽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