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安市惡警浦永來凶殘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明慧通訊員遷安市報導)遷安市惡警浦永來的暴行,罄竹難書。

暴行例一:「電擊嘴唇、整個嘴裏全被電成大泡,後背、大腿、腳心被電擊長達三個多小時,這幾個地方都被電擊成焦糊狀,留下一塊一塊傷痕,口腔潰爛不能吃飯,全身都呈現褐色斑塊。」

暴行例二:「將打火機中的液化氣倒入嘴中,然後再用打火機點燃,燒的口腔、舌頭都爛了,不能吃飯不能說話,被打的七、八天內只能爬著移動身體。」

浦永來,男,四十歲左右,其名已經刊登在國際互聯網明慧網的惡人榜上。自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浦永來一直在國保大隊(原政保科)這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科室,而且十年來,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也非常的殘忍。其人體重約一百八十斤左右,個頭在1.75米以上,走起路來挺著大肚子。此人一臉橫肉,打人、罵人、搧嘴巴、電人都是家常便飯,自己還不知廉恥的舉著自己的右手說:「我的手有打人的橫紋,生下來就是專門打人的。」

十年來,浦永來緊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打手。以下為受浦永來迫害的大法弟子被他凶殘折磨的部份案例。

1.白雪霜,女,四十七歲,遷安市遷安鎮公平村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多次被遷安政保科非法拘押。惡警浦永來曾經搧她無數耳光,打的她無法說話、出氣困難才停手。在非法拘押期間,白雪霜夏天被強迫在太陽下曝曬,冬天被強迫在室外受凍。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白雪霜在看守所連續絕食四十三天,被野蠻灌食多次,看守所所長王鶴營踹了她一個大跟頭,副所長惠志江惡狠狠抽了她三皮帶,當時打的白雪霜出不來氣,惡警還把她雙手成大字形多次上大吊,看守所惡獄醫陳學還帶領4、5個人給她打毒針(藥物不明),用的都是給豬打針的大粗管子。白雪霜被迫害的肌肉嚴重萎縮、皮包骨、眼睛失明、說話吐字不清,走路不穩,自理困難,至今尚未恢復。

遷安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們仍不放過她,大約是在二零零三年前後,還非法將白雪霜勞教三年,家人被勒索約三萬多元錢後,才沒有把她送往勞教所。幾年的迫害,據估計,白雪霜的家人前前後後被勒索現金達六、七萬元以上。幾年來,白雪霜在生意及其它方面的物質損失不計其數,精神上的折磨、身體上的損害已經不可挽回。

2.王偉月:女,四十歲,熱電廠工人。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遷安市大法弟子王偉月正在單位上班時,遭到當地派出所惡警劫持到遷安市菜園派出所,之後又綁架到遷安市公安局。王偉月拒絕任何非法審問,被遷安市惡警浦永來和其它四、五個人(姓名不詳)用手銬把雙手銬在椅子上用三個電棍輪番電擊。惡警電擊她的嘴唇、後背、大腿、腳心長達三個多小時,這幾個地方都被電擊成焦糊狀,留下一塊一塊傷痕,口腔潰爛不能吃飯,全身都呈現褐色斑塊。

王偉月的手腕還被手銬卡的兩道深口子,鮮血直流。她的手腕腫的穿衣服時伸不進袖口中去。之後,她被從樓上拖著下來,推到車上送到遷安市拘留所。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唐上市開平勞教所。

3.李青松,男,四十歲左右,原遷安市農經中心職工。二零零零年底,快過大年了,遷安市公安局政保科(現在叫國保大隊)惡警彭明輝、浦永來、哈福龍等人,串通李青松單位主管及同事,闖入家中進行搜查。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晚,遷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彭明輝、浦永來、哈福龍等人又來李青松家砸門,其妻子拒絕開門,他們就在李青松家樓下呆了整整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又來了很多防暴警察,出動二、三十輛警車,有拿著槍的武警、刑警,還有分局警車,因李青松家住宅樓位於市區交通要道路邊,結果造成長達幾個小時的交通堵塞。最後他們利用消防車雲梯升到四樓,從陽台處破窗而入,對李青松家非法搜查,掠走家用電腦一台,價值五、六千元,把李青松和妻子綁架到看守所。之後,李青松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晚上十一點多鐘,遷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頭目浦永來帶領幾名惡警翻牆入室,到遷安市建昌營鎮小莊子村李青松的老家再次把大法弟子李紅梅、李青松姐弟倆綁架,搶走李青松黑色手提包一個。李青松的手提包內有人民幣五千元、大法書、鑰匙等個人物品。

李青松又被關入洗腦班,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上午和下午,遭到邪惡頭子六一零主任楊玉林、彭明輝、惡警浦永來,用三根電棍電擊,電擊李青松脊柱、後腰、臀部、腳趾頭、腋窩、嘴,李青松的嘴唇馬上就起了一串大泡。惡警浦永來將李青松褲子脫掉,電擊大腿內側及生殖器,手銬勒進肉裏很深,流血。

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李青松開始絕食抗議,二十六日被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惡警浦永來帶了三個人,把身體虛弱的李青松再次綁架到洗腦班樓上。李青松絕食絕水四天裏,楊玉林親自動手對李青松揪頭髮打耳光,用皮鞋碾手,用腳踹膝蓋骨。李青松被折磨的痛苦不堪。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已經近兩年的時間。

4.趙明華,女,四十歲左右,遷安市一名小學教師。二零零七年十月惡警浦永來、哈福龍等人從家中將其綁架。惡警浦永來、哈福龍長時間電擊趙明華,因為疼痛,手銬越銬越緊,最後趙明華的骨頭都露了出來。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

5.王豔芹,女,四十八、九歲,遷安市扣莊鄉唐莊人。二零零三年前,王豔芹曾經被惡警彭明輝、浦永來、哈福龍等人拽著頭髮,將打火機中的液化氣倒入嘴中,然後再用打火機點燃,燒的口腔、舌頭都爛了,不能吃飯不能說話,被打的七、八天內只能爬著移動身體。

二零零九年正月,浦永來帶領另外兩人先後兩次到王豔芹家騷擾。

6.李鳳珍,六十多歲,女,遷安市建昌營大郭莊人。二零零三年農曆四月十五日,遷安國保大隊(原政保科)彭明輝、哈福龍等人再次非法抓捕了李鳳珍,彭明輝等人用電棍電李鳳珍兩個下午,大脖筋、頸椎、脖子周圍、手指、腳趾、肘關節、膝關節全都電。當時她頭昏目眩,全身顫抖,心臟偷停,惡警浦永來一把揪住快倒下的她,彭明輝就繼續電,直到電棍沒電了為止。

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十二點鐘多,河北省遷安市惡警浦永來、哈福龍、侯錫昌、勝某等六人駕駛二輛車(沒有牌子)開進華龍造紙廠平房,惡警翻牆進入一法輪功學員的家裏進行非法搜查,一無所獲後,將串門的另一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李鳳珍綁架,惡人先強行給李鳳珍戴上手銬,然後拉著手銬往車裏拉,過程中還拉著李鳳珍的頭往車上撞,導致頭頂上有二個紫黑色的包,幾天後淤血才消失。

7.王貴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遷安市六一零及國保大隊成員浦永來帶領兩名惡警,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王貴華家中抄家,在沒有找到任何所謂「證據」的情況下,強行將王貴華綁架到洗腦班進行迫害。

8.梁秀蘭,女,四十歲左右,遷安市中醫院護士。幾年來遭遷安惡警們的多次綁架,在洗腦班和公安局遭惡警電棍電擊、搧耳光等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梁秀蘭為了讓人了解大法向民眾講真相,和同修一起被綁架,由於梁秀蘭家有電腦、打印機等個人物品,國保大隊的人對梁秀蘭進行迫害。五月二十二日,彭明輝指使浦永來帶二個人,把梁秀蘭綁架到洗腦班,下午把梁秀蘭關到洗腦班迫害場所,一個姓楊的扇了梁一陣耳光。浦永來對梁秀蘭惡狠狠的說:「整死你算你自殺,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曝光我們更願意,領導好知道我們幹工作了。」說著把梁秀蘭兩個手一邊一隻銬在兩把椅子上,浦永來和其中一人每人拿一根電棍,不分頭腳電了她好長時間,另一個人不讓她動按著她,她承受不住,頭撞在地上,比拳頭還大的包起來了,看不見眼睛了,浦永來拽著梁秀蘭的頭髮繼續電個不停,電累了,浦永來還睡一覺,梁秀蘭的手腕被手銬勒進肉裏,鮮血直流,手腕馬上腫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前後,梁秀蘭再遭遷安市國保大隊惡警浦永來、哈福龍、唐國強等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非法迫害。她為了抵制非法迫害,絕食抗議,遭受多次野蠻灌食,受到了沒有人性的折磨。四十多天後,生命垂危,骨瘦如柴,面部已經完全脫了人像。看守所害怕出現人命,可是國保大隊浦永來等惡警們,又把奄奄一息的梁秀蘭從看守所轉到遷安市種子公司院內的洗腦班繼續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也就是「國際護士節」這一天,中共政權不法人員們將處於高度昏迷、奄奄一息、不省人事的梁秀蘭抬上法庭,進行所謂的審問,在長達近四個小時的庭審過程中,梁秀蘭一直是人事不知。

9.劉小元,女,原遷安市工商銀行職工。二零零七年十月遭迫害後,被遷安市工商銀行解除勞動合同,現在仍無工作。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劉小元再遭綁架。惡警浦永來帶領三男一女突然闖入她家,將家中電腦等私人物品搶劫,把她劫持,六月份前後回的家。

10.崔慶茹,女,四十八歲,遷安市信用聯社內退職工。二零零七年十月遭惡警綁架,遭到惡警浦永來的電擊迫害。十幾天後,惡警浦永來從崔慶茹弟弟手中勒索二萬元現金後,讓崔慶茹「取保候審」回家。但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一點左右,惡警又以「有點事」為由,將崔慶茹和其丈夫騙至遷安市公安局,隨後將崔慶茹劫持到遷安看守所,一直非法關押至今。

二零零九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惡警浦永來突然帶領兩名惡警,闖到崔慶茹丈夫的單位──遷安市工商銀行,對崔慶茹的丈夫進行騷擾,並到其家中非法搜查。

11.李彥奎:男,四十歲左右,遷安市農業銀行職工。二零零七年十月遭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

浦永來,原籍河北省遷安市沙河驛鎮葛莊子村,可能住在遷安市交通局家屬院中(遷安市闞莊村西,遷安市人民醫院東側十字路口的東南方向幾百米),其妻子叫王芳,在遷安市交通局上班,其丈母娘也在遷安市交通局。其妻子原籍為遷安市楊各莊鎮某村人。其妻子的一個堂姐在遷安市第二中學任英語教師,叫王穎,其堂姐夫叫張學俊,在遷安市工商銀行工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