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的記者們原來也是「弱勢群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弱勢群體」通常是指在經濟上比較貧困和在政治上沒有權利的這樣一個社會群體。按中共自己的定義,「弱勢群體」主要包括下崗職工、「體制外」的人、進城農民工和較早退休的「體制內」人員和收入較低的貧困農民等幾部份人。

與這些人相比,那些「呼風喚雨」的中共喉舌的記者們,似乎應該與「弱勢群體」無緣。其實不然。最近因為涉及政治迫害而逃到海外避難的《人民日報》麾下的《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在接受美國希望之聲廣播電台「海內海外名家談」節目採訪時,講了一些《人民日報》的內部故事,原來中共喉舌的記者們也許在經濟上富裕點,在政治權利上卻也是實實在在的「弱勢群體」。

邱明偉講到,在北京奧運期間,報社不准做任何的負面報導,「要求到甚麼程度呢?包括有負面的問題都不准去了解,不准去調查,更別說發表了。就是說即使你不發表,哪怕我去調查一下,看一下,那也不可以。」甚至荒唐到了甚麼程度呢?以奧運期間交通方面有壓力為由,「動員我們說奧運期間就儘量不要外出了。」

在奧運期間,中共為了對國際社會做秀,專門開闢了一個「示威區」(當然,批准不批准你示威是另外一回事)。邱明偉說,《人民日報》給員工提出了一個很奇怪的要求,「遊行示威的區域不准去,說甚麼呢?說只要誰去了,只要是讓監控探頭拍下來以後,他說我們按照監控探頭來認人,認到誰就開除誰。」中共還給員工洗腦,「單位明確要求我們不要跟國外記者接觸,說甚麼?說國外記者會給你設圈套的,你會上當的。」

邱明偉還提到,要發一篇調查的稿子,經常會遭到各方的干預。惡劣的情形包括「(被調查的人)直接跟你單位領導打電話,說這個人居然敢調查這個事情,也要求單位做出處理,停職,甚至採取其它手段等等等等,情況是很不樂觀。」

邱明偉特別講到一個喉舌造假的例子,硬生生把一個普通人塑造成沒有任何缺點的一種先進典型。「然後通知這個模範典型進北京去領取獎項,因為她獲獎了,因為她孝順公公婆婆。但是沒想到這個得獎的人,她居然在進北京領取這個所謂的孝順婆婆這樣的一個內容的獎項的時候,她臨走之前還跟她婆婆幹了一仗。所以我們有些時候覺得這些東西很滑稽。」

你想報導的,中共不讓你報導;你不想報導的,可是為了「黨的事業」中共要強迫你去報導,逼著你去造假。當初江澤民及其幫兇全面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之時,無數中共喉舌媒體的文字打手們充當了抹黑法輪功的急先鋒。很多記者說「不造假,就沒有了飯碗」,這些喉舌記者們不知道造下了多少的罪孽。喉舌記者曾把河北省任丘法輪功學員袁玉閣騎車過一個小土橋不小心摔倒的事,杜撰成了甚麼「成仙成佛,帶上兒子一起跳進了護城河」如此荒誕無稽的具有中共特色的胡言亂語。袁玉閣後來在明慧網上揭露此事,「事後,我問採訪記者,電台報導失真,你得有職業道德。他回答說,上級有任務,完不成任務沒有獎金。」

這就是中共喉舌記者們的寫照。沒有自己的採訪自由,沒有寫作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沒有維持自己尊嚴的自由;許多人還出賣良心,配合中共造謠惑眾,迫害善良百姓,助紂為虐,毀滅自己的未來,他們不也是「弱勢群體」嗎?

近幾年來,大陸民眾「維權」意識高漲。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們都在開始反抗中共的暴政。過去沒有律師敢給法輪功辯護,這也可以說是剝奪了律師的基本權利。現在越來越多律師出來為法輪功說話,他們知道,這也是在維護律師自己的基本人權。

中共喉舌的記者們,也應該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利了,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邱明偉就是一個榜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