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法制面對「政治高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在八月中旬的一次會議上承認:「當前,部份群眾對司法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漸泛化成普遍社會心理,這是一種極其可怕的現象。」

在中國,「法制」一直是中共統治的政治工具,現在被越來越多的人看穿,這就難怪老百姓普遍不再信任中國的司法體制了。

迫害中司法被踐踏

十多年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迫害,讓中國的司法體系被「政治掛帥」徹底踐踏。僅舉一例,中共十年中在全國各地勞民傷財的建立了數不清的所謂「法制學習班」,這種「學習班」說白了就是洗腦班,為了讓無數信仰真善忍的民眾放棄信仰,不斷剝奪中國公民的人身自由,而且對他們進行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已達到讓他們放棄信仰的目的。

這裏所謂的「法制學習班」其實是執法犯法的「思想集中營」,如果「法制學習班」真的能讓公民增強法制觀念的話,加入這種學習班的人應該是迫害的發動者和各級執行者,因為他們連「憲法保護公民的信仰自由」這一最基本的法律常識都不懂,不應當進「法制學習班」嗎?不僅如此,那些手上有血債的、迫害的發動者和指揮者還要受到法律的嚴懲。

據明慧網報導,近日,遼寧丹東市法輪功學員張舒婕、張舒霞、趙廣順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丹東市振興區法院秘密判刑三年到七年不等。丹東市元寶區法院馬姓庭長宣稱:「越請律師辯護判得越重,不允許律師作無罪辯護。」該副院長的唯一的「法律依據」就是「上面的意思」。

這樣剝奪法輪功學員基本權利的枉法法院在過去十年中,在全國範圍製造了多少的冤獄可想而知。

在中共體制下,司法起不到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的作用,也不具備法律最基本的公正性和尊嚴。

可怕的「政治高度」

近日《人民日報》外逃記者、原時政專題部主任邱明偉向海外媒體曝光了自己在中國遭遇的「政治」恐怖。邱明偉因赴港參與「七一」遊行,返京後遭到打壓。

邱明偉說:「一旦給你扣上政治帽子以後,你是解釋不清的,你聘請律師辯護是無效的,《人民日報》有一些非常簡單的事情,它都要把它上升到政治的高度,這個太可怕了,這個會剝奪我的人身自由的。」

所謂的「上升到政治高度」說白了就是老百姓得罪了共產黨後,後者的欲加之罪。當邱明偉的問題「上升到政治高度」時,連以往的高層「關係」都因怕受牽連,無法幫他。

一旦被定性為政治問題,那麼「司法體系」就成了酷刑和精神折磨的代名詞。邱明偉在政法系統的一個朋友告訴他「從你嘴裏掏證據的時候是怎麼掏的,你知道嗎?七天七夜不斷地搧你的嘴巴,把你的嘴巴搧得像麵團發酵似的,浮的綿綿的,你想你能扛住七天嗎?把你的嘴巴給你搧得。你要是能扛得住了,好了,八天八夜你扛得住嗎?他說,好了,你扛得住是吧,還有老虎凳,你扛得住嗎?」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年中,包括老虎凳在內的百餘種肉體和精神種酷刑就是這樣曾經,並還在繼續被用來折磨那些堅持信仰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時的「法制」已經完全淪喪為中共國家黑社會主義的暴力工具了。

講政治和搞政治

無條件服從,共產黨喜歡的就是「講政治」;共產黨不喜歡的、要打壓的就是「搞政治」。和法制一樣,「政治」一詞被中共玩弄於股掌之中,也成了愚弄、控制和奴役中國人的工具。

在中共的體系中,「法制」永遠也不會超越「政治」之外,獨立公正的行使職責;而「政治」永遠會要利用「法制」來加強自己的統治。老百姓對中國司法的普遍不信任和心理抵制也是這樣形成的。

任何形式上的改良都是治標不治本的,中共存在的本身就註定了中國人民不斷經歷的苦難。只有選擇退出中共、發自內心的拋棄它,才能會給自己和社會帶來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