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體制內記者眼中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近期,兩位前中共體系內的媒體記者為躲避政治迫害,不得不滯留海外。他們在海外新聞自由的環境下,不約而同地都談到了在國內親眼目睹的對法輪功的打壓和受控媒體在法輪功相關事件報導上的禁忌。

記者目擊的打壓與迫害

因為身份特殊,這兩位記者能夠從不同的角度看到打壓法輪功的非法性和殘暴性。可悲的是,他們只有身在海外,才能講出迫害真相;而在國內,任何關於法輪功的真實報導都有可能惹來殺身之禍。

這兩位記者一位是目前居住於加拿大的大連籍記者姜維平,另一位是目前流落在香港的原《人民日報》記者邱明偉。

邱明偉對海外媒體親述自己目睹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證,一名婦女被截訪人員追趕,掉在護城河裏淹死了。他說:「那個大姐是四十多歲,被他們那些人截訪,穿著便衣,追著打。……她慌不擇路呢,最後是掉到河裏面,結果就是淹死了。……當時我們感到非常的震驚。我就問圍觀的其他上訪人,我說,他怎麼打你們上訪的打得這麼狠?那個上訪的人告訴我,她是法輪功。」

中共的迫害政策強迫人們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只要是煉法輪功的,怎樣打壓、怎樣抹黑都不過份。

作為打壓現場的目擊者,姜維平看到的迫害理由更為荒唐。姜維平在不久前發表的獨家報導中詳盡的描述了一九九九年自己親眼目睹的,在薄熙來授意下,大連警察公開毒打、侮辱和平上訪法輪功學員的慘烈場面。姜維平寫到:「薄熙來對公安局領導說,你看這些煉法輪功的這麼團結、這麼有效率,這麼信奉李洪志,不抓不打怎麼辦!你們給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該!」

這個信仰群體的團結、有效率、有信仰也成了薄熙來打壓甚至打死法輪功學員的理由。兩位記者目睹的、經歷的法輪功遭受的迫害就已經如此慘烈,實際的迫害程度可想而知。

他們的陳述不由得讓人聯想到那位至今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中國大陸記者三年前在海外披露的另一驚天黑幕。

2006年3月8日,這位前中共駐日媒體記者,向《大紀元時報》披露,在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在此。他們最後會被殺死,內臟被摘取,用於移植。他說:「他們一定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是被迫的,或者是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上了手術台,取出了臟器,我認為是這樣一種情況。」之後,種種證據顯示,在打壓法輪功後,全國範圍爆炸式增長的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中共控制媒體封鎖真相

中國的媒體從業人員是在最黑暗的體制下,見證最黑暗罪惡的人群。但是,在道義良知面前不敢履行自己的責任,他們的內心煎熬可想而知。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年中對媒體的禁錮可謂武裝到了牙齒。姜維平在一九九九年打壓開始時已經是香港《文彙報》駐東北辦事處的記者了,但是,宣傳部對他的掌控似乎並沒有因為他是境外媒體記者而放鬆。

當姜維平第一時間趕到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現場時,在市委宣傳部工作的一個領導對他說,你絕對不能報導,這是紀律。姜維平說:「我的一個同事當天在辦公室值班,亦特別緊急地三番五次打電話告訴我,市委宣傳部又來過電話,告訴我們不要參與報導此事,更不能向境外發稿洩秘,否則要撤職查辦。」

邱明偉了解許多當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情況非常悲慘,衣衫襤褸,居無定所,他深感同情,曾私下提供生活上的幫助,並向上級反映問題。但是,「上級明確的表態,法輪功的問題,你肯定不能碰。他說,別說你不能碰,就是我碰了,恐怕我也『歇菜』,我們大陸『歇菜』就是完蛋的意思。」

在這裏我們看到,即使對法輪功學員表示同情和幫助都是不被允許的,更不用說為他們的權益發聲了。對媒體的管制是連坐型的,下屬違禁,上面也要受牽連。

層層檢查、級級過關,掩蓋了真相,也掩蓋了中共的罪惡,但是,最終還是掩蓋不了人心和良知。隨著越來越多的媒體記者、體制內的其他人員不斷的擺脫中共的枷鎖,中共也會隨著其謊言的全面曝光而解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