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舊勢力利用病業來迫害的原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在正法時期,有極少數弟子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而且這種病業狀態已經對三件事情有了較大影響,這種已經不屬於師父安排的消業,而是屬於舊勢力在利用這種病業進行迫害,同修們都明白修煉人是沒有病的,那麼舊勢力為甚麼敢利用「病業」這樣進行迫害呢,我悟到有以下幾種情況。

一、是由於同修一念不正求來的。就是當時腦中出現那種不正確的念頭,但自己沒有否定,而被鑽了空子。

比如,我曾經聽說過弟子喜歡吃「燒烤」,但是旁邊人「好意」告訴他說,聽說這些東西容易致癌,他說是呀,沒有否定這種說法,從而後來體檢查出自己有「癌」。有同修看到常人都得了流感,心裏不穩,心想「我可不能得這些病呀,我會不會得呢?」由於沒有及時否定這個念頭,後來出現感冒發燒症狀,不過同修後來認識到之後很快就過去了。因為夏天天氣熱,家裏常人都說吃了綠豆敗火,同修也開始去煮綠豆湯去火,認為這個東西能去火,身體就開始出現不舒服的症狀;還有網上文章中寫到的,當長輩的同修給小孩子穿衣服的時候,由於小孩子不聽話,同修就為了教育孩子說:「不穿衣服會著涼的,會感冒的,看看我吧,這兩天都咳嗽了。」當時由於一念不正,同修很快就真的出現了流鼻涕咳嗽的病業狀態。或者看到同修出現病業狀態,自己回去之後動了人心,自己如果遇到這樣的事情能不能行呀?看到同修出現病業我們應該幫助,但是不能自己帶著疑心想,我如果遇到這個病業能不能行,這就屬於動了心了,如果不否定這些念頭,都容易給自己招來麻煩。

還有同修看到常人都得流感了,從而在心裏美滋滋的帶有很強的人心顯示著「看吧,都病了吧,我是不會生病的」。看別人生病沒有想到應該抓緊機會去救度眾生,反而有幸災樂禍的顯示,很快自己就出現同樣的流感症狀。不過好在此同修修煉的非常紮實,向內找到原因,而且自己根本對身體的症狀不動心,很快就恢復了。我自己也是由於一念不正給自己招來了病業干擾,真是無比的慚愧,具體的就不提了。修煉人不存在甚麼熱了中暑,冷了要傷風呀,吃甚麼辣椒上火呀,吃了糖牙疼,風大要受涼,這些常人的念頭應該注意清除掉。

二、由於做了違背大法要求的事情做了錯事,由於自己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心做了錯事,而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出現的病業狀態。

比如有個同修告訴我,她去看望一位重病人,這位重病人是個常人,病的非常嚴重。當時同修動了情,並安慰她說:「你沒有事的,你不會有事。」因為同修的不修口,非要讓有重病的常人沒有事,而修煉人的話是有能量的,同修等於是做了壞事。結果晚上回去同修就出現了病業狀態,後來同修認識到後,一天之內病業狀態消失。還有一位弟子,由於沒有機會上明慧網,別人給她的假經文她接了,她不知道那是假的。那篇假經文上錯字很多,但她也沒有靜下心來想一想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拿回去看的津津有味,而且還去傳。半年後出現嚴重「病業」狀態,好像是身體裏面長了瘤,然後住進醫院花了她幾萬,她現在已經明白是假經文招來的了。

還有男同修因為犯了色慾問題,就是出現不正當的男女關係,而且是屢次公開曝光,而且屢次又犯,最後下身出現嚴重疼痛的病業狀態,最後終於痛下決心公開並且改了,病業消失。我還知道有女同修出現男女關係(那是以前的事了,她現在已經改了),也就是離婚後和其他人發生男女關係,這位女同修後來是子宮長瘤,去醫院開刀取瘤,在動手術過程中此同修肉身大出血,而且昏迷,但主元神清醒的感覺自己在往一個通道裏走,通道裏一道門一道門打開了,當到最後一道門的時候,她可能有點絕望了,最後師父來了,擋住了最後一道門,把她推了回去,是師父保護了她,然後她醒了過來。但她的大出血,把大夫嚇的夠嗆,以為她活不過來了。真是好玄呀!這些事情都是師父講法中明確禁止的,所以我們不能夠去犯這些問題,讓舊勢力去利用我們做了這些錯事而來迫害。但真的錯了,一定要改正,只要自己願意改正,師父就會管,舊勢力就不敢再進行迫害,同時我們要放下對病業的執著,做好三件事,病業就會好。

三、放棄修煉或者不做三件事而出現的病業狀態。

有的同修在七二零之前,有各種各樣的病,後來得法後師父全部將這些病清除掉。但是在七二零之後,就是屬於正法修煉了,大法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算得上正法弟子的標準,如果長期不做三件事,就不屬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那麼既然不屬於煉功人的標準,以前曾經有過的病還可能再次回來。比如有我知道有人邪悟之後,而且從勞教所回到家中長時間也沒有悟回來,還謗師謗法,最後出來嚴重病業而離世。有同修只是學法,發正念的事,不去講真相,師父一再等待,周圍同修多次去幫助,但是多少年過去了還是不敢去講真相,三退僅僅給孩子和配偶做了,最後也是身上長瘤,去醫院動刀,動刀之後又對大法產生了懷疑,就是屬於一難沒有過去又加了一難。還有一些同修也是放棄修煉之後,曾經已經好了的病又出現了,也是因為上面的原因。很多這樣的同修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之後,在做三件事中精進著,很快又變成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四、修煉中不願意過關的,一關一關給自己累加,最後出現了病業狀態。

以前有一個同修,三件事也做,但是非常的不精進,反正是甚麼常人中的事情都動心,每天先把重心放在常人事上,認為這是屬於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打個比方,她對小孫女呵護備至,孫女成績不好,她急的不行。其實從常人角度來說,小孫女成績不好,也是她父母的事,隔輩管甚麼呀。其實這一件事並不算甚麼,但這樣的事情太多了,修煉不過關,就等於給自己堆難了,這樣的事情堆多了,一件事一件事的堆積,一關一難的堆積。師父也講過不要給自己堆積關難的這方面的講法。最後也是出現病業狀態,肚子裏面長了一個大瘤子,住進了醫院。由於那個瘤子很嚴重,醫院也束手無策,家人不讓出院,她就消極的這樣在醫院住著。後來清醒了,明白應該把三件事放在首位,然後在醫院就開始做三件事,結果病情好轉,此時她悟性很好,連忙把那些醫院開的藥全部扔了,然後她就提前出院了。出院之後明白了出事的原因,再也不敢亂來了,知道嚴肅的對待三件事了。幾年過去了,也再也沒有出現過甚麼病業了,同修們都說她現在修的不錯。

還有一個同修也是天天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也在做,做的比較少,還有就是不修煉心性,不願意過關,名利情重,家裏矛盾大,而且還罵人,急了還和家裏的人大打出手。好幾年了也沒有見她有甚麼提高,後來她出現昏迷狀態伴隨著發燒,持續了一些時間,把家裏的親戚同修嚇的夠嗆。後來還是好了。我覺的這也是屬於舊勢力迫害中的一種,如果修煉中不過關,把關堆大了,舊勢力也會下狠手的。

五、生命是延續來的同修。

這樣的老年同修比較多見,就是自己已經到壽了,生命是延續來的,這樣的同修一定要非常嚴肅的對待修煉,不能兒戲呀,如果一旦放鬆,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師父就講過這樣的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又出現了舊勢力的迫害,這樣的老年同修更要嚴肅的對待自己的修煉。其實要做到這一點也不是太難,我認識兩個老年同修,一個是修煉前有「癌症」,另一個是修煉前有被醫院判了死刑的心臟病,得法前已經是性命難保的同修,得法之後卻非常精進。關鍵是修心上,遇到問題基本上都是在向內找,怨不怨都找自己,而且忍耐力還很好,哪怕心裏翻騰的再厲害,表面上都能夠忍的住,然後回去再慢慢分析自己哪裏不對。她們也有各自的不足,但是總體上來說遇到事情都能過的去,十年過去了,她們倆人根本就沒有出現過甚麼干擾三件事的病業狀態。

但是我也知道有老年同修離世的,在離世之前出現病業狀態,而且還去了很多同修幫助發正念,但是效果不大,最後還是走了。其他同修又對這個發正念是否能夠幫助同修又產生了懷疑,認為同修自己主意識不強,發正念也沒有用。其實發正念否定舊勢力是有效果的,如果出現病業狀態的同修本人不清醒,其他幫助發正念的同修得有相當強大的正念才能夠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師父也講過這個法

「弟子:在個人修煉階段弟子經歷病業關時知道是在消業,通過承受和對法的堅定過關,最終是師父把業拿掉了。但是在正法修煉階段如果是舊勢力及其黑手爛鬼和惡黨邪靈等對弟子的身體迫害,其表現形式也是病業,因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不能一味承受,弟子憑對法的堅定和發正念否定迫害,是否同樣能消去背後的邪惡因素?

師:在強大的正念下做也擋不住。」(《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不是幫助同修發正念沒有效果,而是去幫助的同修能不能有那麼高的心性,能不能發出那麼強大的正念?記的《明慧週刊》中曾經有一篇文章,開天目的同修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就是他們去營救一個被抓到監獄裏的同修。有好幾層邪惡生命在操縱著這件事,第一層是清除爛鬼,邪靈,然後是清除黑手,最裏層是清除那些直接參與其中的舊勢力,裏面有舊勢力高層生命,舊勢力以被迫害同修有漏為名不允許其他同修將此同修營救走。但營救同修發出非常強大的正念直接將參與其中的舊勢力生命清除掉,但是雖然眼看就要成功了,卻因為參與營救的同修雖然有幾十個,但是很多同修的功只能夠清除最外層的邪惡爛鬼,還有一些能夠清除到第二層,但是正念強大到能夠直接清除舊勢力生命的同修一共只有四個,就是說其他同修雖然表面上參與了營救,但是心性不到位,導致最終參與到裏層營救的同修寡不敵眾,而導致營救的失敗。正念是心性的體現,沒有那麼高的心性,也不會發出那麼強大的正念。

還有就是其他的同修對出現病業的同修不要指責、執著,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人,這樣會適得其反,能幫就幫,幫不了也不要動心,有的時候那種過於熱心的、急於讓同修闖出病業關的想法,反而會增加出現病業同修的心理負擔。其實我們不用把出現病業同修來特殊看待。有的同修去見出現病業的同修,一見面就問「好點沒有」,如果出現病業同修說沒有好轉。其他同修馬上說:「你應該否定,你應該不承認,你應該多發正念,怎麼怎麼樣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如果長時間沒有好轉,其他人就開始喪失信心,弄的出現病業的同修也覺的自己不爭氣,也開始喪失信心。如果同修說病業好點了,就開始連續追問,從而被同修的病業而帶動。

其實我們不用那麼急迫的執著於同修病業好起來,我們就是抱著一顆善心去與同修交流,可以善意的平等的與同修在法上切磋,也可以善意的指出同修的問題,要看到同修的長處,慈悲的對待我們的同修,不要去執著同修的病,不被同修的病業所帶動,同時因為同修已經在難中了,我們說話應該考慮到同修的承受能力,不要去強加於人,對同修應該寬容與鼓勵,這樣才是一個比較正常的狀態。

因為自己也曾經在病業關中苦苦徘徊,也看到一些同修出現病業狀態,覺的他們真的很苦。就想把自己體會寫出來,也許對同修們有參考作用。我們應該注意自己平時的修心性,不要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自己修煉增加麻煩。比如這個病業,當然不同的人情況是不同的,有的同修如果悟到了是自己念頭不正引起的可以闖過這個病業關;而有的同修不但要悟到自己是哪裏做錯了,要改正自己的不正確思想與行為,同時還要放下對病本身的執著才能過的去。有的同修也明白是自己的執著招來的,但就是放不下「病」的執著,所以也會導致自己闖不過病業關。其實就是被舊勢力難上加難了。其實就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但是我們應該平時注意自己的修煉,不要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如果現在真的還在「病業」關中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也不要著急,從現在開始我們就開始從一點一滴上修自己,伴隨著我們執著心的整體放下,不應該光為了放下對病業的執著而放下,有的執著和其它執著是勾在一起的,隨著修煉心性的整體提高,這個病業慢慢的就能夠放的下了,最終會闖的過去,我們應該有這樣的信心。大法是無所不能的,我們不能失去信心。

個人體會,希望能夠與同修們共同精進,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