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亡的魔難中走過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各位同修好!我是貴州貴陽大法弟子,沒有甚麼文化,但是我又想把我過病業關的真實感受寫出來,目地是為了與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切磋,在法上提高認識,共同精進。

我今年六十九歲,是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煉的。前幾年由於自己悟性低,沒有按照師父的教導認真學法、修心,只是注重煉功,認為多煉功就能提高層次,所以修煉了很多年也悟不到修煉的法理,心性沒有提高,本體也沒有明顯轉變,還時不時出現一些病業現象。最大一次病業關是二零零九年三月份,有一天我突然感到身體不適,渾身無力,伴有低燒,忽冷忽熱,熱的時候全身出汗,衣服頭髮全濕透,冷的時候開著電熱毯抱著熱水袋蓋上幾床被子也不管用,上牙磕著下牙「得得」響,整個人縮成一團全身發抖,床板都被搖動。不能吃東西,吃甚麼吐甚麼。我想是過病業關,過兩天就會好,根本沒向內找,也沒發過正念鏟除它。是我放任了邪魔,才被它鑽了空子,拖了二十多天,越來越嚴重,表現出來形式是站都站不起來,只能躺在床上,手腳都動不了,幾天不吃東西,吐的全是膽汁,肝疼痛,全身上下像有千萬隻螞蟻、蚊蟲叮咬,鑽心的癢痛,腳腫的不能穿鞋。真是生不如死。

有一天我想上衛生間,但是家裏沒有人,自己又起不來,著急之下就順著床邊滾下來,雖然床很低還是摔得很重,真是雪上加霜。使盡全身力氣手腳併用爬去了衛生間,因為又累又痛趴在地上起不來。也沒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要趕快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只是一個勁地求師父救我,自己沒有一點正念,也沒有大法弟子的樣子,師父也無法救我啊,所以也不管用,只覺的天旋地轉撕心裂肺的疼痛,心中就想要是我現在就死多好,就解脫了。

後來甲同修來看我,聽了我的訴說,他反問我你是大法弟子嗎?你的正念到哪去了?你為甚麼不在法理上悟,為甚麼不加強主意識?你以為死了就解脫了,那是造更大的業,同時也是承認和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甲同修的話對我震動很大,讓我羞愧萬分。

我悟到現在是正法的關鍵時刻,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努力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可我卻躺在床上耽誤了天大的事,心裏著急啊。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趕快學法,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因為沒過好,這關越拖越長,女兒看我拖了快一個月還不好,就吵著要送我去醫院,我就想去小診所看一看敷衍一下。誰知去診所後醫生一檢查,一問病情就不給我治,要家人立刻送我到醫院。到醫院後做了各種檢查,照CT、X光片反映出來的是肝癌晚期,在醫院住了四天,病情一點沒好轉,還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到第五天早上,院方來通知要轉到省醫去,他們治不好,說越快越好,晚了可能有危險。我心裏很亂不知怎麼辦,應不應該轉院。這時慈悲的師父給我安排好了,一位貴陽的同修大清早就趕來看我,她看了轉院通知書就立即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請師父加持。

經過幾天的魔難我終於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常人怎會治得好我的病呢?快回家吧。

回家後,在眾多同修的幫助下,自己加強正念,由於身體很虛弱煉不了功,就多學法,學師父各地的講法、《精進要旨》、《洪吟》等。有時渾身還會疼痛難忍,痛得在床上翻來翻去,我感覺邪惡像一塊黑雲一樣向我壓來。我就不停的念正法口訣。我堅信正法口訣一定能消滅邪惡,消除魔難。心中就生出強大的正念,邪惡你甚麼都不是,我一定有能力解體你,一定要解體你,我的命已交給我的師父了,我去留都由我師父做主,誰也不配迫害我。疼痛減輕一點,我就趕快立掌發正念,徹底鏟除舊勢力對我身體的迫害,我堅決不承認這種假相。慢慢的那塊黑雲離我越來越遠。我想到人的生命是太渺小了。如果我是一個常人,此時也許就是我命終時。

在師父的加持下,在眾多同修的幫助下,我多學法多發正念,身體狀況越來越好。靜下來時我就向內找,一點一點縱深的找下去。我找到了一大堆執著心,後天觀念很重,把做三件事當作了修煉的目地,總是站在為私為我的觀念上去做大法的事,時時想著的就是我要如何如何修好自己,如何修去我的怕心,把講真相、發資料當成了常人的工作任務一樣完成,以為我救的人多、發資料多就是修的好。在集體學法時,發現有同修法理悟的不對也不能指出來,怕同修生氣,只是在心裏怨同修。整個的「為私為我」。找到自己的癥結,就是忽略了法,總把自己做的放在第一位。自己學法也是走形式,注重一天學了幾講,沒有在法理上去悟,發正念只注重四個整點。我越找下去越害怕,越明白我被邪惡迫害的原因還是學法不深,法理不清,總是停留在為私為我的觀念上,讓舊勢力鑽了空子,給自己身體造成魔難,也給救度眾生帶來一定影響。初步找到這些執著,和同修切磋中,明白了正法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修煉過程中不管遇到任何問題,都必須無條件向內找,任何情況下都必須堅定正念,堅定的信師信法。

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提高了認識,加強正念,身體也越來越好了,家人也不再叫我吃藥了。

我跪在師父法像前向師父發誓:師父,是您從死亡中把我救回來的,您為我這不爭氣的弟子不知又費了多少心血啊!從今以後我一定要徹底放下一切名利情,放下一切常人的執著,堅定正念信師信法,踏踏實實修煉,用純淨的心做好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的救命之恩,不辜負大法弟子的稱號,實現我的史前大願,隨師把家還。

這個肝癌假相使我失去了三個多月救人的時間,教訓讓我終身難忘,我下決心一定要把損失補回來。我身體剛恢復,腳還沒有消腫,身上還在脫皮,可是因為我充滿了救人的願望,師父就幫我,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走很遠的路腳也不痛。接著我又開始發真相資料,一天爬幾十層樓也不覺的累,精力反比以往充沛。我真正體會到了「好壞出自一念」法理的博大精深。

在我消業過關的時候得到了許多同修的關心和幫助,其它地方的同修也費時費力趕來看我,增強我消滅邪惡解體邪惡的信心,在我家長時間發正念,在法理上幫助我,還介紹同修過關的經驗和體悟。我們學法小組的全體同修非常關心,長時間給我發正念。特別是乙同修,她年紀最大,最關心我,在我起不來床時,她天天都來我家發正念、煉靜功,還用她的錄音機把師父的講法帶放給我聽,我好一點時她又攙扶我去學法組學法,生活上也是無微不至的關心。對這些同修的無私付出和真誠幫助,我真的是感動的掉淚,感到整體的力量和溫暖。

在這裏,我要衷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是師父和大法造了一群無私的超人!

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是你們無私的幫助我才能從這死亡的魔難中走過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