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一念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零五年五月到零六年,這一年零八個月的時間裏,身體一直處於「病業」的假相中,難以自拔。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的幫助,我自己也一直在思考,也知道在魔難中要向內找,要放下執著,要跳出人的觀念,要發正念,要做好三件事。這些我也都在很努力的去做,為甚麼表面變化不大呢?到底誤在哪兒呢?

我反背誦《論語》,師父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通過學法,意識到自己思想深處有一個最頑固的東西在起著作用,左右著我的一思一念,它就是沒有從根本上放下人的觀念。

因為修煉前,我得過腰椎四、五節椎間盤突出,九八年第三節腰椎被摩托車撞成壓縮性骨折。修煉後這些症狀都沒了,但身體哪兒一有不舒服,就害怕是老毛病又犯了。就這一念,身體不但沒有恢復正常,在零六年九月十七日及以後的四十天時間裏,疼痛更加嚴重,整天坐不安、站不穩、躺不下,白天下不了床,晚上睡不了覺。疼的我不斷掉淚,心中一遍一遍的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

當時身心處於極度的痛苦之中,正在這時,省級有名的骨科專家打來電話告訴我,說已經找了全省最好的骨科專家做了會診,結果馬上做手術換掉腰三椎骨,否則將面臨高位截癱,並要我準備好錢。就這一截骨頭,用國產的需五萬元,用進口的需十萬元。換後保十年。當時儘管我非常苦惱,但我果斷的告訴他,請放心,我的腰會好的,更不會癱瘓。我不會去做手術的,也沒有這樣想過。後來才知道這個醫生是我丈夫的一個戰友,是他把以前的片子讓人家看的。

話是給人家這麼說,可自己過不了這一關,並且一直在無可奈何的偷偷落淚。這一個電話又給自己增加了一個憂愁心,怎麼辦呢?就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訴苦,求師父幫我。有好幾個晚上,痛的厲害,我就跪在床上,雙手合十求師父說:「師父,我修到哪兒,算哪兒吧,我再也不當人了,當人太痛苦了。」同時也特意找對「病業」方面的法學。反覆背誦師父的《病業》和《道法》兩篇經文,師父要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找自己,不能因為過關而退縮。

我既然想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就得聽師父的話,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還存在很強的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怕心、私心、名利情等心。身體稍有不適,就想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這顆放不下的常人執著心就翻出來,我下決心修掉這些不好的人心,修出信師信法的正念。

在我背《道法》這篇經文時,我悟到,病魔沒完沒了的干擾,是我放不下的執著心太多了,被邪惡鑽了空子。

同時我又想到師父講的,「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發誓,就是疼,這一次也要把正念疼出來。

就這純正的一念,也就是在我最難忍受的第四十天,早晨四點五十分起床煉靜功,當坐到四十分鐘時,在我腦中出現了「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 」(《洪吟》〈圓滿功成〉),當時我的眼淚就下來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應該清醒了。

煉完五套功法後,身體輕鬆了很多,當天我就拿了真相資料去撒發,回來後心中別提多高興了,因為我又能和往常一樣救人了,這樣連續三天後,被干擾了一年多的身體徹底好了。

回頭再看,我為甚麼被邪魔干擾那麼長時間,深挖其根源,主要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不足,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放任自己思想的空子。

我是修了十多年的老弟子,就這點上,悟到的這麼晚,真是很慚愧,還是寫出來給同修借鑑一下吧。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