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母親過關談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最近我母親(同修)病業拖的時間太長,關太大,過不去了,去了醫院。我們身邊發生了些奇怪的事情,因此我和母親商量,將這個過程寫出來,對同修也許會有所幫助。

我母親在手術後,忽然覺得心頭一震,人就狂躁起來,身上連接的那麼多管子都想拔掉,希望去狂奔,去狂喊。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人躺在床上像烙燒餅一樣,左右亂翻,一刻不得安寧,甚至要坐起來。自己也覺察不對,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和家人看到這個情景,都不知道怎麼了,叫來大夫、護士,眾說紛紜,大家說不出所以然,就打了安定觀察。等安定發揮作用,我母親睡了,大家都撤了,就我留下陪護。

一會兒醫生叫我去說點事情,幾分鐘回來時,發現母親已經自己坐起來。我趕緊扶她躺下,一面和她對答,希望她可以安寧,她好像啼笑皆非的表情,就是多動症的表現。我忽然想起來,這好像是主意識不清的表現,就側重問她問題,她主意識還是有些清楚,希望師父救她,喝令控制她身體的靈體離開。一面告訴這樣迫害她的靈體,這樣做是有罪的,但這樣做收效甚微。

我拿出《洪吟》讓她出聲的讀,她是文化功底很好的人,這時居然很多字不認識了,讀不成句子。我忽然想起來了,剛剛看到的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無論在大法弟子內部出現甚麼問題,一定是針對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來的,一定是這樣的。」

我明白了,這個是對我們很多同修來的,我就對干擾母親的靈體一字一句的說:「我知道你的目地,你希望讓同修和常人看到,我母親修煉挺精進的,最後還是去了醫院,甚至得了不治之症,給人印象是修煉大法不吃藥,不去醫院給耽誤了。以此來起到迫害法的作用。我會將我母親私下偷偷吃藥,走擦邊球,吃補藥的情況告訴同修,讓大家有所借鑑,將這件事情變成好事,督促有類似情況的同修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不能再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神不放。舊勢力安排給你的任務,你是永遠無法完成的。」說完,我母親說:「我覺得輕鬆多了。」兩分鐘後就安靜的睡著了。

事後,我和母親打算將這些年過病業關的情況告訴大家。我母親九六年得法,覺的法太好了,但治病的心一直沒有去,對自己失眠呀等症狀一直靠吃藥緩解。後來覺的這樣不好,曾把藥都扔掉了,但一有常人的起疙瘩、就去抹些藥膏緩解,還自己騙自己說是外用的藥,吃不到裏頭;有上火的症狀就沖些菊花,甚至在院子裏採車前草,還自己騙自己說沒有去藥店的不算藥。每次消業的機會都被她給壓了回去,業力在體內積存,甚至吃各種的補藥,希望強化自己的機體。

她一直這樣做,但出於好面子等原因,都沒有告訴其他同修,同修還以為她在這方面很堅定的。她的住院,身邊的同修的確有不少產生了疑惑和或多或少有些波動。我就去將我母親的真實情況告訴大家,大家都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一點都不能含糊,用糊弄和渾水摸魚來對待修煉根本行不通的。大家對自己的修煉都有了各自的反思。

我母親也有很多體會,她現在也明白了舊勢力的用心,給她設置了這個死關,舊勢力看到手術緩解了病情就及時去迫害加重,當時真可能去瘋跑,甚至跳樓都有可能。她說,我明白常人的治療對我的病是無能為力的,我只能儘量學好法,好好修煉,不去考慮這個病了。以前沒有過好的關以後過好。

寫出這些,揭示舊勢力的安排,不僅僅是針對個體來的,而且往往是針對我們群體來的。但和我們個體沒有做好,給機會是有關係的。及時揭露出來舊勢力的安排,對在魔難中的同修是有很大的幫助的,起碼舊勢力借助這個事情迫害其他同修的藉口不成立了。不會藉口沒有讓其他同修得到教訓來加大被迫害同修的難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