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小的同修開始上明慧網後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在和我交往的眾多大法學員中,小楊是一個很「另類」的同修。說她「另類」,是因為她膽子實在太小了。小楊多年以來一直和我單線聯繫,每隔幾個月,她來找我一次,取走師父的新經文和最近幾期的明慧週刊等。小楊的膽子極小,這些年中國大陸迫害又非常殘酷,為了自身的安全,她想了很多辦法保護自己。

其實,為了更好的證實法,保護自己和同修不被邪惡鑽空子,大陸大法弟子也採取了很多符合常人狀態的安全措施。這十年來,我被邪惡騷擾、綁架、抄家不下十餘次,一直是邪惡所謂的「重點監控對像」,但儘管這樣,為了負責多個資料點的運作和協調問題,我也會照樣把自己的宅電、手機、家庭住址告訴一些必須知道的同修。

但小楊膽小到甚麼程度?除了我之外,她從來不和任何大法學員聯繫,也不向任何人透漏自己是學大法的,每次來我家之前,都是用公用電話給我手機或家裏打電話,用常人閒聊的話題確認我目前狀態是否安全,然後才用來我家看我媽媽等藉口來取新經文。來了之後,也必須在她的眼皮底下,搜走我的手機摳掉電池,然後連手機帶電池都扔到隔壁去,她才敢和我說而且是小聲的說關於大法的事情。每每我聲音大了的時候,她總是立即提醒我注意音量。這些年來,只能是她找到我,絕不可能我找到她,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她的電話、家庭住址、工作單位、聯繫方式等等。小楊是化名,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她叫甚麼名字,別說叫甚麼,就是姓甚麼我都不知道。她要求我叫她小楊就可以了,可我知道,她根本就不姓楊。

今年四月,小楊又來了,提出了一個要求:要買一台筆記本,計劃以後自己在家上明慧網了。我聽了之後就開始覺得麻煩了,如果她要自己上,那買筆記本、裝系統、打補丁、裝破網軟件、進行各種安全設置、培訓等問題又要落到自己頭上了。本來自己就有自己的一堆麻煩,誰願意額外再培訓她這個累贅?另外上網後,還會經常出現各種系統問題等麻煩。可畢竟是同修自己要求獨自上網閱讀明慧,我怎麼也無法拒絕的,只好同意了。當然,第一步的購買筆記本的任務被她安排給了我。

之後,一場扯鋸式的交流就開始了。因為本文是心得交流,所以具體的技術細節問題就不寫了(但這些技術問題一開始就融入了需要我提高的心性因素在裏面了,只是我那時候沒悟到而已)。總之,歷時了一個多月,反反復復多次折磨,我終於把小楊的筆記本按照高「安全精度」安裝好了,自己也累的夠嗆。在整個過程中,小楊對自己單獨上明慧網表現出了一種頑強的「固執」。我覺得小楊真是多此一舉,師父的新經文我都能給她,明慧重要通知、週刊和第五屆大陸法會心得交流集也都給她了,還自己上網幹甚麼?安裝完畢後,我又專門給她演示了如何破網,瀏覽明慧,刪除瀏覽記錄,發表退黨聲明,和如何向明慧發郵件曝光邪惡等方法。為了交流方便,我又在明慧專門給她申請了個內部郵箱,告訴她我以後每週會登錄二、三次,她有問題就發站內郵箱,我們通過這個天天交流,不用再像以前幾個月才電話聯繫一次了。

很快,我收到了站內郵箱中她的一些關於上網的問題,每次回答後,我都要提醒她一定要天天閱讀明慧網,尤其是理性交流、修煉經歷的體會等欄目,這樣對提高自己非常有必要。小楊回信告訴我,她天天都在讀,同修的心得令她無比激動,感到自己拉下的差距太大了,每天都在快速的提高著。

七月底的時候,出人意外的我收到了小楊寫給我的一封長長的交流信,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好幾個我的不足。當時沒等看內容就覺得很感動,這麼長的信一個一個字的敲到計算機裏,得花多少時間啊。小楊在信中講了一件令我驚愕的問題。上次見面的時候,由於我和她說的一些事情,她回去後明顯覺的睏,精神不起來,煉功也無法堅持。而且,她還告訴我,以前楊叔(老同修,二零零六年底去世)每次來我家時,由於我常常說些牢騷話,導致楊叔也常常意志消沉,連續多日狀態不好,有時候甚至很不好(同樣牢騷滿腹),每次她總是盡可能幫楊叔排除,但有時候好使,有時候不好使。楊叔去世後,她一直想和我談這個問題,但每次都是不經意的給忘了。小楊覺得這是我身上散發的不好物質導致的,她分析我可能是長期處在這種狀態警覺不到。

其實這些年來,我只在兩個同修前發牢騷,講一些對正法進程不理解的話。另一個同修的確和我說過,常常從我這回去,好幾天振作不起來,非常消極,可我一直也沒往心裏去。今天得知另一個聽我牢騷的同修也是這樣,我才驚出一身冷汗。楊在信中還指出了另外幾個不足,我一一對照,發現都是自己目前真的需要努力解決的問題。由於是指出我的不足,怕交流不好反而起到反作用,小楊的措辭非常謹慎而有分寸。

當初給小楊安裝計算機上網的時候,我根本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由於當時的一些阻力,我幾次和她說算了,以後還維持目前這種狀態由我提供給她師父經文。其實,就是自己的那個求安逸和怕麻煩的心在作祟,而在整個過程中,面對我多次打退堂鼓,小楊這次出奇的體現出了一種固執,態度非常溫和的堅持不讓步,既不生氣埋怨,也不妥協讓步。就是在她的這種「頑固」下,歷時一個多月,裝好了這台筆記本。而萬萬沒想到,由於不斷閱讀明慧,小楊的提高後得到的第一個受益人卻竟然是我。如果當初這件事情真的沒有堅持下來,按照我說的維持原狀,那結果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通過天天瀏覽明慧網的理性交流,小楊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快速的追趕著大法弟子,我相信她對應的天體每天都在急劇的變化,不斷的充實、美好、完善起來。而小楊提高後,給我寫的這封長長的信,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我目前的不足,直接推動了我向內找,帶動了我近來的精進。

每週小楊都會給我發幾個郵件,介紹每天學法、發正念的時間和次數。郵件中她說第一次向明慧揭露邪惡時候,嚇得兩天之內都提心吊膽。現在的小楊在信中已經展現的越來越穩健,已經能面對面的向世人講清真相了。

以下是小楊的兩個郵件: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今天是我的一個修煉紀念日──我對世人面對面講真相了。是我常去的一家水果店,今天我沒緊張,也沒害怕(我想一定是師尊在加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當時只有女老闆和她女兒在店裏。一會她女兒玩滑板走開了,我就跟女老闆講真相(去年冬天有一次,我使用真相幣時,她笑呵呵的念了紙幣上的字:退黨團隊保平安。因當時旁邊有人所以我沒搭腔),她特別善良,很認同,說以前有人跟她講過,我甚麼都沒入過。我說你跟兒子女兒和丈夫說這事,讓他們也退了吧,她高興的答應了,過幾天這件事我還得跟進。這雖然只是個開始,可她增強了我面對面講真相的信心(雖然極個別會反映出怕,但我能清醒的意識到並隨時鏟除它)。一會煉功,看書學法加強正念,堅持到零點發正念。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今天在郵局,遇到一位老太太有疑問,怪可憐的,我就過去了,告訴她該怎麼辦,同時也是想藉機給她講真相,可是人太多她問完後就走了,正在我覺得悵然時,她又回來問我具體的事宜,我悟到這就是師尊讓我給她講真相,於是我就一邊為她解釋一邊將她領到郵電局門前的空地上,解答完之後,我就說(當時心裏沒有一點兒怕心和緊張的心理),大娘,咱倆挺有緣份的,跟你說個事唄。於是就貼著她的耳朵說,你聽過法輪大法好嗎,她好像沒說甚麼,於是我就接著說,大娘,記住這句話可以保平安,您歲數大,比我見得多,共產黨文化大革命時把咱們折騰的夠嗆,殺了不少人,有一天老天爺要懲罰它的時候,咱如果是它的一份子就要遭殃……大娘你入過黨團隊嗎,當過紅小兵,紅衛兵?她說,我今年八十了,甚麼都沒當過。我說,那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另外還有一件好事,咱們歲數大了難免身上哪不舒服,你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就會越來越好。聽到這裏她特意問我,你說在心裏念甚麼,我年齡大記性不好,我就在她耳邊清晰的說:法輪大法好。她高興的嗯了一聲,高興的說謝謝你姑娘。說完了自己也感覺很輕鬆,就與她告別,往郵電局走,無意間回頭看了一眼,大娘在遠處笑著和我擺手,我向大娘揮揮手就辦事去了。

看到這些,我幾乎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還是三個月前那個膽小的小楊嗎?

這裏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希望大陸的大法弟子,多去關心還在堅持學法但卻由於怕心仍躲在家裏不敢講真相的那些同修。只要昔日的同修現在還在學法,我們就不應放棄。尤其現在大陸家庭計算機極其普遍,安裝寬帶上網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建議同修能把破網軟件帶給那些願意瀏覽明慧網的同修,只要同修堅持上網,通過閱讀每天的理性交流,我相信都能找到差距,漸漸破除怕心,走入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