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樹死而復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是河南某縣城附近的一名農村婦女,今年六十八歲,老伴七十二歲了。一九九八年八月份因我患腸癌久治不癒,修煉法輪功後不久病體痊癒。此時老伴親見大法神奇,自覺投入大法中修煉。

不到一年,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老伴是中共黨員,經歷了邪黨多次政治運動,受過批鬥,挨過整,他怕極了,自動放棄了修煉。在邪黨對法輪功迫害嚴重時,他不僅不煉,還不讓我修煉。藏我的書,整天在家把我看管起來,不准我隨便外出走動,不准我講真相救人。偶爾發現我外出學法或發資料,他對我不是吼就是罵。我知道他是聽信了電視上對法輪功的誣陷謊言。我多次對他講真相,勸他看真相資料他就是不聽。

看見《明慧週刊》上同修對找回昔日同修做了大量工作,也有很多好的意見和建議。我就想:怎樣才能讓我老伴從新走回大法中來呢?入春以來,我每次發正念時請師父加持,清除老伴身上的邪魔爛鬼和共產邪靈的干擾。今年四月中聽說一位遠鄉的晚期骨癌患者學大法後轉危為安,正好這位新功友到城裏一同修家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我就動員老伴去看看。老伴抱著好奇心(也是師父點化)就隨我去了。

他親耳聽見新功友講述她得法前病情惡化,痛不欲生的情景和得法後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我老伴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咋也不相信坐在眼前的這個中年婦女已被骨癌折磨的臥床不起,不吃不喝十來天了,壽衣棺木等一切後事都已備好……得法僅二十多天,臉上、腿上,手背上變紫黑色的皮膚已完全恢復了正常;早已癱瘓的右半邊胳膊,腿腳已基本能行動了。當時我老伴驚嘆不已,嘴裏不停的說:「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太神奇了!」

回家的路上,我老伴心情很沉重,默默不語。一到家他就向我要《轉法輪》和師父這幾年的新經文。自此,他認真拜讀師父的講法。並在師父法像前燃香叩首,很虔誠的向師父懺悔:師父啊!我對不起您!對不起大法。這幾年我聽信了邪黨的謊言,離開了大法。我知道失去的是世間最珍貴的東西。是師父慈悲救我,再次把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從地獄裏撈起、洗淨,給了我新生。從今以後,我一定要珍惜這稍縱即逝的機緣,再也不會離開大法,離開師父了。他又當著兒媳婦的面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遠離邪惡。

我家院中已結果了五年的柿子樹,二零零八年臘月因要蓋廚房把它從院子的西南角移到東北角;今年春暖花開時,發現這棵柿子樹死了,上面的分枝已成乾柴棍一折就斷,老伴用菜刀把樹主幹的皮撥開,見裏面一半白一半黑,全乾枯了。當時,老伴要挖掉,我說:「再等等吧!」我每天對著樹念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奇蹟就出現了!在老伴走回大法不久的五月上旬,我發現這棵樹叉上抽出了一片片嫩綠的葉子,後來主幹的皮也慢慢變青了,再後來還開了幾朵遲花。

我十歲的孫女(也是大法小弟子)高興地圍著樹又蹦又跳道:「太好了,太好了,大法把我的果子樹又救活了!」

一天在全家人午飯時,我指著柿子樹當家人的面對老伴說:「老頭子,這柿子樹就好比是你,師父給了你第二次生命,這樹也枯木逢春,死而復活。以後你再也不能犯糊塗了,記住師父的話:「摔倒了你就爬起來,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把握好這個千載難逢的機緣。你知道嗎?為了我們這些不爭氣、掉隊的、不精進的弟子和迷在常人中還不醒悟的世人,慈悲的師父一等再等,過程中替我們承擔了多少苦難。原先我做的也不好,不精進。今後,我們要精進實修,在大法中共同提高。在這最後的關鍵時刻,堅定不移地走好走正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爭分奪秒多救人讓師父放心。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一席話說的老伴連連點頭。

接著我們又去遠鄉給他的七十多歲的姐姐、姐夫講真相,他老倆口也是九九年七二零時放棄修煉的,很快說通了,姐姐、姐夫也回到大法中來了。

最近,我老伴購買了一輛新的電動三輪車,在我縣縣城載客,有錢沒錢的都拉,車費坐車人隨便給,沒錢的不給,一是為拉客講大法真相;二是為接濟無錢但又需要用三輪出行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