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受病業干擾的老年同修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註﹕這是2007年末寫給未修煉的一位朋友的婆婆的信。朋友的婆婆是學員,當時出現癌症狀況,正準備去做手術。我的這封信是用心寫的,現在投稿給明慧網與同修交流,也是對自己的鞭策,不當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希望大家能夠共同精進。)

阿姨:

您好!給您打完電話後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靜。但這個電話的確打的不同尋常。於是我立即想給您寫信。

真的是緣份,我們未曾謀面卻能夠「千里傳音」,也許是當初同來世間時我們相互有過誓約:誰迷失了,落後了,都要彼此提醒,拉一把,共同精進。所以師父才給我們這個機會。而且通過這次電話,我也有所醒悟,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打電話的時候我渾身發冷,簡直是在發抖。其實屋子裏並不冷,根本不至於把我凍成那樣。我放下電話就想,真的是魔在干擾我們,讓我不能夠平靜的和您交流。僅僅從這一件事看來,我們修煉有多麼不容易,真的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嚴肅和困難。

跟您打電話的時候我底氣不是很足,這也許是我一直以來放鬆自己學法的緣故。所以,我也要精進了,不能夠再懶惰、求安逸。

作為同修,我很想幫助您走出眼前的困擾。我們修煉人都是要向內找的,所以還要從自己的根本執著入手,挖掘自己修煉中存在的問題。從我個人的修煉中我覺得目前有幾顆心可能對我們干擾會比較大:

第一,麻木、懶惰、求安逸、向外找。從99年至今,邪惡的迫害已經持續了將近10個年頭了。回想99年之前,我們集體學法、煉功的時候,大家都是起早貪晚,不辭辛苦,每天各自忙完學習、工作還要去煉功點一起學法、煉功。可是大家沒有覺的辛苦,從內心都嚴格要求自己,不但身體健康,家庭也和睦。可是99年之後,在殘酷的迫害下每個人表現出的狀態也就不一樣了。我是知道大法好,一直沒有放棄。但是那時候我一度迷茫──我們沒有做錯甚麼,只是做好人,更好的人,為何偏偏受到社會的非議。我見到太多的人因為他們堅持修煉,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生命。我的心是在等著國家給我們一個答覆,給我們平反、昭雪,也許這顆心等待的太久,也等待的太累、太苦了,因為太苦,也就心求安逸。所以我鬆懈了下來,漸漸的我的心有點麻木,不那麼精進了。

不精進的時候,我常常很不開心。世間的功名利祿,我們早已看淡,那一切,不可能使我們真正快樂,即使一時快樂,之後還是感到空虛。這是因為,我們是明白真理的人,不是一個常人,所以從人世中,我得不到快樂;而修煉,自己又不精進,也沒有提高的感覺。所以一度就這麼憂鬱的、懶惰的。

為甚麼不精進了呢?原因是自己的心去向外求了,沒有真正的在法上。自己不好好修,也就談不上去救度他人了。這種「向外求」的心理,才讓自己更迷茫,更找不到結果,更加苦惱……

師父講過,「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是呀,我們是偉大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抱著「助師正法」的洪願而來,我們在期待外界給我們一個甚麼結果?他們又能給我們怎麼樣的結果?

後來的一段日子我也在給我的親朋好友講真相,有接受的,也有世人的不理解和非議。當我的心在法上的時候,我在做那件事情的時候,我感到有一種力量,也許世人被矇蔽的太久,聽到真相的時候有些人很震驚;也許是真理本身帶有純正的能量,真的能夠感化人。這也促使我更想好好學法,也就不會再懶惰了。想想,懶惰終究能夠給我們甚麼?安逸又能夠給我們甚麼?

所謂的安逸,不過是魔在消磨我們精進的意志,在阻擋我們救度眾生。即使我們在安逸中,也應該利用這寬鬆的環境去救度世人。想想那些在牢獄之中的同修,想想那些在惡劣的環境中夜以繼日奔走在世間苦苦的給眾生講真相的同修,安逸之中的我們又怎麼能不好好利用現成的好條件呢?我們真的對得起「大法弟子」的稱號嗎?

第二,顯示心:
關於顯示心,師父曾講過:「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我們這種情況也有,煉的好一點,天目看的清楚一點,動作好看一點,也有顯示的。」(《轉法輪》

的確,即使我們修煉中的進步也有可能使我們產生這種顯示心。比如:我們身體好,真的是10多年來都很健康,一片藥都不需要吃了,時間長了,是不是心裏也有了這麼個執著呢?身體健康,當然這是修煉人與常人的不同之處,但是我們應該用健康的身體來精進,應該用來救度世人,而不是拿來炫耀,更不是用來享受生活的。

修煉中,任何一顆不起眼的心都會阻擋我們精進。因為這顆心一旦放大,也會變成一道難以逾越的坎,一個難過的關。

又或許我們執著於顯示自己已有的好條件,家庭和睦、兒女順心、生活富裕,執著於子女的利益……等等。我覺得這些所謂的身外之榮耀,也沒甚麼可歡喜和顯示的,因為這畢竟也是一時的。即使有了這些好條件,也是恩師賜予我們讓我們更好的學法、講真相救度世人的,而不是為了我們在常人中更好的享受,更不是為了去向可憐的眾生們炫耀。同時,我們也要考慮別人的感受,因為他們只是可憐的眾生,我們的顯示心是不是也會帶給他們一種挫傷感;或者也會讓兒女、親人在自己執著的顯示心中帶來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呢?在我們任何一顆執著心的背後都會帶著一種不好的信息和因素,世人是會有感受的。當我們張開嘴執著於顯示自己的時候,那顆心就已經很不好了,說出的話如果傷害了別人,那我們就是造業了。而當我們的心不正的時候,我們自身的修煉狀態、心性已經就是在往下滑了。

師父講過:「你為甚麼老煉功不祛病啊?在煉功場有些人沒有想那些壞事,可是老抱著一種求功能、求這求那的、各種心態、各種強烈的慾望在練。其實,已經在不自覺的練了邪法了,你要說他練邪法,他可不高興了:我是哪個氣功大師教我的。可是那個氣功大師叫你重德,你重了沒有?你煉功的時候,你盡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你說你能練出好的東西嗎?就是這個問題,這是屬於不自覺的練邪法,非常普遍的。」(《轉法輪》)

我個人認為,我們是「法煉人」的功法,儘管師父給下的法輪和所有機制24小時都在運轉,如果平時思想不正確,功也長不上去的,師父說的很明確:心性多高功多高。所以我們的思想不正確,修煉就會受到影響。

師父說,要做好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只有我們自己做好,才會真正的圓容法,才談的上救度世人。因為這不是一件常人的事情,只要說說就可以達到效果,需要我們真正從內心和本體上改變,才會帶給世人以慈悲的力量,才會感化他們。

雖然師父講過,在證實法中、迫害中先「走」的學員,也都會有好的結果,但我們是性命雙修功法,我們是可以帶著本體迎來最後輝煌的時刻,我們如果因為自己的疏忽,讓舊勢力奪取了生命,那將是多麼多麼的遺憾!舊勢力不過是在利用種種魔幻迫害大法弟子,目地是毀掉大法弟子,也毀掉眾生!

第三那就是愧疚心:我們是修煉人,在修煉中肯定有過種種不足,我們不能夠將這悔恨的心變成一種負擔和執著,即使我們做的再不好,自有師父指點,還有改過的機會。而且,修煉的人誰能一帆風順,關關都過好?如果抱著這種愧疚心長期不去,舊勢力也會加大我們這種愧疚感讓我們做錯事,然後一蹶不振,從而放棄修煉。所以我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不能夠趴在地上不起來。自己不起來,師父想帶我們走,也無能為力啊!

以上這些都是從我個人修煉經歷中總結出來的經驗和教訓,悟的不妥的地方,也請阿姨提出。

最後我想的說的是,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真的甚麼都不要去想,一切都會有所安排。堅定的信師信法,真正從自身找原因,向內找,向內修,努力修去名、利、情,任何對我們的「干擾」定會煙消雲散。在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們都走過來了,現在還有甚麼能難倒我們,還有甚麼敢來難住我們?「一正壓百邪」,只要我們心中有正念,一切邪惡的干擾都會消失匿跡!我們自己做好了,不只是讓親朋好友受益,而是在圓容自己的世界,救度更多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