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身邊有這樣的一位A同修,聽到要抓他的口信,就離家了。到了另一座城市的同修家裏,屋裏早守滿了蹲坑的惡警,最終也沒有擺脫邪惡的綁架。前後絕食四十多天,剛剛從勞教所闖出來。我去看他時他對我講:「這回我得加強學法,好好學法啊!實在沒地方夏天我就到倉房去學吧!有一平方米的地方讓我學法就行啊!我不是來享福的。」聽起來,同修似乎相當堅定。不可動搖的堅定。可是後來我悟到,其實A同修只是表現上的堅定。這樣說同修,大概A同修一時還無法認同接受,可是現在又沒有機會和A同修面對面的從法上交流。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了。因為我真誠的希望A同修早日排除舊勢力的干擾,認清並抓住它、儘早的解體它。

九九年以來,A同修失去了工作,三次被勞教,經常被綁架、非法抄家。連他的妻子也多次遭到綁架。警察上門騷擾成了他的家常便飯。這次又聽一位老同修說:「他真了不起,吃了這麼多苦,得有多大的威德。」一般人哪能吃了這麼多苦?他修的真好!我聽了心裏很難過,心裏思索著該怎樣和他說?他的心結在哪呢?我要告訴A同修,你其實在信師信法的關鍵問題上打了折扣,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所以才會魔難不止啊!。

師尊曾在講法中開示我們:「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可見我們應該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中建立自己的威德,而不是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承受魔難本身並不能使自己提高的更快,只能對救度眾生起到干擾作用。

從表面上看,A同修信師信法、尊師敬法的心堅定無比。平時好像都不知道怎樣生活了,不能照顧好店裏的生意,努力圓容好家庭讓妻子滿意。也沒見他在家好好的學法煉功。可是一被綁架關押他立刻就體現出正念來啦!絕對不會出賣同修,不會背叛大法。他馬上精神起來,有一次讓邪惡警察們抬著走。不怕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看:他工作也沒了,他也在修大法,經濟上被搞垮,他也在修大法,承受這麼長時間的迫害了,他沒放棄,他還在修大法。到裏面絕食,死都不怕,他還在修大法 。誰放棄大法不修了他也絕對不會放棄。可是根子上沒有堂堂正正的信,是膽膽突突的信。歸根結底一個怕字。怕就體現在不敢在家裏堂堂正正的學法、煉功。七、八十平米的房子怎麼沒有學法的環境?再說A同修的妻子也非同一般,不是常人。開始也修煉好多年了,後來為甚麼說A都修成這樣了,我可不敢再修了?不是應該「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嗎?怎麼反而使原本修煉的家人脫離大法呢?為甚麼說要到後面的倉房去學法?雖然可能只是形容的話,這後面是有怕的因素的。怕就體現在那麼多次被迫害關押,卻遲遲不肯主動揭露邪惡。一味被動的承受,沒有曝光邪惡。使邪惡在A同修的空間場有立足之地。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怕就體現在沒有做好三件事,講清真相更是由於A同修曾是站長的特殊身份而不敢輕舉妄動。怕就體現在不敢走師父安排的路, 怕就體現在在家裏不夠堂堂正正,流離失所使自己的生存又都無法保障(在身體完全健康無病的狀態下,卻沒有獨自生存的能力)。不流離失所又擔心再次被綁架。

試想一下,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事情按照師父的要求,圓容師父所要的,就是在走師父安排的路。師父和正法神就會管你。修煉是多麼簡單的事情,用不著處心積慮的思考。師父把法理都擺在我們面前,明明白白的告訴了應該怎樣做。已經被邪惡迫害的失去了工作,在勞教所裏死都不怕了,還怕家裏再多一本電子書或者一個mp3嗎?這怎麼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為甚麼有些大法弟子家裏甚麼都沒搜到也被判刑了呢?那些被邪惡奪去生命的除去修煉者自身的業力和冤怨因緣以外就是修煉者自身的因素了。一次次的擔心邪惡再來,邪惡真的就來了。 就看你面對邪惡你的心怎麼動?有哪一次面對邪惡時,能夠心無恐懼,用大善之心慈悲的講真相。或者哪一次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及因素。再或者哪一次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把自己的生死放在一邊,完完全全的交給師父,哪一次的綁架就會被師尊用無邊法力化掉。弟子的心性到位了,師尊怎麼能讓選擇信師信法的大法徒被邪惡帶走呢?並且因為A同修是站長,所以一直是邪惡注目的對像。到現在這個狀況,A同修並沒有承擔許多證實法的項目。所以只要做好三件事就行了。誰也不想給A同修添加任何負擔,只想他能夠徹底擺脫邪惡。

但是長期以來,我所了解的A同修,無論是面對面講真相,還是散發真相資料勸三退,他做也極少,或者在其他同修的堅持帶動下才偶爾做做。也許我了解的很片面,也許A同修獨自做沒有讓其他同修知道。我當然也希望最好是那樣。師尊在學員文章評語時有這樣一段法「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在修煉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我知道有這樣一位B同修,被邪惡綁架後正念很足。他的家人理直氣壯的去要人,當天堂堂正正回到家裏後,第二天又繼續去打工單位上班,馬上恢復正常的學法煉功。邪惡也沒敢再去找他。還有一位C同修,奧運前夕,同鎮的大法弟子D同修被邪惡之徒綁架。這伙邪惡之徒又去C家,結果C不在家裏。邪惡抄了C的家,聽到消息的同修大多數都勸C同修不要回去先躲起來再說。C同修理智的在外面發正念,然後堂堂正正的回家。為了營救D同修,全體同修參與做了營救的不乾膠。協調人找到C同修,建議C不要往自己所在的村屯貼。可是C同修堂堂正正說:「人是在這抓的,就是這塊眾生要得救,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的邪惡是師父要的,所以不會有問題。至今C同修堂堂正正的做三件事,邪惡不敢來騷擾。

另一座大城市的E同修,也曾經被非法勞教過,也是當地「六一零」名單上的關注重點。還曾被省裏列為重點抓捕的對像,從勞教所一出來就儘快的曝光了邪惡對他的迫害。馬上調整好狀態後再次溶入正法洪流,並且他的家裏就是學法小組,幾年來不曾間斷。他回來後還承擔起很大面積的協調工作,也發生過十幾輛警車將他的住處團團包圍的假相。E同修都理智、智慧的走了過來。也有心動的時候,但是通過學法調整好狀況還是按師父要求的做。就是這麼簡單,說起來很容易。

至今,我周圍還有不少很精進的同修,在圓容家庭關的時候過的很不易。好多同修都停留在獨自在家學法煉功家裏常人不干涉的階段。可是參加集體學法就得背著家裏人,不敢說了。怕家裏人知道後把自己管起來。怕家庭破裂。我們是正法正念的未來覺者,修到最後了怎麼能有怕常人的心呢?不是要與常人爭鬥,而是堂堂正正的參加集體學法就是走師尊安排的路,就是在圓容大法。要突破這一關首先要扭轉自己的心。自己的心放平穩了,心平氣和的對家人講清楚。如果抱著堅定的一念,無論遇到任何魔難與干擾,都不能阻止自己走師尊要求的集體學法的路,環境就會隨著修煉者的一念而發生本質上的變化。我知道有位同修因為要堅持參加學法小組而遇到不小的魔難,但是把心一橫,遭到毒打也說要堅持。不氣不恨的化解怨緣,最後家裏人說:「行了,我管不了你了,再也不管你了。」

「朝聞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於法中〉)真的到了生死不懼,腦袋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成度,邪惡是不敢來干擾的。就因為不敢堂堂正正走師父安排的路的時候,在無意識的狀態下被舊勢力鑽空子。你走了它的路,它當然要管你了。師尊在《轉法輪》中有這樣一段法::「好,你不是要修煉嗎?我管你,我讓你怎麼修。它給你安排,那麼你修成了,修到哪去?它安排修的,上邊哪個法門也不要。它安排的,所以你將來就歸它管。」只有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三件事都堅持做好,走師父安排的路,它就不敢再來啦!這是我個人一點粗淺的悟道,言語不慈悲之處還請同修多多原諒指正。

希望這次交流真正打開我們本地同修之間的間隔,形成整體,共同精進提高。我們是為著一個目地的大法徒,在魔難中應該互相鼓勵,共闖難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