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執著,請一定善意提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曾看到一篇交流文章,說有一個做了大量證實法工作的同修,因做事多忽視了修自己,學法不靜心,長時期出現發正念手倒的不正確狀態。文中說,「同修們一直認為她正念足、不會有事,其實那是師父一再給她也是給我們整體同修時間,讓我們悟到。而我們沒真正起到那個作用,雖然有時偶而提個醒,不接受也就算了,沒有從根本上、從法理上去啟悟,真正把同修的事當作我的事,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最後這位同修被邪惡鑽了空子,被迫害時遭了很多罪」。看到這裏,給我的感觸很深。

我們當地有一位甲同修,他全家修煉,是個家庭資料點,他周圍的同修都認為他很好,願意為大家付出,他也做了許多大法工作。但長期以來,對學法卻不太重視,客觀原因是做事多、忙,周圍同修的週刊、真相資料等都指望他做好,有的還要送去。主觀上,他認為學法時間少沒關係,哪怕五分鐘靜心學都比心不靜學一小時強(師父是講過這個法,但他是拿來為自己找藉口),言下之意他雖學的少,但正念也挺強的。當時我只提醒他:法應該要多學,但覺的他正念確實挺強,我還自嘆不如,就沒多說甚麼了。其他同修也有提醒他的,當然也只是表面上的說說而已,狀況也沒有改變,他也依然很忙。後來,他全家被綁架迫害。

在之前的相當一段時間內,師父是有點化的,周圍同修也都知道,但都沒有引起大家足夠重視,清醒的、深入的向內找,以正念足(其實是片面的以敢不敢做事,做多少事來衡量)來迴避矛盾;或認為這是個起不小作用的資料點,師父應該會保護的,就跟那個走大街上不怕汽車撞的人似的,帶著強烈的求心、依賴心。看起來是一個資料點的被破壞,其實是整體的有漏,所有相關的或聽說此事的同修都應找找自己。當然一件事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單從表面反映出來的就有:同修本人學法少;其他同修的依賴心,使他忙於做事,其實是把自己該承擔的都推給他了,比如我也意識到該減輕他的負擔,但有時還會順手從那拿走空光盤,省的自己去買了;同修本人礙於情面,不願拒絕別人,無形中也助長了他人的依賴心;資料點來人多,安全措施不重視,片面強調正念足;等等。這些方面在此不多討論,我想說的是:當周圍同修已經注意到各種跡象的時候,該怎麼面對?

看到同修的執著,我們說不說?當然應該說,善意的指出。有的同修礙於人情,不好意思說。常人中因人情而不說,這是正常的,可我們是修煉的人,人情本身不就是我們要修去的東西嗎?為甚麼讓我們看到,不就是師父安排的,通過我們的嘴來提醒同修的。不管對方看上去做的多好(其實真正的好是心性好,不只是從表面來看的),修煉的人畢竟有人心在,當其強烈執著於甚麼的時候,自己都意識不到,那麼旁觀者的善意提醒就是雪中送炭了。我曾被騙綁架到洗腦班,而我能被騙去的原因之一是自己有一個主要的執著放不下,當時意識不到,等我摔了大跤,走了彎路回來後,有個同修跟我說,那之前發現我這個執著,我說你那時為啥不提醒我,她說當時因為情面沒說,想等以後再說。並不是說她當時說了我就一定改了,但她真的沒盡到應盡的責任。

有的覺的第一次見面,不太熟,下次說吧。熟了好說話,常人中是講這個的。但修煉人需要依靠人的這個觀念嗎?而且以後會不會有機會說還很難講,讓我們看到了,為啥不能及時提醒呢?就像上面那個例子中,等不必要的迫害發生後再說嗎?

有的說了幾次,看不見效就不說了,心想:反正我提醒過了,也算盡責了。甚至會想:法都在學著呢,師父也在管著,他應該會自己明白的。我自己有這樣的想法,我發現別的同修也有這個想法。乙同修也是全家得法,但有的幾乎不修了,有的帶修不修,思考問題都是從常人角度出發,他家也是個資料點,而夫妻矛盾長時期不解決,乙忙於做事,有天跟我說學法都學不進去了,我當時提醒他決不能這樣想,那不是你的真念,一定要多學法,但也僅此而已。再過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我聽他說對救世人覺的很無奈灰心,人很難救,不想救了。我說你不可有這樣的想法,你要調整自己的狀態,不管做到甚麼程度,但決不能放棄。當時感覺他也沒有太大觸動,過後聽說在一次發資料時被綁架。從他家人口中得知,平時其他同修來,基本就是來要週刊、資料,很少有在法理上切磋,更少有關心他的狀況,幫助他共同面對舊勢力的干擾。而我提醒過幾次,看沒啥改變,就不上心了,想著通過學法他會改變。就連有些在魔窟中能堅定的靠正念回來的同修都有類似依賴師父的想法,在某一件事情上正念足不等於沒有其它執著,我是覺的同修們會有意無意學那些正念闖關的同修。

還有的說了,對方不接受,甚至嫌煩,就被這個怕對方嫌自己煩的心給障礙住了,這還是維護自己的私,把自己的感受看的比同修少受干擾、整體少受損失更重要。在那篇交流文章中說「那麼給我們更多的同修的教訓是甚麼呢?難道同修有執著,不去善意指出幫助其走出誤區,等受迫害時再去營救嗎?今天我悟到甚麼是『助師正法』,甚麼是同修,怎麼樣能讓師父少操心,多一份欣慰。從我自身做起,不要總是把同修好的方面掛在嘴上,好是應該達到修煉人的標準,而是在互相配合中負起責來,放下自我,做到想到怎麼做才是對同修、對自己負責。形成一個真正堅不可摧的整體,共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還有一篇明慧的文章中說:「看到同修有明顯的執著:『不好意思說,人家比我得法早』;看到同修有漏:『我得法晚,說話沒力度,讓協調人說吧』;看到整體有漏,跟不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找相關人員切磋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唉,算了,同一個師父同一部法,誰悟誰得,誰不悟誰不得,悟多少得多少,我何必惹你不高興呢』。」因整體長期有漏而沒有及時堵上,舊勢力下了狠手──兩天之內八位同修被非法抓捕,二十一位同修受牽連,兩個資料點遭破壞,資金、設備損失慘重;一死一傷、三位流離失所。面對如此慘重的代價,同修又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文章寫到這裏,我忽然悟到:我根本沒有責任心!有的只是『將來你出甚麼事我問心無愧』罷了,哪有責任心?是一顆埋藏更深的私心!慈悲心就更無從談起了!想想黑窩中的同修,我真的很慚愧。」

「假如我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在慈悲心帶動下的責任心,面對同修的執著我就不會沒耐心;面對同修的漏我就不會急躁;面對整體長期有漏我就不會怕麻煩、就不會怕別人說我有顯示心、就不會一個人躲在角落裏發正念、更不會產生僥倖心?」「假如我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在慈悲心帶動下的責任心,我就不會長期做『人心』的俘虜。假如我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在慈悲心帶動下的責任心,沒有『人心』作怪,和同修溝通時,就一定會達到好的效果,就不會有今天這麼慘重的損失。」

我們要救度眾生,慈悲眾生,可我們對同修慈悲嗎?也許很多是人情,覺的誰好誰不好;喜歡和誰一起,不喜歡和誰一起;看的慣誰,看不慣誰,等等。放不下這些人情,是不會有慈悲心的,也達不到修煉人的境界。看起來是提醒別人的問題,其實就是給我們自己修的,有的問題認為沒必要提醒同修,是因為自己在此問題上也是法理不清;認為應該提醒的,自己是否能站在為整體考慮的基點上,而不是為了自己的發洩;是否怕對方的反應傷害到自己的感覺;提醒過幾次好像沒效果,是否還能耐心去做;是否用心,像對待自己的事情一樣,比如把學法時針對同修問題的法理記下來,到時一起學,有時我感覺某篇交流文章可能對同修的某個問題會有啟發,就存在U盤或電子書中推薦給同修。我悟到「整體」的意義不只是大家一起做甚麼事,也體現在對每個問題的考慮上是否有整體意識,能從對整體好的角度出發。

記的另外一篇交流文章中講到,如果一個整體中哪怕有一個同修能清醒的看到問題,並能夠有熔化鋼鐵的慈悲,幫助大家清醒理智的面對問題,提高上來,那麼舊勢力安排的干擾就能被否定。我悟到:向內找就好比法輪「內旋度己」,而善意的指出同修的執著,幫助同修共同提高,就好比「外旋時他發放能量,使別人受益」(《轉法輪》)。所以,同修們,有緣在一起時,不需要錦上添花,如果助長了對方的執著心,那真是幹壞事呢,讓我們都來雪中送炭吧。那是師父希望我們做的,那是正法修煉的需要。

最後以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的一段法與大家共勉:「真能站在為法負責上看,真的抱著一顆熔化鋼鐵的心,我就不信那事做不好。也不要對學員有固定的成見認為其不行,我這個師父可認為行的。也不要認為難以溝通,任何一方做法上還是沒有做到大慈大悲,你真能大慈大悲,我想不對的地方肯定會改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