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曾令文教授多次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明慧通訊員長春報導)七十多歲的曾令文女士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學退休教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被劫持到看守所和勞教所迫害。最近又被惡警抄家後帶到派出所審訊。目前她已經回家,但仍被監視控制。

長春公安局開展所謂「入戶調查」,實際上是搜集私人信息、騷擾老百姓。長春市長久路派出所人員於二零零九年七月中旬到曾令文教授家所謂調查,看到她家有電腦,就開始翻東西。當發現有法輪功真相資料時,便給派出所打電話,很快就來了一幫人,非法抄家,把家裏的東西翻個底朝上。經過很長時間非法抄家後,把電腦、打印機、塑封機等物品及所有大法書、真相資料、電腦等全部拿走。曾教授的工資(現金)也都搶去了,至今還沒還,警察並把曾教授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

曾教授自幼勤奮好學,十七歲時以優秀的成績考上了吉林大學的物理系,是鳳毛麟角的全五分學生。她也愛好文藝體育,是學校的百米冠軍和校籃球隊的主力。畢業後她被保送作研究生,攻讀理論物理。 文革後曾教授在吉林大學物理系任教授。她工作勤勤懇懇,八五年,她在美國鹽湖城猶他大學做訪問學者時,在電子自旋共振波譜學方面的出色工作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人不管多麼優秀,家庭事業多麼順利,總還是難免遭受疾病的折磨。曾令文教授患有關節炎、骨質增生、心臟病、低血壓等多種疾病。為了重獲健康,她嘗試了許多種氣功,還自學了中醫針灸。然而,她的身體狀況並沒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轉。1992年她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自那時以來,她以前所患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學煉法輪功,必須重德,重視心性修煉。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曾令文教授原來急躁的性情她也變得越來越平和。面對無理的傷害時,她能夠微笑對待。

一、四度受迫害

每個大法修煉者都能夠以健康的身體、更高的心性參與社會生活,這樣的修煉團體在任何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黨,為了一黨的私利,置國家民族的根本利益於不顧,不惜動用民眾四分之一的血汗錢,非要置法輪大法和億萬修煉者於死地。把他們籌劃已久的迫害陰謀於1999年7月20日正式實施。開始在全國統一抓捕法輪大法的輔導員。隨後鋪天蓋地的整治動員伴隨著謠言和污衊的宣傳,一場旨在徹底消滅法輪大法的政治運動全面展開。時至今日,曾令文教授四次被無端迫害。

第一次,1999年7月21日、22日前往吉林省省政府和平請願。7月23日早上,當地的警察非法地拘捕了她,99年7月24日晚上曾教授被綁架到長春市公安局,被多名警察圍攻,並恐嚇說:「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這是審殺人犯的大地方。當晚在審訊室的凳子上坐了一夜,7月25日由兩台警車帶回家,到家後,警察竟動手搶走了大法書和大法資料,然後又將其強行送到市郊公安局辦的戒毒所進行迫害,一直到9月4日才放回家。非法關押44天。 在那裏,警察強迫她接受所謂的思想教育並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有一次,6個警察輪番審訊她,不許她睡覺。一個高大而兇悍的警察甚至威脅她如不放棄法輪功,就給她判刑甚至槍斃她。

第二次, 9月23日,受命長春610邪惡組織,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警察再一次抓捕了曾令文教授,並把她監禁在八里堡拘留所。 10 月2 日又被送到戒毒所進行迫害,一直到11 月10 日才放回家。非法關押49 天。

第三次,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造成了很多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長春就有父母雙雙入獄、孩兒流落街頭的慘劇。2002年2月9日,即中國農曆新年的前3天,當地的警察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下,因為參與給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子女捐款,曾令文教授也在捐款者的名單上,她和其他捐款者一起被抓捕和審訊,又一次無故從家裏被綁架到長春市辦的洗腦班。曾教授不接受洗腦,2002 年3 月17 日被義和路派出所劫走,日夜審問3 天 後,於3月20 日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長春市第三看守所拘留26 天,後被勞教2年,關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迫害期間又被加期10 天。2004 年3 月29 日到期,曾教授因為一直沒有寫「五書」,「610」企圖再次送洗腦班迫害,由於曾教授及家屬強烈抗議,才被放回家。這次被非法關押780天。回家以後,經常受到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的騷擾。

第四次,長春市公安局戶政處,藉口組織開展信息採集活動,入戶調查,實則為迫害大法弟子尋找藉口。此指令剛剛下達,長春市長久路派出所警察於七月中旬就到曾教授家以入戶調查作掩護,突擊搜查。看到她家有電腦,就開始翻東西。當發現有真相資料時,便給派出所打電話,很快就來了一幫人,進行抄家。把家裏的東西翻個底朝上,經過很長時間翻找後,把電腦、打印機、塑封機等物品及所有大法書、真相資料、電腦等全部拿走。曾教授的工資(現金)也都拿去了,至今還沒還,並把曾教授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

曾教授暫時被放回家,但仍被監視控制。這一次,邪惡組織還要耍弄司法花招,用共產黨的私家法庭要對曾令文教授進行所謂的審判。

二、部份受迫害事實

(1)在看守所的遭遇

2002年3月20日,曾教授被劫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當時長春市全室大搜捕,有五千多名學員以各種藉口被抓。和1999年7月20日一樣,是執行上頭的命令和安排,並不是因為有誰有甚麼需要法律追究的行為。

曾令文教授進看守所的第一個晚上就睡在水泥地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棉衣。看守所的一個房間擠著100多人,吃喝住拉都在這一個房間裏。晚間睡在兩個大板鋪上,每個人都不能平躺著,都是立躺著一個挨一個擠得嚴嚴實實地睡。要是起身方便一下,回來就沒有睡覺的地方了。吃的是苞米麵窩頭,窩頭有時候還蒸不熟。菜就是大白菜和大蘿蔔湯。那可真叫湯,沒有甚麼菜。

曾教授白天被強制坐板,還經常遭到惡警的毒打和謾罵。看守所是等待審訊和審判的地方,經常不斷有人被提審,去的時候好好地,回來不少人身上都帶傷,甚至有抬回來的。

因為信仰真善忍,為了救助無助的大法弟子的流浪兒,很多義和路派出所管區的女大法弟子都捐了款,為了這件事,所有參與的大法弟子,多數都是老年的女大法弟子都被劫持。曾令文教授和一些學員開始絕食抗議。共產黨就以兩年勞動教養做回應。目的就是利用他們掌握的國家機器為了對大法學員施淫威,摧毀他們堅持信仰的意志,逼迫他們服從邪黨的胡作非為。

(2)勞教所的遭遇

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是一個全省集中關押、迫害女大法學員的地方。在江澤民發動的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以來,勞教所的基本職能就是為了「轉化」大法弟子。其它的勞教人員協助管教人員轉化大法弟子,成了他們勞教生活中最主要的內容,而大法弟子就成了她們任意迫害的對像。對於大法弟子來說,他們被普通勞教人員管制著,他們坐的是牢中牢、獄中獄。普通勞教人員被監舍,監規限制著,而大法弟子時時處處還要受到普通勞教人員的監視和管制。

進入勞教所的第一關就是搜身。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要脫下來,搜查。房間要經常翻查,叫「翻號」。學員的一切地方都翻遍。有一次她們從曾令文教授的床鋪下翻出一篇經文,於是就被「嚴管」。五大隊安排勞教人員專人晝夜監視,輪流值班,這叫包夾。不許和任何人接觸,不許和任何人說話,一切活動都有人寸步不離的跟隨,監視,沒有絲毫自由。

在勞教所除了奴役勞動就是「坐板」。坐板就是要坐小板凳,上身正直,雙膝並攏,目視前方,不准閉眼,不准說話,除了吃飯,上廁所,從早晨起來直到睡覺前,長期保持這樣坐著。誰要是動作保持不住就會受到打罵,其中的痛苦是很難忍受的。有一次上面來人參觀,勞教所就把大法弟子關進一所破舊的大樓裏,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坐板,有的人屁股都坐破了。他們對七十歲的曾教授也沒有絲毫放鬆迫害。

勞教所有時候會在社會上承攬一些手工活,其中省去了大量的勞動力成本,收入被勞教所獄警私分了。中共的主要目的,是用高強度的奴役勞動,摧毀修煉者的意志。一天除了吃飯、上廁所這些必須的活動加在一起有個把小時外,從早起直到睡覺不停的做苦役,一天要幹十五六個小時。有時還要加班加點到半夜十一、二點,有的時候還要早起,凌晨三、四點鐘就起床幹活,只能睡很少的覺。勞動時還有人監工,對於表現不好的會受到懲罰。勞教所的日常飲食照監獄要差很多,人們都營養不良,如此繁重的奴役勞動讓人難以承受。

在每天正常的生活中,勞教所的迫害實際上就是每天都讓大法弟子在承受力的邊緣上掙扎,讓你的精神和肉體的能力達到忍受的極限,讓你承受不住而放棄信仰。有時候還會找藉口加重迫害。有的學員還遭受了各種酷刑,比如電棍 、死人床 、野蠻灌食 、蹲小號 、毒打 、吊刑 、開飛機 、毒針注射 、鋼針扎指 、「蹲」 、「蹶」 、「站」 、冷凍 、跑: 、錐子扎 、長期盤腿 、撞牆 、包庇、縱容刑事犯施淫威等等。有的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還被迫害致殘、致死。那裏的生活就是人間地獄。七十多歲的曾令文教授也都曾經歷過長期蹲、站、剝奪睡眠等等形式的體罰。

勞教所不時加大「轉化」力度,叫做「攻堅戰」。其實就是動用各種手段整治大法弟子,強迫放棄信仰。每次攻堅都有一些大法弟子會遭受各種名目繁多的迫害和刑罰。平時還要被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錄像、書刊等。這叫所謂「學習」,學習完後還要每個人都談「感想」。強迫大法弟子認可那些材料上誣陷誹謗的內容。因為在攻堅戰中曾令文教授傳看大法資料被加期四十天。

對曾令文教授的迫害不只表現在看守所,勞教所。她和家人無時無刻不在受著中共政府和國家機器的困擾。她和她家人的人身自由從來都沒有保證。在她前三次被捕的空隙之間,很多時候在他家附近都有專門的著裝的或便衣警察監視著。她曾經搬家,但是在搬家以後也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中共藉口甚麼敏感日呀、奧運呀、甚麼黨的節日呀、邪黨危機的時刻呀,對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非法搜查、威脅。這次曾令文教授的被迫害就是藉口戶籍登記之名,行無端迫害之實。

中共鎮壓法輪功,並不是針對任何非法的行為,而是從肉體和心靈兩方面消滅法輪功這個修心向善的修煉活動在中華民族的存在。十年了,迫害法輪功越來越不得人心,越來越難以為繼,他們就利用軍隊,司法這些專控機構以更隱蔽、更凶殘的方式維持迫害。另一方面中共對迫害採取了美化迫害,偽裝迫害、找藉口迫害等等欺騙民眾的手段。比如把凶殘的滅絕說成是教育、挽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