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逼供 王莉莉被迫害幾近癱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長春市四十四歲的大法弟子王莉莉(女),因為修煉「真善忍」大法,遭到長春警察十年迫害。因為不放棄信仰,王莉莉被兩次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還被關幾個拘留所、看守所和淨月潭秘密刑訊室,酷刑折磨。惡警毒打、電棍電、「大背銬」、「抻」刑等折磨過。王莉莉被迫害的肋骨骨折、腎出血、腰椎間盤突出症等。王莉莉幾近癱瘓,惡警仍不放過她。

一、因上訪 遭拘留

王莉莉因修煉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九月,去北京上訪,想向國家領導人反映迫害大法是錯誤的,結果,被二道分局劫持到一汽大廣拘留所。王莉莉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以後,又轉至八里堡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全體大法弟子絕食抗議後,又把王莉莉轉到東盛路派出所。王莉莉繼續絕食,東盛路派出所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王莉莉和母親去北京上訪,信訪辦的門還沒進去,就又被惡警抓回來,送到八里堡拘留所一個月。

二、在長春二道分局遭毒打 肋骨骨折、腎出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日,得知母親被綁架,王莉莉和朋友(未修煉法輪功)去電信局買手機卡,王莉莉和朋友一起被寬城區第五中隊的惡警綁架。

惡警把王莉莉的手用手銬銬住,倒背過去,往她身上摞書。書放的越多,抻的越緊,手銬勒進了肉裏。惡警看王莉莉還是甚麼也不說,就把王莉莉送到二道分局重案組迫害。

剛一進屋,王莉莉遭一頓拳打腳踢,惡警喊:知道甚麼說甚麼,不說二十多歲就讓你變成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他們拿來電棍電王莉莉,然後把王莉莉拖到地上,二十多個惡警圍著王莉莉打、踢、踹。最後,王莉莉被打的昏死過去。醒來後,惡警又逼王莉莉喝下濃濃的鹽水。

王莉莉被惡警打的肋骨骨折,腎出血,腿皮下大量出血,腿上下一般粗,全身紫茄子色,看不到一點好皮膚。惡警整整打了她一個晚上。王莉莉全身是傷,不能行走,臉也變了形,成了「大頭人」。

王莉莉被迫害生命危在旦夕,惡警也不送去醫院,還繼續把王莉莉吊起來審問。惡警把王莉莉的表哥和弟弟(未修煉法輪功)也抓來。表哥跟王莉莉走對面,竟沒認出王莉莉來。

三、在雙陽第三看守所被迫害 惡警株連朋友

一個星期後,王莉莉被劫持到雙陽第三看守所。到看守所後,王莉莉已不能進食,連水都喝不進去,不能蹲著大小便,只能跪著、爬著走。

惡警連王莉莉的朋友也不放過,打他、罵他,還抄了他的家。因和王莉莉在一起,惡警非法關他十五天拘留,幸虧他家裏找了人,惡警才沒得逞。

四、吉林省女子勞教所超負荷的奴役勞動

雙陽第三看守所企圖將王莉莉非法送勞教,但看到她的身體被迫害得幾乎癱瘓,惡警怕勞教所不收。半年後,也就是二零零二年八月,才把王莉莉送到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到勞教所後,本來身體虛弱的王莉莉被強迫超負荷的奴役勞動,終於有一天,王莉莉往七樓抬暖氣片時,支撐不住,造成了腰椎間盤突出症。

半年後,王莉莉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已不能行走。勞教所怕王莉莉癱瘓了,才讓王莉莉「保外就醫」。

回家後不久,王莉莉就癱瘓了。然而,王莉莉抱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躺在床上也照常學法、煉功。半個月,王莉莉的身體就神奇般的全好了。

五、被綁架到派出所 非法審問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六十多位大法弟子在王莉莉家開心得交流會,在大法中修心,提高。惡警闖進來,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被綁架。幾十惡警在王莉莉家非法抄家、錄像的、拍照的、翻箱倒櫃,東西扔的滿地都是。

王莉莉的母親和他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信仰自由,我們沒有罪。惡警把王莉莉和母親帶到東站派出所。一路上,王莉莉和母親喊:「法輪大法好!」「信仰無罪!」惡警惡狠狠地說:再喊,就揍你。

到派出所後,一個晚上,王莉莉閉口不說話,惡警看也問不出啥來。

六、在淨月潭秘密刑訊室 用「抻」刑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國保大隊的人把王莉莉的頭套上黑塑料袋,推上車。王莉莉的眼睛甚麼也看不見,但王莉莉能聽到在中途,他們又帶上來一個女大法弟子。

他們把王莉莉帶到了一個樓房的後面,是一座平房。惡警把王莉莉銬在椅子上,一個禿頭面相兇狠的中年男子威脅王莉莉說:知道這是哪兒嗎?王守會(已被他們迫害死)、劉哲、趙桂鳳都在這裏受過大刑。王莉莉這才知道惡警把她帶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長春淨月潭附近的秘密刑訊室。很多大法弟子都是這樣被頭戴黑塑料袋,被綁架到這裏。

這裏是迫害大法弟子最殘忍、最恐怖、最秘密的地方,所有的刑具應有盡有,打死也不會有人知道。在那裏,惡警除了電刑,上繩等,還用一種蹶刑,這種刑罰是也讓被迫害人坐在「老虎凳」上,前面橫著一 根手指粗的鐵棍,把人的腹胯部盡力前傾卡在鐵棍上,骨頭硌在上面硌出了傷,然後再從後面向上用力反扳人的雙臂,直到人的承受極限,其間還有可能夾以電棍電 等其它方式的折磨,然後也是反反復復,重複著一種痛苦。

在這個秘密迫害窩點裏,還有一個陰森森的地下室,整個地下室都是水泥沫的牆,沒有燈,只有一間間沒有門的刑室,門口點著一支支蠟燭,身在其中人就猶如進入地獄一般。劉成軍、王守會、劉哲、趙桂鳳都等許多法輪功學員都在此處承受了難以想像的各種非人的折磨。

惡警看王莉莉不說話,也不理他,拽著王莉莉的頭髮就是打一頓嘴巴。頓時,王莉莉的臉就腫了起來,然後惡警把她的胳膊倒背過去,兩個人拽胳膊,一個人用腳踹著腰往下抻,直至王莉莉昏死過去,醒來再抻。

七、再次被雙陽第三看守所和吉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把王莉莉送到了雙陽第三看守所。六月二十五日又把王莉莉送到了吉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由於提審時,惡警的毒打,使王莉莉的腰椎間盤突出症再次復發, 王莉莉不能行走。就這樣勞教所也不放人,還揚言:你想保外出去,沒門,反正也死不了,在這呆著吧。

王莉莉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直到醫院下了通知:必要時,須手術。勞教所怕王莉莉癱瘓了,他們怕承擔責任,才放王莉莉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