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張德萍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廣漢大法弟子張德萍在奧運前的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被綁架,兩個月後被非法勞教,期間遭惡警各種手段的殘酷折磨。張德萍抵制迫害,一年後走出勞教所。

張德萍,女,四十歲,家住四川廣漢市三水鎮常樂村七組,原廣漢市渝漢鋼管廠職工。十年來,張德萍及她的娘家人,經常遭三水鎮政府、三水派出所的人員騷擾,這些人一來就是幾輛汽車、十幾個人,氣勢洶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八時許,張德萍正在庫房上班,三水鎮派出所惡警劉光健、劉光勇、卿三江、廖先勇、黃勇等,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的情況下,二話不說就抄張辦公室裏的東西,還威脅廠長說:「你們的膽子真大,還敢用煉法輪功的人,你這廠還想不想開了?」然後又去抄了張德萍的家,把她的大法書籍全抄走了,把她綁架到三水派出所毒打。張德萍的牙齒被打出血,惡警還不准她吐,非法關押了兩天兩夜才放她。從此她的工作也沒了。

二零零二年過年期間,張德萍和另一大法弟子被綁架到派出所,惡警用手銬把她抱樹銬了一天一夜,那天是臘月二十八。

二零零八年,邪黨為了奧運加緊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上午九時許,三水鎮武裝部長王勇、國保大隊及三水鎮派出所惡警卿三江、陳全偉、唐彬彬、劉光勇、劉光健等,在沒有任何證件和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再次抄了張德萍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李洪志師父的法像、DVD光碟、mp3、電話、彩電、接收器一套、助力車一輛、自行車一輛及生活用品,還有四千二百多元錢,好像整個家都被他們搬到派出所去了。走時還把張德萍家的窗子、門都砸爛了,甚至連鄰居家的門都砸爛了。在惡警對張施暴時,正遇著三水供電所統一換電表的人來了,暴徒們就把門關上行惡,不敢讓人們看見。

後來惡警把張德萍綁架到廣漢看守所,叫她在一張送勞教所的通知單上簽字,上面是三水派出所向廣漢公安局申請非法勞教張德萍一年,有廣漢公安局周後述的簽名。張德萍斷然拒絕簽字。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廣漢看守所四個惡警把張德萍劫持到臭名遠揚的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勞教所惡警對大法學員進行強制「轉化」,採用低下手段,例如:不准上廁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覺、不准說話、強行面壁而站不准動、坐著不准動、若要動,要喝水、吐口水都必須打侮辱自己的報告,否則就遭毒打、抓扯頭髮等。也說明邪黨惡警妄圖「轉化」大法弟子已經黔驢技窮。

勞教所惡警在大法弟子剛被劫持進來時,在她們吃的東西裏放不明藥物,導致很多大法弟子解不出大便。張每次都用手摳,每次都摳出了血,也不來月經,兩腳發腫。張德萍抵制迫害,惡警就把她單獨關起來,用兩個吸毒犯來包夾她,受盡凌辱,幾天就被打成了內傷,外傷、遍體鱗傷,右腳大、二拇指至今都一年多了還是畸形的。那時站著蹲不下去,強行蹲下又站不起來,晚上睡覺睡不下去,強行睡下去時內臟撕心裂肺的疼。疼一、兩小時好不容易睡著了又被叫起床了,可起床又起不來,好不容易起來了又是很長時間的劇痛,時時都有離開人世的感覺。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張德萍感到自己的身體已到了無法承受的程度,她想了很多,堅定了信念,她的心就很平靜了。

吸毒犯包夾把張德萍打成這樣,還假惺惺的叫她去看病。在這期間張德萍始終不說一句話,不給他們再繼續迫害找藉口。二十二天後,張德萍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惡徒才停止單獨隔離,把她和另一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關在一起。惡警和那兩個包夾說這是兩個不說話的啞巴,其實是承認洗腦失敗。這之後惡警又強迫他們奴役勞動,張德萍對一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不能參加奴役勞動,不配合邪惡,決不為邪黨輸血。」無論惡徒用打罵、罰站、不准上廁所,張就是不從,一有人打她,她就喊:「打人犯法!打人犯法!」於是獄警把她叫到辦公室,威脅要關她禁閉,但拿她沒辦法。

張德萍不「轉化」又拒絕勞役,惡警威脅每月加期十三天或弄去勞改。張德萍根本不理睬惡人,就每天靜下來發正念和背法。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家人和同修給她送來衣服和錢,但惡警就是不讓親人見她。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一獄警把她叫去談話,企圖用親情和利益來達到「轉化」的目的,又說奧運的成功、中國的強大甚麼的。她回答道:「這屆奧運是奧運會史上的恥辱,我就是奧運的受害者,這是手銬奧運、血腥奧運。」該獄警說:「你想怎樣?」張德萍說:「法輪功已經遭到九年的冤屈,法輪功沒有錯,大法弟子沒有錯,必須無條件釋放法輪功學員。」獄警說:「不可能,這是中央的決定。」又說她也沒有那麼大的權力。從那以後再沒有獄警找過張談話。

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惡警叫包夾吸毒犯曾麗來叫張德萍寫出獄前的總結,問她年齡、地址、甚麼時間勞教等,張德萍不承認非法勞教,拒絕回答,曾麗用力踢她幾腳,罵了許多髒話。

四月九日上午,四個惡警隊長任風鳴、白露、靳愛軍、付琴要吸毒犯陳維強行讓張簽字、按手印,張既不簽字也不按手印,惡警又叫來曾麗、任洪玲、彭露共四個包夾來對付張德萍也沒得逞。然後她們就把張拖到廁所暴打後,由她們中兩個人把張按到地上,另兩個人抓住張的右手強行按了手印。出廁所時,張邊走邊說:「這就是中共邪黨利用你們造的假。」於是惡犯又把張拖回廁所暴打,吸毒犯包夾還說是張德萍自願按的手印。

惡警、犯人對張德萍施暴後的第二天,兩個打手的腿都是烏青的,她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他們不准大法弟子講真相,張也無法告訴她們,其實這是他們對好人施暴而得到的惡報。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下午,在沒有在邪惡的任何東西上簽字,張德萍正念正行中離開了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在回家的路上才知道,她父親由於受不了這些年的驚嚇、打擊一病不起,沒能等到與女兒見面,已於二零零九年農曆二月二十四日已去世,當時她弟弟打電話到勞教所,勞教所根本就不告訴她。

出獄後,張德萍一無所有,無家可歸,她去找三水派出所要她的財物。惡警說:錢、家用電器、生活用品一律沒收,是違禁品。又叫她每月要去報到、離開廣漢市要申請。她的身份證、戶口簿也被沒收,她只有四處流浪。

部份參加迫害者:

廣漢市三水鎮派出所:
所長曾學軍、副所長許意、民警劉光勇、劉光健、王明強、唐彬彬、羅雲寰、陳余偉、

廣漢市三水鎮:
副鎮長任建平、武裝部長王勇

三水派出所電話:0838-5850002

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三大隊七中隊:
郵編:641200
惡警:大隊長張小英、中隊長任風鳴、江南、段媛媛、付美琴、敖晶晶、楊翼儆、陳華、楊紗、羅春花、白露、蔣麗、劉蘭、商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