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四川廣漢北外洗腦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2001年1月上旬至2月下旬,在四川廣漢市北外鄉(炳靈宮附近)一個倒閉的預制廠內,廣漢市「610」設立了一個洗腦班,雒城鎮的陳忠彥在那裏負責,是廣漢市第一個專門針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邪惡的洗腦班。

洗腦班人員概況

開始,這個洗腦班關了20多人,主要是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抓後押送到這裏來的,還有從火車上趕下來直接押送到這裏來的。後來一批,是警察在夜半三更強行從家綁架直接送到這裏來的。如金魚鎮的黃若秀,就是在2000年底臘月二十四半夜十二點過,派出所的警察從水管線爬上二樓,破窗入室,黃若秀正在睡覺,被強行弄起來,連鞋襪都沒穿,就被強行弄到車上拉到派出所,連夜送到廣漢北外所謂的「洗腦班」中迫害。還有是被騙上車後強行拉來的,一夜之間,這個洗腦班就增加了十幾個人。

這些法輪功修煉者大多數是些老大爺、老太太,只有個別年紀輕點,也有三、四十歲了。

洗腦班生活概況

前段時間一律只吃兩頓飯,每頓一兩米的稀飯,一小勺子鹽水煮蘿蔔,後段時間這樣的伙食每天增加一頓。洗腦班結束後,前期要交1600元,後期要交1000元,不交錢不放人。

晚上睡的房子是兩間曾經堆放水泥的庫房,地面很厚一層的水泥灰,上面放些稻草。大家就睡在草窩裏,男女各一間。最初兩天,沒有被子,大家就蓋草。房間裏放一個便桶,拉屎拉尿都不准出這個房間,倒便桶定時,還有專人「護送」去。

房前有一大帳篷,裏面住著有一群身強體壯的保安,三班倒,人數由剛開始的5、6人一班,到後來的20人一班,晝夜監視這些老弱,手無寸鐵的,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

洗腦班迫害概況

在這個監禁的場所裏的牆上,到處都貼有誹謗大法的標語。惡警第一步就是把法輪功學員都趕到站在院壩中間,惡警逼高聲念牆上的字。凡是不念的,就讓把手高舉起來站那兒,手舉累了稍有變形、竹棍、鋼條就打上來了,邊打邊問念不念字。有的人從早晨一直舉到晚上,有的從中午一直舉到半夜十二點。不念就再換其它的折磨。

平時洗腦班裏喇叭天天播放誹謗大法的內容,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電視、書、報紙。然後談體會,談認識,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不寫的,一個個不准穿鞋襪,光腳在院壩的水泥地上跑圈子,惡警看誰不順眼,就逼抱個大石頭跑,還要逼著人繞圈子跑。要知道,法輪功學員一頓才給一兩米的稀飯,只見那個大爺氣喘吁吁,渾身衣服濕透,兩圈下來,倒在草窩裏一動不動。北外鄉的姜忠德大爺,就是被折磨的一個,受不了這個折磨,答應不煉了,回家後家裏人也不讓煉,結果舊病復發,離開了人世。

各種邪惡的刑罰

還有「畫地為牢」,雙腳並攏,兩手貼褲縫,光腳站在水泥地上,圍繞腳劃一圈線,稍站出線就要挨打,長時間站。

還有罰坐。坐在院壩裏,赤足雙腳伸直,雙手掌心貼地,上身坐直。長時間坐。有一次看管還弄來一個大冰塊,給老太太貼腳心放上,這是數九寒天啊。北外鄉的申桂鮮(女,58歲),楊運瓊(女,53歲)就被蹬過冰,其中楊運瓊還被林旭東、邱××打耳光,致使後來其耳失聰了。

面壁而站。雙腳並攏,足尖頂牆。雙手貼褲縫,直立面牆而站。還有讓你雙手高舉貼牆而站,誰做的不到位,就要挨打。雒城鎮的吳可桂,原本體弱,走路都顯得力氣不足,就被一腳踢倒在地上,久久不能爬起來,還罵她「裝死,看看真的死沒,死了,就把她拖火葬場」。還有北外五大隊的陳建勛(男,62歲),說他面壁不到位,抓住頭髮就往牆上撞,撞的頭上鮮血直流。

還有所謂金雞獨立。一隻腳著地,其餘手,腳分開貼牆而立,頭還要朝下。這樣站不住,看管就抓住一隻手一隻腳往上提,把頭往下按。

關小間。一間冰涼潮濕的水泥地房子,四壁空空,晚上關進去,一夜也睡不成,只能坐,坐地如坐冰。更有甚者關在小間裏挨打。連山鎮光輝大隊的劉克金(男,55歲),晚上被關進小間,熄燈後遭毒打。

但惡警怎麼都改變不了這些大爺、大娘要煉功,要按「真、善、忍」修心重德做一個合格修煉者的決心。後來又請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幫教隊成員來遊說,還找來法輪功修煉者的親人來遊說。雒城鎮的惡徒陳忠彥親自上陣,對雒城鎮大法修煉者李德聰(女,50多歲)施壓,威脅其放棄煉功,否則就開除她女兒的學業等。李德聰後在廣漢市和興鎮洗腦班被迫害致死。

洗腦班結束時,惡徒還逼所有家屬交幾千元的所謂保證金,不交不准領人,也沒開具任何手續。有的家屬不願自己的親人再受折磨,就交了金額不等的錢,把人領走了。有幾個法輪功學員沒被釋放,而是被劫持到廣漢市看守所關起來,繼續遭受新的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