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市六旬老人被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6日】我叫候光桃,今年67歲,家住四川省廣漢市興隆鎮。2002年冬月,我從外面回家,因鄰居舉報,興隆鎮惡警黃偉、向斌斌、楊娃兒、候明書、民兵連長曾省華一夥就來包圍了院子,我看到就躲開走了。過了幾天回家被媳婦舉報,惡警向斌斌、徐華、候書明等人把門窗砸爛進屋綁架了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他們把我帶到興隆派出所後,一群惡警輪流打我,楊娃兒把我門牙打落了,臉全部打成青紫色。當夜把我綁架到廣漢市看守所非法拘留了1個月。在看守所我拒絕排隊、報數、喊幹警好。一個月後回家看到家裏已被他們抄得亂七八糟,都不像家了。

一次我與功友去臨近的什邡市發真象資料,誰知發到惡人手裏了,他們把我們帶到什邡市公安局,後來被送回廣漢市,回到興隆鎮派出所後惡警圍成一圈打我們罵我們,把我的臉全打青了。當天夜深了惡警們要睡覺了,把我們關在一間屋裏,戴上手銬。我想天一亮它們肯定會去抄家,家裏的真象資料、大法書籍不能被惡人拿去,我心想:師父,我得走。就這一想,手銬脫開了,我走出屋見大門緊鎖,我看可以翻牆於是踩樹上翻過牆,那邊是一家住宅院裏,又翻一道牆,裏面兩條大狗向我狂吠,但不敢接近我,我趕緊又翻一道牆落下是鴨群,幾百隻鴨子受驚大叫,我說:你們別叫,我是修善的不會傷害你們,鴨群不叫了。我又翻一道牆見是河邊。我仔細辨認了一下方位跑回家,把大法書和資料藏好,給親人簡單說了被抓經過便出門了。

後來聽別人講,天剛亮派出所所長郝士傑就帶一夥人去抄我家了,家裏的東西被砸、搶一空,只剩四壁,大法的東西一樣沒抄到。我懷裏裝著《轉法輪》在外流浪,夜宿野外草垛,有空就看《轉法輪》。就這樣我流離失所幾個月。

2003年9月我覺得應該回家了,回到家只見四壁空空,砸爛的破碎擺了一地。我去拾了些磚頭回來砌上算是床腿,鋪上一些竹棍算是床了,被子、鍋、碗、盆子、油鹽米全是功友接濟的。我想我的地已經荒了一年多了想種點菜,我把地挖出來後上街買菜秧,結果被惡人看到舉報了,他們把我抓到興隆鎮派出所,後來把我送廣漢市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一個月後,興隆鎮派出所所長郝士傑把我從看守所接出來,直接把我送到廣漢和興鎮洗腦班。在洗腦班裏邪惡問我話我一律不配合。讓我看誹謗大法的電視我不看,我說我有眩暈症不能看,我就去床上去睡,邪惡讓我罵師父,我說:我師父是教人向善的呀,我怎麼會罵我師父?……惡人說:你不罵,我們有的是辦法。第二天惡人讓大夫給我吃藥,我背過包夾就去吐,過了兩天包夾問我說:吃這藥你的背麻不麻,頭暈不暈?我順勢說:麻呢,暈呢。第二天包夾說她牙痛整夜不能睡,我告訴包夾說:楊姨,我的事你不要管,這是天法,你不要管我的事。她接受了,把藥給我扔了,結果她的牙也不痛了。

本來包夾每餐和我一起吃飯,那天突然分開了,分開吃了兩天我覺得不對,怎麼肚裏燙得像開水在裏翻滾,我想飯裏有東西。又打來飯了我趁包夾不注意把飯撥了一塊給包夾碗裏,我說:楊姨,我吃不了那麼多。包夾沒吱聲馬上把飯碗端出去了。我心中明白了飯裏有問題。我人也見瘦了,吃了五六天人越來越瘦,皮包骨,只見出氣沒進氣,一點力氣也沒有了,眼睛也看不見了。我躺在床上我想:我不能死。惡人見我不行了人已成骷髏了。讓興隆惡警郝士傑來接回,這樣,我一共在洗腦班被迫害了32天。

回家後,我睡在床上,不能動,只覺得口乾,喝了五天水,不想吃飯,還吐。五天後,我能吃一點豆奶了,能起來煉功了,慢慢的我恢復了健康。是師父給了我第2次生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