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廣漢市幾位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0日】

(一)

我今年60歲,家住四川省廣漢市。我是2000年得法修煉的,修煉以前患有乙型肝炎,腰痛得很,直不起來,全身都是病,經過修煉大法,一身病全好了。

2003年8月14日,我騎自行車往家趕,走到三星大橋橋頭時,被新平鄉派出所強行阻攔,他們中有副所長李興富,惡警曾萬英,冉章俊等,把我從自行車上拉下,它們野蠻地把我的衣服拉開,在我身上,上下到處亂摸,當時就找到一卷資料,就把我押到派出所去。由惡警冉章俊審問我,資料從哪裏來的,從上午9點審問到下午6點。我一直沒有回答它們,它們不給我飯吃,也不允許我上廁所。惡警們打電話到廣漢國安科,不到半小時,廣漢惡警姜天興就來審問我。

惡徒們到我家非法抄家,有所長蘇國民,副所長李興富,曾萬英,還有我們本村村長張昌發,副村長李延城,把我家翻得亂七八糟,還拿照相機拍照,把我們師父的像非法抄走,嚴重的干擾了我家人的生活。下午6點姜天興一夥把我非法押往廣漢看守所。

在看守所,惡警姜天興、李俊每天都來非法審問我:資料從哪裏來。惡警們沒有得到甚麼,就打電話到我單位去,我單位領導把我兒子、兒媳、女兒一家都喊來到看守所問我,我仍舊不理他們。這樣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了40天,在那裏,我頭昏、眼花,天天都吃冬瓜湯,一點油沒有。

2003年9月23日,新平鄉派出所所長蘇國民、張文君等把我從看守所帶回,拉到派出所,不准我回家,要我家人去交錢,嚇唬家人說不拿錢就不放人,開始要4000元,後來強迫我家人拿了2000元。

到家後15天,派出所的惡警又把我強行押到和興的洗腦班。在那裏有10幾個功友被非法關押在裏面,每個人都被安排一個監視的人。監視我的人是和興鎮上的人,她時時刻刻都跟著我,不准我出去,只能在那屋裏,每個鄉都派了非常惡的一個惡警去,一共有20多個惡警、惡人,都不知道叫甚麼名字。惡警們逼迫我們看誹謗錄像,這些造謠的錄像每天都震耳欲聾地大聲大聲的放著,每天逼著寫誹謗師父的話。一個月後,惡徒逼著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會上發言。惡警還逼著我寫保證不煉功,不准與大法弟子接觸,還逼我每次都簽字。這樣把我關了2個月,受盡了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精神折磨。

(二)

我今年40歲,家住廣漢市,是98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大法之前有多種病,腰痛、風濕痛,更嚴重的是頭痛,失眠,經常睡不著覺,到處求醫都沒有效。修大法後不久全部好了。

99年江××流氓集團下命令不准煉法輪功,在電視上大肆誹謗師父和大法。我丈夫聽信了謊言,把我的大法書全都燒了,還不准我煉功。我沒煉功不久,我的風濕病、腰痛、頭痛、失眠又出來了,我整夜睡不著覺,在成都總醫院,到處都去醫過沒有效,還用了不少錢。於是我又開始修煉法輪功,沒過多久,一身病又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2002年8月15日上午,我到廣興去和功友交流,剛認識一位功友不到十分鐘,廣興鎮派出所惡警開車來了,把我和功友抓起來戴上手銬,沒收了我的小包,裏面有真相資料,衣物和錢。我們不配合,不跟惡警們走。這些警察們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我們,把一位功友的臉都打腫了,從街上一直打到派出所,又把我們各銬在一個窗戶欄杆上。幾個惡警又開始打功友,打累了,惡警們打電話到廣漢公安局國安科惡警姜天興那兒。不一會兒,姜天興、李俊、周健成來了,它們認出了那位功友,不認識我。姜天興一拳打在我的臉上,又把我拉到樓上一間屋裏審問。我沒理它。

姜天興毫無人道的瘋狂暴打我的頭部、面部。周健成來扭我的手,罵我。李俊也跟著罵。我被折磨了4個小時,中午也不讓我們吃飯。下午把我拉到南豐鎮派出所問那裏人是否認識我,那裏派出所的人不認識我。惡警又喊來十幾個人,還是沒人認識我。那個功友被惡警們銬在柱頭上,被惡警周健成瘋狂地打耳光,把臉都給她打變形了,眼圈都打成紫黑色。下午6點把我們押回廣漢市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它們給我打開手銬,又問我叫甚麼,住哪裏,我沒理它們。姜天興三人又污言穢語的罵一陣,把我關押到第五室。那裏已關了幾位功友,她們都圍上來看我的傷。我的臉被它們打腫了,上嘴唇全成紫黑,鼻子也打腫了,頭部有幾個包,兩手的手銬印很深,手背上有幾塊傷。

第二天姜天興又來審問我叫甚麼,住哪裏。獄警要我打電話回家,我沒有理它們,後來幾天每天都來審問,我仍舊沒理它們。

後來,它們知道我家的地址,姜天興、李俊和我們本鄉的派出所所長蘇國民,副所長李興富,冉章俊,曾萬英等八九個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我的真相資料和師父的經文,大法書,還拿走了我幾張照片。我的兒子和丈夫被它們一夥惡警嚇住了,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沒過幾天,我丈夫就請了律師要和我離婚。

在監獄裏,東西都很貴,一把牙刷、一隻塑料漱口杯,都要5元。我的錢被它們沒收,我都是用功友的。這裏的100元錢只能當30元。我們每天都吃冬瓜湯,有錢的可以買5元一份的「大雜燴」,就是獄警吃剩的殘湯剩菜。每天吃不飽,還逼著我們幹活,挑骨頭。骨頭就倒在我們睡的床板上,把沉重的骨頭抬進來抬出去都讓我們做,有時還遭惡犯人的罵。每天從早到晚,幹完活,身上、頭上都是骨頭灰。洗澡都是自來水,每天開兩次,每次半小時。

8月25日,姜天興,李俊它們又抓了好多功友進來,我們五室來了3個。一天惡警們把功友拉到刑警大隊去審,抓著功友的頭就往牆上撞,還有一位功友被它們拳打腳踢,打昏死而倒地,惡徒們還說她裝死。還有一位功友被它們把肋骨打斷了三根。

(三)

我今年60歲,家住廣漢市。記得那是98年的3月,一個人喊我煉功,說他是腦溢血去煉法輪功後就好了,從那天起我就開始修煉了。我以前嚴重的貧血,風濕痛,手指都殘廢了,到處求醫都不行,心裏也急躁常和丈夫吵架。這一煉功,所有的病都消失了,吃得下飯,睡得也香,一身輕鬆,這功法太好了。後來我回娘家一趟,回來就聽說不准煉功了。

2000年正月十六,為了證實大法好,我們就去廣漢市橋頭公園煉功,還沒開始煉功,廣漢市公安局國安科的惡警姜天興就開始抓人。我們見抓了兩個功友,一老一少。我們就跟在它們後面,見把功友抓到110那裏,裏邊已有十幾個功友。我們就上前去給警察說:「你們抓好人。」結果也不許我們走了,還給我們照像,讓金魚鎮派出所來接我們回金魚。

第二天,鎮派出所的楊三娃、張光發,侯所長帶人來抄我的家,抄走我的煉功帶,拿走我的身份證至今未還。第三天把我送到廣漢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

從那天起,我們家就像它們的大路一樣,它們想來就來,想抓我就抓我。我做這樣的好人都要被抓,太不公平了。我應向中央反映:我們是做好人,修真善忍,不參與政治。於是2000年12月底,我到北京去上訪。還沒走到北京就被警察抓了。也不知是甚麼地方,那裏已經關押了很多功友。每個人都被搜身,被它們從身上搜到身下,把我的100多元錢也沒收了。

到了晚上,來車把我們接走,上車下車轉了幾次,終於到了成都。金魚鎮派出所的楊三娃、張光發把我接回廣漢,當晚送我到北外洗腦班。那裏已有二十幾位功友了。我看見有的功友被罰站,有的功友手扒在牆壁上貼牆罰站。正是寒冬臘月,一間沒有門的屋子裏放了一些稻草,我和功友就睡在草上。每天2兩稀粥,一小勺水煮蘿蔔。早上還要起來跑步,然後放謗師謗法的錄音給我們聽。我在洗腦班關了4天,金魚派出所又把我送到廣漢市看守所。

在廣漢看守所關了我3個月,那天說是放我回家,出來後又把我送德陽地區洗腦班,在德陽整整關了我9個月。在那裏每天給我們放「天安門自焚」錄像,我們就給它們講真相。惡人非常兇狠,經常雇惡人打我們,熱天叫我們在太陽下暴曬,還要跑步,然後關在禁閉室裏。9個多月後,洗腦班辦不下去了,金魚的楊三娃,張光發又把我們接回廣漢看守所。在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金魚派出所接回,在金魚派出所關押一、兩天後,又把我們送廣漢看守所關押,這樣往復幾次,我們就絕食抗議,惡警就把我們捆在死人床上灌食。2002年3月底才放我們回家。

(四)

我叫衡桂芳,女,50多歲,住四川廣漢市小漢鎮。我是1998年得大法的,未得大法前,一直被病魔纏身。慢性胃炎,慢性腸炎,肩周炎,頭昏頭痛,腰痛,風濕關節炎,婦科病,經常重感冒等十多種病,害得我沒有一天高興過。在我煉功後不長時間,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身的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輕。

在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迫害法輪功之後,小漢鎮派出所的惡警到我家來拿走了我兩本大法書,還有我的收音機,還逼迫我到公社去,幾次逼著我簽字。

2001年冬,我到北京去證實大法好,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抓去,被北京公安局打了一頓,關了兩天又送到順義公安局。因不報姓名,一個又高又大的惡警用雙腳踩著我的腿,用電棍電我的小腿,電我的嘴,還打我的頭。我的小腿被電得青一塊的紫一塊,腫得脫不下褲子,走路也一瘸一拐的。

三天後,我被劫持到順義洗腦班。那裏的轉化人員耍盡花招,硬的不行就來軟的。那天晚上來了一個大約20歲的女孩,她為了叫我說出姓名和地址,一直守著我哭,還說了一些偽善的話,我一時分不清了善惡,就說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結果上了當,被廣漢市公安局和鎮派出所接回,直接把我送到廣漢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幾天。

在看守所裏一個姓賈的獄警和姓謝的獄警很邪惡,動不動就打人。後來我兒子向派出所要人,派出所問我兒子要了2000元錢,還逼我兒子簽了字,才放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