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大法弟子自述幾年來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8日】1999年7月20日,大陸獨裁小人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大法遭到誹謗。為討公道,7月22日下午,我到省政府澄清事實,剛到省政府門前就被公安不由分說抓上車送到成都體育場,體育場已經很多人了,被層層警察圍著,我們失去了自由,公道話沒說上,後來被廣漢惡警姜天興帶回廣漢。

10月22日,我到廣漢市小漢鎮一功友家交流修煉心得,被當地惡人舉報,姜天興帶一夥人來了,把我們全拉到廣漢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惡警李俊提審我時說:你再煉,就不讓你的孫子上學,長大了不准當兵,把你女兒下崗。我想我煉功做好人沒有錯沒理他。在廣漢看守所關了我28天後放回。

2000年農曆正月十六是廣漢傳統「保保節」,公園裏人很多,功友也很多,都在一起交流,我就去發真相資料。下午我和一些功友被廣漢610抓住送到城西派出所,惡警把我手銬在板凳上過了一夜,後又把我送看守所。我告訴他們:孫子的爸媽都回老家去了,家裏就我和孫子兩人,你們把我關這裏,誰給我孫子做飯,孫子還要上學。他們不聽還是把我拘留了。在裏面我不背監規,獄頭說:你不背監規就把你拉到大門口手腳伸直(受刑)。另一個惡警說:你看報紙上寫的,你死路一條了。另一犯說:把你送上山(勞改)只有死路一條了。我不為所動,也不吱聲。後來他們在我女兒那裏勒索了20000元錢,就這樣關押了37天把我放了。城西派出所惡警張頌才說:你的工資要到派出所開條子單位才發。我說:撿垃圾賣我也要煉功。

2000年5月20日,我到成都西郊公園參加心得交流會,結果惡警連遊園的常人也沒漏掉一個,統統抓起來,送成都戒毒所關起來。我不屈從他們,不報姓名,不說地址。後來廣漢610的姜天興認出我把我拉回廣漢,我抵制邪惡,他們把我放了。

2000年12月底,我想應該到北京去說句公道話了。結果在去天安門的路上被惡警抓住,惡警把我們帶到一個像會議室的房子裏挨個搜身,兜裏搜得不存一物。只聽惡警們竊竊私語:今天又搜到多少多少錢,在那兒竊喜。第二天被廣漢610的姜天興等押回廣漢,又送進看守所。說是勞教了,甚麼原因判勞教,判多長時間,甚麼時候開始,我全不知道。這樣一直把我關押在看守所裏,還要叫我交伙食費,我對獄警所長肖宗明說:你要伙食費,你去找姜天興要去,我修「真善忍」沒有錯,我還沒找你們算損失費呢!他就不找我要了。後來我覺得我不應該由他們關押迫害我了,我要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與世人,就在看守所的壩子裏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警察把我拖進牢房,鎖上大鎖從此以後不讓我出門了,也不給水喝。我們在牢房裏繼續喊。三天後,市政府來了二十幾個人,還帶了錄像機。進了牢房見我們盤腿而坐就開始用腳踢我們,邊踢邊拉,拖到外面的壩子裏腳還盤上的,坐在地上開始給他們講真相。結果他們像沒錄成走了。回到牢房裏繼續喊法輪大法好,堅持喊了九天。又關了我們十幾天禁閉。

2002年5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全身發抖,並休克。同室找了值班警察,後來把我送到人民醫院輸液,後來警察把我送回了家。

2002年9月27日晚,我在住所的家屬區講真相,發小冊子,被一鄰居舉報,當晚城西派出所陳所長、張頌才等一幫人砸碎我的門進來了,把箱箱櫃櫃全砸開。搜走大小收錄機各一台,師父所有的書,法像等。

2003年3月17日,我到城西派出所找到片警張頌才送了一本真相小冊子給他,心想讓他們明白真相不要助紂為虐了。結果惡警張頌才把我送到和興鎮的洗腦班。那裏是廣漢最邪惡的地方了。我一去就把我交給一個部隊轉業下來的姓馮的惡人,我說:我修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你想把我轉化到哪裏去呢?他說:共產黨不允許,這地方是共產黨辦的,到這裏來就是不准煉,共產黨花了這麼大的代價,你煉就有辦法對付你。我堅持煉,他們就開始迫害我。放那些所謂被轉化人員的錄像,假氣功攻擊大法的錄像,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錄像。我一律不看,我就背師父的法,我盤腿,他們就把我的雙腿都戴上銬子,只要他們一鬆我又盤。他們把我拖到地上,我也盤,他們就把我的手腳都銬上,有一次銬了我二十幾個小時,後來不許我上床,叫我坐凳子,在板凳我馬上就把腿盤上,一個惡人把我從凳子上拽下來,摔傷了膝蓋,後來就把我銬在凳子腿上。只要他們一鬆,我就盤。他們就開始打我,第一次打我,他們用捲好的鋼絲,鋼絲上還包了有一層東西,打下來之後那東西像拌麥子一樣往下掉,然後可以陷進肉裏去,我的腳裏釘進了那東西,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一點也不覺得痛。後來一看我的腳和腿全部被惡人打成了青紫色。後來惡人用電棍電我,我不知道電在那裏,沒有感覺。後來才發現手背被燒青黑了。

惡人逼我寫轉化書,我不寫。一個小伙子強行抱住我的手寫。我心裏告訴師父那不是我寫的我不承認。我開始絕食抗議。三天後開始給我灌食,兩次沒灌進就輸液。這時我的手腳全都動不了,絕食第八天,找來了洗腦班的黃主任,黃說:只要你吃飯就放你回去。我被他們的謊言騙了就開始吃飯,他們也沒放我。

第二天打我,他們叫人把窗戶全關上,然後打我臉,打我眼睛,打嘴。打我時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些部位全被他們打壞了,腫得很厲害,眼睛腫得甚麼也看不見也睜不開。他們說找醫生,我不要。這時姓馮的惡人說:你就寫出來不參與政治,不過問國事。所以就寫了。回家後越想越不對,我被謊言矇騙了,要加緊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2003年7月28日上午,我去郵局寄信,被惡人舉報,惡警姜天興要綁架我,我不上車,當時圍觀的群眾很多,我就喊:法輪大法好,並給世人講真相。後被幾個惡警強行拖上車,送城西派出所。我告訴他們:我哪兒也不去。我發出強大的正念,給他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當天下午放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