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市兩婦女自述因堅持信仰慘遭毒打折磨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6日】

1. 反覆溺水毒打

我叫夏國鳳,四川省廣漢市松林鄉桔蘋村5社。我自幼得氣管炎,後來越來越嚴重,漸漸發展成肺源性心臟病,只要一發病就得去輸氧,自己走不動還要人背著去。那種站不成、坐不成、躺不成的日子太難熬了,家裏也為醫我的病債台高築。

1997年8月我喜得大法,一煉就見效,一週我就停了藥。我天天學法修心煉功,身體越來越好,我能承擔家務了,我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1999年7月20以後邪惡開始鎮壓法輪功,對我們的迫害開始了。

2000年底,我正在家裏讀書,松林鎮惡警向德快等幾人翻牆入室把我的書搶走了。並把我拉到派出所,向說「喊你們不學,你們還學。」說著就扯我的頭髮,然後把我銬在椅子上過了一夜,第2天才放。

2000年3月,鎮上惡人騙我們去談話,結果關了7天不准回家,就在第二天鎮黨委書記李萬勇來了,他說:「把那個年輕女人弄出來。」惡人把我拉出去,李萬勇就打。我說:「法輪功好。」李萬勇就用煙頭燙我的嘴。公社幹事湯紀月又來打我耳光,用腳踢我。然後非法審問:「你們有那些人?在哪裏聚會?」不說又打,惡警杜亞讓惡人把我拉去溺水,拉起來再打,打後又溺水,然後再打再審問。不說又開始打、打了又溺水。往復幾次,惡警杜亞說:「打死扔了,就說上北京了。」副所長劉永富走過來扭我的嘴。打得我渾身是傷全身青紫,胳膊疼痛半個月抬不起來,手臉腫了好幾天才消。

2001年,這夥人又來抄我的家,搶走法像、煉功帶、音樂帶。

2. 掛牌遊街 瘋狂毒打

我叫楊雲華,60多歲,四川省廣漢市松林鄉2大隊5隊人。

2000年3月我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後被松林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關了3天,所長沈正學讓幾個惡警輪流打我,打了一下午又一夜,打後用涼水潑,再打,衣服穿乾又潑濕。它們打累了就去提一桶水來抓住我的頭髮把頭往水裏溺,溺後又灌我開水,又用筷子打我的手背,還掛上牌弄去遊街。這樣折磨我3天後全身是傷,頭臉全是青紫色。又送廣漢拘留所關15天,罰款1750圓。

一次我在功友家被惡人舉報,被鎮派出所抓去關了9天,罰款1000圓。鎮黨委書記李萬勇說:「整法輪功的錢不犯法。」惡人用木凳打我,把凳打爛,打得我們全身青紫,躺在地上惡人還用腳踢,說:「別裝死,起來。」當天晚上打驚雷,下大雨,惡人很害怕,用被子蒙頭。

2000年5月16,我在廣漢市橋頭公園煉功,被惡警抓到廣漢拘留所關了15天。

2001年元月18日半夜,惡警把我從家綁架到廣漢市北外一廠房內,那裏已經關押了幾十名大法弟子,強迫洗腦。春節過後惡人們強迫我們看「自焚」電視,後來又拿誹謗報紙來要我們讀,我聽著想喝水就說:「我要喝水」。惡人張娃兒說:「要喝水先談感想。」我說:「我們師父教我們真善忍,哪錯了?教我的是正的。」

國安的姜天興來了,問我:「轉沒有」。我說:「這麼好的法,你知道打我那麼狠,又罰錢,我都不放棄,就是因為大法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