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漢看守所和四川監獄的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我是四川廣漢市人。我修煉大法前病魔纏身,到處求醫問藥,花了不少錢也無濟於事,幾乎喪失了勞動能力,也給家庭經濟造成了困難。

1998年經人介紹,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我不識字,在煉功點上與同修一起學認《轉法輪》,半年後我就基本上能把《轉法輪》讀下來了。我的身體上的病也不知不覺的無影無蹤,親身體會到身體一身輕的美好。這是師父給我的第二次生命。

2001年7月26日下午,我從外面回家來,就被幾個惡警綁架,並抄了我的家。它們翻箱倒櫃,撬爛了衣櫃抄走了一本《轉法輪》、師父的法像和經文各一張。後來,惡警捏造事實,無中生有,填了一張假證據:甚麼資料若干份、大法書若干本,共計400份。這些假證據成了綁架我的依據,要我蓋章,我拒絕了。三個惡警強行將我抬上警車送往廣漢看守所。

看守所裏非常邪惡,不准坐,強行逼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和天安門自焚案。還要我罵師父,背監規。我堅決抵制它們的惡行,默念正法口訣,背誦師父的經文《堅定》、《心自明》、《苦其心志》。每遇迫害時,我就堅決抵制。以後它們的邪惡氣燄就不那麼囂張了。

國安惡警姜天興時常到看守所來,此人很邪惡。有一天它要大法弟子張仁芝、許萍、楊九發罵師父、背監規,大法弟子們抵制。此時姜天興就上前抓住張仁芝的頭髮往牆上撞,撞得張仁芝當時就鮮血直流。另一惡警看見小羅與別人說話,就報告了姜天興,姜就叫幾個惡警打小羅的耳光,還用繩子把小羅綁起來吊得高高的毒打,打得最後昏過去了才把人放下來。

2002年12月,我被非法判刑。當時我想起師父的經文《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我想到一切有師父,我便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正義的呼聲感動了所有善良人的心,震懾了邪惡的威風。後來把我送到了龍泉的川西第一監獄勞改。

勞改隊更是人間地獄,白天要強行幹超負荷的勞動,晚上還要受盡各種刑罰:不准睡覺,被強行灌輸邪惡的東西,強行洗腦;冷凍,穿死人衣,睡死人床,吊起來打,坐老虎凳,高壓電棍電等酷刑。

有一天惡警指使犯人逼迫同修洪近(大學生)穿刑衣,掛牌子,背監規,同修不配合,惡警當場叫犯人把他捆起來灌洗腳水,然後用抹布塞嘴,吊起來毒打,這一吊就吊了三天三夜,最後休克了才被放下來。

在炎熱高溫的夏天,太陽火辣辣的,惡警強逼法輪功學員們在壩子裏不停的跑,如果停就毆打;冬天霜雪天氣,就把同修拉到壩子裏挨凍。它們千方百計逼迫學員放棄修煉,寫甚麼保證書,它們好去邀功,領取獎金。據說「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它們可得200元獎金。惡警就為了得這麼一點惡黨黑心錢,就這樣絞盡腦汁,耍盡流氓手段,失去人性的拼命幹著惡事。

惡警迫害好人是在暗中進行的,它們是怕世人知道的。有一次,不知是哪裏來人檢查、採訪,惡警就給大法學員說:今天各人都要整潔點,放你們出去,不許亂說話。並把老年的大法弟子弄到黑屋子裏去藏起來。等採訪的人走了,又照樣受迫害。

惡警讓我幹活,我不配合,正念抵制。2004年12月,我被提前七個月釋放。我又回到了證實大法的行列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