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市大法弟子卿燕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我是98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煉功前我有胃病,腸炎,貧血,風濕等各種疾病。我學煉法輪功以後,這些病都沒了。可是沒過多久,迫害發生了,這對我本人來說這是對我信仰的侵犯,連我們在公園煉功的權利都沒有了。2000年4月份,我們在廣漢市橋頭公園煉功,防暴大隊把我和很多煉功人綁架到防暴大隊的院子裏,還拉走了我們的自行車。後來又分別把我們送到當地政府。我當地的黨委書記代文勇惡狠狠的打了我幾耳光,一個不明真相的人也打了我幾耳光。幾天後,我又到橋頭公園,西高派出所惡警包興耀,蔡立軍把我和另兩位功友強行拉上車,劫持到西高政府大院。惡徒陳昌芝從魚池裏端來幾盆髒水,從我頭上淋下來,還把我的頭浸在髒水盆裏,朱仲懷,廖秀國還和一個不知名的戴眼鏡的人,對我們幾個進行毆打,打完後,還拉著我的手強迫按手印。

2000年12月底,我到北京上訪,還沒到天安門就被抓了。一進北京派出所,惡警就強行搜身,把錢搜走了,還強行按手印,照相,在那裏還受到惡警和犯人的毒打。20天後,廣漢來的人把我接回西高皮鞋廠,那天正是臘月三十,那天大家都在過年。廣漢市派來的人把我叫到一間小屋裏,其中一個人向我打了過來,直到他打累了才停手。後來叫我在皮鞋廠門口罰站。

第二天,西高黨委書記代文勇叫我站在院內,問我還煉不煉功,我回答煉,他的手便打在我臉上,打完後叫我把外套和鞋脫了,讓我站在水泥地上。後來蔡立軍叫我站在皮鞋廠大門外面的一塊大石頭上,還叫我把毛衣脫了,讓我在這受凍。當時西高的菜市裏人很多,說甚麼的都有。有人說,你們叫那女的站在那幹甚麼,她做了甚麼?這時看守我的人便說,她是反黨,反社會的。外面的人說她那麼老實還反黨呢?就這樣我一直在那裏被罰站了幾十天。在這期間有一次,他們把我叫到一間小屋裏,派出所,鄉政府一夥人都來了,其中一個人叫我把褲子脫了,然後就打我的屁股,我差點被打死過去。我被打得站不起來。後來我被送到廣漢市看守所非法拘留,沒過多久我又被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在那裏的迫害就不細說了,我們每天都要承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每天坐軍姿10小時左右,我的屁股坐得僵硬,回家後半年多才恢復正常。在楠木寺,由於各方面的壓力,使我的眼睛視力下降,一直看不清東西,經過一年才恢復正常。

我回家後邪黨惡徒並沒有放過我,經常來迫害我,要我寫悔過書、不煉功等保證。

2004年4月7日,我那天正在家播穀種,鄉政府金額派出所的人,江波,蔡立軍,廖秀國,陳麗,曾詳志,李勇翠等強行把我綁架到車上,劫持到和興洗腦班進行迫害。在洗腦班裏對我進行打罵,不讓睡覺,連續幾天不讓我睡覺,一直罰站,手腳都腫了,腳腫的鞋都穿不上。在這期間邪惡還多次對我進行毆打。在這種非人的折磨下,我違心的寫了悔過書,這是我內心不情願的,邪惡之徒也都知道這是一張假悔過書。但無論如何也要叫我寫,以達到他們欺騙世人的目的。他們卻在電視上說對我們採用的是感化,挽救,幫助。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用打,罵,電棍,手銬,不讓睡覺,羞辱,不讓穿衣服為所謂的感化,挽救呢?這樣的迫害直到今天都沒有停止過,邪惡之徒還在繼續用欺騙的手段經常到我家來干擾我的正常生活,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實。我希望善良的人們都能夠分清善惡,了解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