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市女工程師楊華蓮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四川省廣漢市農機局女工程師、五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楊華蓮,自九九年七月以來,堅持對「真、善、忍」信仰不移,多次遭受迫害,先後七次被邪黨惡徒綁架,其中兩次被囚禁洗腦班、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在多次非法關押中,楊華蓮慘遭惡警高壓電棍電擊、警棍毆打等刑具折磨,腰椎壓縮性骨折、腰部嚴重損傷,突發高血壓、心臟等高危病狀,雙目幾乎失明,生活難以自理;並於二零零八年九月被單位非法開除,現無生活來源。

多次被什邡公安惡警綁架、抄家

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什邡市公安局的惡警姜天興、城北派出所的惡警鄭友明、張曉林、肖啟奎等對楊華蓮非法抄家達五次之多,這伙惡警常在深更半夜強行侵入民宅無證搜查,翻箱倒櫃,一片狼藉、把大法書籍、錄音錄像製品、煉功器材設備、手機、黃顏色的服裝、身份證、戶口本、敬神用的香等私人財產統統搶劫一空,也從未開具有關實物清單。

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楊華蓮正從野外執行公務返程,途中被肖啟奎等惡警劫持到城北派出所約三個小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楊華蓮被什邡市公安局的惡警王志偉、李俊、姜天興、周誠實等惡警綁架,非法拘留十八天,並被勒索現金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深夜,楊華蓮被什邡市公安局惡警綁架。惡警姜天興在辦公室用打耳光、拽楊的頭髮撞牆等卑劣手段刑訊逼供。後楊華蓮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劫持到四川省女子勞教所裏,遭到惡警張小芳及犯人毒打,被打的遍體鱗傷,腰椎被打斷,臥床不起,後被非法延期,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出獄。

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楊華蓮被惡警劫持到所謂「德陽市崇尚科學教育學校」,實為「洗腦班」。開始,邪惡之徒以偽善的手段幫洗頭、洗腳、洗衣服、削水果來感化欺騙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見不奏效,便兇相畢露,採用精神上、肉體上殘酷折磨,拳打腳踢,扯頭髮,扯耳朵推頭撞牆,不准睡覺,用毒氣熏悶等,整整折磨四十八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楊華蓮被什邡市公安局惡警綁架。在刑訊逼供中,多次遭惡警葉祥偉等電擊、毆打,拽頭髮撞牆。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惡警劉洪建等妄圖將楊關入四川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因種種原因,勞教所拒收,當時惡警們絞盡腦汁糾纏了勞教所值班人員近兩個小時仍未得逞,事後惡警們還說:「如果先送兩條煙就能把人交脫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上午,楊華蓮到單位上班,再次遭城北派出所惡警李丹、鄭友明、張曉林等劫持到所謂「德陽市崇尚科學教育學校」,摧殘得腰不能直,雙腿不能行走,血壓升高到230,被送醫院搶救。惡徒折磨她七十八天,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將她劫持到看守所,接著由檢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廣漢市公安局國安大隊惡警楊斌、周志紅編造虛構證據,與廣漢市檢察院惡徒劉勝偉、廣漢市法院惡徒史小歷、曾令勝、陳敏等勾結,對楊華蓮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德陽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在德陽市洗腦班遭迫害

德陽市洗腦班設在廣漢市的和興鎮,掛著「德陽市崇尚科學教育學校」及「德陽市法制基地」的兩塊牌子,所謂「員工」近三十人,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超過十人,十個禁閉小間都裝有遙控監視裝置。法輪功學員一旦被關入其中一個小間,吃、喝、拉、睡均在裏面,並派二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一位大法學員。所謂「教員」幾乎全是從各單位抽調去的心狠手辣敢下毒手整人的惡棍,他們沒有一個敢公開其真實姓名及單位的,更沒有一個敢著裝亮相的警察;所謂「教具」就是鐐銬;所謂「教材」全是誣蔑誹謗的非法出版物。

楊華蓮曾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二零零五年七月兩次被綁架進該洗腦學校。先後遭到非法搜身、關小間、長時間逼看誹謗錄像(惡警把音量開至最大)、十多人車輪戰術圍攻,強迫寫誣蔑材料,並遭惡徒拳腳毆打、鎖鐐銬,楊華蓮還遭惡警王雷建、李章華打耳光、遭王衛東拽頭髮撞牆、遭歐某某(綿竹人)扯耳朵、遭吳某某(東電人)用毒氣熏悶、騙服不明藥物(把藥放入飲用水裏及菜湯裏),三伏天都不准開門窗透氣通風,還在裏面噴放毒氣等非人折磨。

在四川省女子勞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楊華蓮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女子勞教所裏近兩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因楊華蓮譴責惡警李家容迫害另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惡警李家容氣急敗壞的把楊掀推到惡警辦公室,關上門用高壓電棍電擊楊的臉、手、嘴等部份,但高壓電棍對楊無效,反而李家容的手卻突然又紅又腫,李家容暴跳如雷,放下電棍對楊大打出手,將楊打致腰椎壓縮性骨折、腰部軟組織增大五分之三等嚴重傷情,還罵楊「裝死」,並拖延送醫治療數小時,後另一值班幹警見勢不妙,才趕快送她到勞教所醫院救治,可是,惡警們為了推卸責任,把楊迫害的重傷說成是「陳舊性」。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楊因檢舉惡人毆打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所的張小芳等五個惡警惡人捆綁著打得遍體鱗傷,反而被誣陷「襲警」。因此不僅被張小芳等四個惡警惡人掠奪七百多元錢,而且還被非法加延教期三個月(時隔不久張小芳的父母就因患癌症去了川醫治療)。

在四川省女子監獄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楊華蓮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四川省女子監獄迫害。

四監區監區長羅某某、鄧欽文等惡警為了阻攔楊華蓮申訴,將《告知書》、《起訴書》、《判決書》、《裁決書》等申訴必用文字材料,連她在看守所用剩下的貼好郵票的空白信封、信箋紙等私人財產全部搜光,而且還派三人以上每天二十四小時監控、剝奪楊的申訴權。

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鄧欽文兇狠的對楊說:「判決下來只有十天申訴期,你早在幹啥?你現在已沒有申訴的機會了。」楊道:「從上訴結果下來至今我一直要求申訴,是你們千方百計阻攔,不讓我申訴。難道你們真的不知道申訴是有限期的嗎?你們這樣幹才真的是在違法呀!」這樣時隔一天,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下午就把楊華蓮弄到嚴管隊去了,朱西等一群惡警把楊華蓮掀倒在地一陣拳腳。

二零零七年九月上旬,惡警閔路等以楊不戴「罪犯標誌牌」為由,給她加銬,折磨致她血壓高達130/210,同時誘發嚴重心臟病等高危病症狀,在醫院剛挽救下來馬上又弄回監區銬上,不分晝夜的銬。

惡警閔路長期不准楊華蓮的親人探視(也不告知,讓其跑長途冤枉路)。更不准她與家人接打電話,連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震驚中外的大地震發生後,楊的娘家和婆家父母、兄妹都在重災區(什邡及綿竹),她多次想打電話了解一下家鄉的災情及親人的安危都未獲准,反而被限制更嚴,楊除了在車間奴役勞動外,無任何活動區域及時間,致使她雙腳腫得連鞋都穿不進。楊在獄中的三個年頭裏多次給家人寫信。可她家人只收到一封,這唯一的一封信的大部份都被惡警塗黑,已無法辨認。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晚十點左右,惡警談飛燕企圖煽動十五名犯人圍攻楊華蓮,但大多數是明白真相的在場圍觀,只有三人動了手腳,(其中二人是少犯,事後都感到身、心難受而後悔)還有更多的,全監區的三百多人分別在二十多間押室門口見證這黑暗中邪惡的一幕。

殘酷的迫害致楊華蓮生活難以自理,腰痛腿軟,高血壓、心臟病狀、雙目幾乎失明。

遭非法開除

二零零八年七月,廣漢市紀委惡人雷建忠、曾正等,迫使楊華蓮所在單位打報告要有關部門給楊「開除」處分,還叫楊在其「報告」上簽字,楊拒簽,這兩惡人兇狠的說:「不簽照樣開除。」

二零零八年九月,楊華蓮被廣漢市人事局劉明憲等惡人非法開除。在此之前,劉明憲任廣漢市農機局局長期間,就長期剝奪楊的工作權利,二零零四年過年期間,劉明憲接到幾個勸善電話,告訴她「修煉法輪功的、信仰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不要再迫害楊華蓮」,此後劉明憲就不准楊上班,並利用惡警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將楊綁架到洗腦班加重迫害。劉明憲在二零零零年就開始無理扣發楊的獎金;二零零一年起至楊被非法開除前,一直扣發楊的工資,至今未發還,連單位女工、全體職工應享有的勞保福利等等也統統扣光。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楊華蓮出獄,因長期遭受迫害,身體狀況極差,就回老家休養以便弟妹們照顧,可時隔一天,廣漢「六一零」的黃若松等惡人,就打電話到楊的家鄉說:「楊華蓮是要犯。」嚇得楊的那年邁的父母終日不安,為之擔驚受怕。


參與迫害她的惡警惡人主要有:
什邡市公安局:王志偉、唐禮忠、姜天興、李俊、謝躍東、楊斌、周誠實、
廣漢市檢察院:劉勝偉
廣漢市法院: 史小歷、曾令勝、陳敏、
廣漢市城北派出所:鄭友明、肖啟奎、張曉林、李丹、
廣漢市看守所:  賈小紅
廣漢市人事局:  劉明憲
德陽市洗腦班(廣漢市和興鎮地下監獄)頭目:黃若松、周志紅、
王雷建、王衛東、李章華、徐俊華、賴如木、盧宇翔、劉小紅、胡小林、吳某某、
德陽市中級法院:歐可能、王濤、李洪、
四川省女子勞教所:李家容、張小方、毛玉春、
四川省女子監獄: 余志芳、朱西、閔路、陳雪梅、陳瓊、鄧欽文、談飛燕、聶冬梅、陳莉、蔡慶華、王某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