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時時事事都要把修好自己視為根本,理智的證實法,救度眾生。因為修好自己就會正念足,就會在各種情況下,各種環境中,清醒、理智、智慧的消除植根於維護自我私利而產生的,擔心這個,害怕那個的怕心帶來的種種執著,走出為私為我的小圈子,時時刻刻為他人著想,時時刻刻銘記著自己的責任和使命,盡心竭力的在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的實修中,走向成熟,走正正法修煉之路,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在正一切不正的實修過程中,使邪惡自滅,從而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七月末的一天晚八時許,我正忙著整理《明慧週刊》和《明慧週報》,一陣敲門聲傳來,我放下書刊前往開門,從大門底下我看到四只穿著膠鞋的腳,便誤認為是買豬的人敲錯了門(我鄰居是養豬大戶)。我隔著門信口問道:「你們走錯門了吧?」對方答:「沒錯,就是來你家的。」

我打開大門,只見身著警服的兩個陌生人立在門外。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我一點也不驚慌,因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這種事我已經經多見廣了,而每次我都是以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從證實法、護法和救人的責任出發,在設身處地的為對方好的基點上與之溝通,結果使中共惡黨委派的幫教我的常人中的同事,監控我的平民百姓,和那些帶著轉化、抓捕、脅迫我及向我索要大法書籍、音像和各種洪法資料,以及探詢搜集本地煉法輪功情況的校、村、鎮各級領導和派出所、哨所警察,不但不做迫害好人的事,而且還認同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成為保護我的人。在當地,法輪功去了我的病,救了我的命之事廣為流傳;我到處洪法,講真相,勸三退之事也廣為流傳,然而無論邪惡操控誰妄圖迫害我,其結果都是在我的正念正行中,在師尊的呵護加持下,以失敗告終。

在風風雨雨中走過的證實法和助師正法的實修之路中,在形形色色的各種干擾魔難的過關中,我實實在在的證實了在法上是最安全的,救度眾生邪惡是不敢阻擋的,更談不上迫害了。慈悲眾生,放下生死救人護法,會令所有面對你的人對你肅然起敬,他們會從你的心理神態、言談舉止中感受到、看到你的正,從而相信你說的做的是對的,他們會因為認同你而認同大法,從善如流。我笑著說:「這麼晚了,到我家幹甚麼來了?」他倆齊聲說:「來走訪。」我仍微笑著說:「是來專訪我的嗎?」其中當官模樣的那個人說:「不是,這一趟街我們都走訪完了,輪到你家了」。(後來聽別人說他倆只走訪了我家和家庭教會的另一家)我仍笑著說:「那好,請進吧。」

他倆邊往裏走邊四下打量我家的院落、邊誇讚收拾的如何整潔如何好。打開房門順著走廊前行沒幾步,他倆同時站在我家西屋門口,探頭向屋內張望著。這間屋子是真相資料點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裏面有打印真相材料的設備,床上放著剛剛打印完的資料,正面牆上是師尊的大法像,大法輪圖和大法年畫以及大大小小的真相福字。此時,我心中靜如止水。因為從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在一次又一次的實修過程中,靠著堅信師尊堅信法,在師尊的加持呵護下,我家所有的大法書籍、音像、師尊的法像、大法輪圖等始終堂堂正正的擺放在眼面前,但無論誰都動不了,拿不走。而造訪者無一不在我慈悲與威嚴同在的祥和、坦蕩、磊落、推心置腹的洪法、講真相中,去魔性、增佛性,變為帶著惡黨的任務來,帶著同化大法的喜悅歸,每次都使邪惡妄圖通過常人破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化為烏有。

跟在他們後邊的我,堅信他倆只能看到他們該看到的,他倆不該看到的絕對看不到。於是我朗聲對他倆說:「我不住這間屋,我住東間屋,這邊請。」他倆轉身順著我的手勢向東間屋子走去,嘴裏連連誇讚我家收拾的乾淨、亮堂、溫馨。走在後邊的我剛想隨手把西間屋子的房門關上,轉念一想:「不對,他倆看都看過了,我若把門關上那不是無私也有弊了嗎?會讓他倆疑心的。」於是我仍讓門敞開著。

到了東間屋子,我請他倆在沙發上落座後,只見那個身材壯實高大的當官的人,兩眼緊緊盯著我家屋子裏張貼的大法年畫、大法日曆、以及印著「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誠念得福報」和仙女、福字的護身符掛墜,以及門上貼著的大法大小福字,神色由高興瞬間轉為嚴肅,轉為越來越嚴肅,到臉色鐵青。從他的神色變化中我悟到:「邪惡要害人!不行,我得救他!」於是我發出這樣的一念:「凡是能走進我這個家門的人,無論你在常人中從事甚麼職業,地位高低,不是被我救度了的,就是等著我救度的有緣人。決不許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操控他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而遭淘汰。他倆看到的這一切都是宇宙中最神聖、最美好的,在看的過程中,他們腦中的惡念和魔性一切定會被清除,他倆定會認同法輪大法好,定會得救。」

我微笑著平和的發出這一念後,身材相對瘦小點、手拿登記卡的警員問我道:「你家當家的怎麼沒在家?」我說:「他每天晚飯後都出去散步。」他點點頭,接著便詢問了我丈夫的姓名、工作單位、年齡和出生年月日,邊問邊做記錄。而涉及到我時,只問了我在哪個單位工作,退休後幹甚麼,我說:「我退休後只做一些該做的,能做的,讓自己和他人都感到美好快樂的事。」聽後他倆甚麼都沒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話題的推進和轉換,我看到那個當官的神色漸漸的由鐵青、轉為嚴肅,轉為平和、正常,轉為面帶笑容。那天我在京城工作的兒子回家度假也在場,問明了與我的關係後,他們仨人便閒聊起有關工作、薪水、待遇等話題,氣氛溶洽和諧,他仨聊了十來分鐘後,那個身材壯實高大當官的人說:「阿姨,真抱歉,不知不覺打擾你們這麼長時間,我們也該走了。」我說:「那好。」我把他倆送到大門外對他倆說:「咱們互相都認識了,歡迎你們有時間再來」。他倆異口同聲到:「阿姨,謝謝!謝謝!一家高素質的人。」然後便離開了。

送走他倆回到屋裏,就剛才走訪者只是一番閒聊之事我與兒子做了一番探討,我兒子說:「媽,現在人們越來越佩服法輪功,打壓這麼多年,法輪功從來沒像某某分子、某某分子、某某暴亂那樣製造暴亂、恐怖事件,造成經濟損失,危及人身安全,破壞社會穩定。有理性有文化的人都說迫害法輪功是中共最大的失策,最大的醜聞,法輪功是中共搞政治的最大犧牲品,打壓法輪功經濟損失不算,道德方面的損失比文化大革命有過之而無不及。法輪功之冤,終有一天會大白於天下。有理性、有良知的人都尊重、敬仰真修大法的人」。從兒子的話中,我感到我們大法弟子在十年的被迫害中,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救眾生,證實法,真的使世人覺悟了,世人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真的刮目相看了。

這件事發生後的第三天早晨發正念時,我從天目中看到蔚藍的天空中,飄動著一大朵白雲,微風像挑起門簾似的掀起祥雲的右上角,只見露出兩個警察微微含笑的臉龐,再一看,正是那兩個來我家走訪的人。我好感動啊,他倆得救了!大法是何等的玄奧超常!師尊對眾生的慈悲是多麼洪大啊!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使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受到阻礙呢?

學會用善來解決問題,修出真正的善,使慈悲的能力隨著層次的提高而增長。我們這麼多的大法弟子,幾千萬人集結起來的慈悲將是多麼大的能量體現啊!當我們越來越顯出能力的時候,何憂邪惡不解體!何愁環境不寬鬆!何愁眾生得救難?我深信到那時,將會是普天同慶同讚師尊之恩──創世主之恩,大法之恩,我們與正法同在的大法徒,也定會圓滿隨師還。

當然,我也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中的人,身上也存在著沒有修掉的這樣或那樣的人心或執著。但我堅信憑著一心返本歸真的信念,憑著堅信師父堅信法的金剛不動之心,有師在,有法在,有向內找的法寶在,去除所剩不多的人心或執著只是早晚的事。在這正法最後最後的時刻,讓我們緊緊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從自我做起,在勇猛精進的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的同時,還要做好學好法、修好自己和發正念之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