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父叫我到這裏來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零八年農曆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十點,我發出強大的一念:一定要見到獄中同修!我沒帶身份證,沒開接見信,更沒有登記,就直接上樓,端坐在接見室。同修見到我,要求與我通話。我告訴同修,全市的大法弟子都在惦記著並正念加持著你和獄中的同修們,望同修一定要做好,要堅持到底。釋迦牟尼預言轉輪聖王下世時的優曇婆羅花已在我地多處盛開……十二點,通話時間到了,我們的談話只好結束。同修狀態非常好,她告訴我,她的腦子很清晰,不會糊塗,要大家放心……。

臨走時我在警察的桌子上放了真相小冊子,希望能救度這裏不明真相的人。

一點多,本來計劃再轉到勞教所去看望另一位同修,可是想到這裏是中國最黑暗的地方,法正人間時會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被淘汰呀!學員天目中看到的人類大淘汰的慘景一幕又一幕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想到這,我心裏陣陣發酸,十分難受。師父說:「我為世人愁 人不為己憂」(《洪吟二》〈危〉)。師父的話深深的觸動了我,使我對他們升起了憐憫之心想救這些受毒害最深的人。我一定要當好人間這場大戲的主角,我一定要不負眾生的期望。

我買了一支筆,以雪白的電線桿和監獄為紙,把「大法好」從監獄一直寫到勞教所。

剛到勞教所,就從裏面跑出來幾十個警察,他們一邊跑一邊喊:「快追!」看他們左顧右盼,不知道要幹甚麼,後來才明白是一個年輕無知的女警察舉報了我。

他們問是不是我寫的,還說要核對筆跡,我說不用核對筆跡,全是我寫的。此時,我想的不是怕,只覺的他們都應該感謝我。

一個警察問,你知不知道寫「大法好」是犯法的?我說我只知道信仰自由是憲法規定的,合法的,誰限制自由信仰才是犯法──觸犯國家的根本大法--憲法。又一個警察問,你知不知道這裏是甚麼地方?我說知道,這裏是監獄、勞教所,是執法的地方就更應該懂法律,更不應該知法犯法!另一個警察問:是不是你也煉法輪功?我說這個功法這麼好,誰要不煉才是傻子呢!於是我告訴他們我曾患冠心病、高血壓、腦血栓等十幾種病,曾到過北京,請過專家,一個月就花了三萬多元,一種病也沒治好,煉功僅僅一個多月,一分錢也沒花,全身的病就都好了。我要是不煉法輪功,即使有幾個我現在也沒了。他又問你來這裏幹甚麼?我說第一是看同修,這個同修失蹤幾個月了,我看她在不在這裏,穿沒穿上棉衣。我只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不偷不搶、以真善忍為準則遵紀守法的好人,而這個同修又是好人之中的好人,被你們關起來是為了甚麼!第二是師父讓我到這裏來救你們。他問你怎麼救我們?我說將來到人類大淘汰時,誰能記住我寫的「大法好」幾個字就得救了。

講到這,就這麼幾句話把幾十個警察都說走了,我知道實際上是他們背後的邪惡被解體了,只剩下門崗指著一輛110車說,你去給他們說去吧。我說行,那我就去救救他們吧。

他們把我拉到一個甚麼辦公室,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問:你到這裏來幹甚麼?我說找人。我要找的與我非親非故,只有一面之緣,她失蹤幾個月,音信全無,豈能不讓人擔心?一個弱女子,就因為信仰真善忍,能說是犯罪嗎?果真被綁架到監獄或勞教所,那裏的情況你們比我更清楚,後果可想而知。我是一個60多歲的婦女,我也有家庭,有兒孫,也知道享天倫之樂、安度晚年,但我不能只顧自己,在家享受,因為我是一個修煉人。大法弟子看到一個理:人類道德下滑,將導致人類自己的毀滅,洪傳「真善忍」、使道德昇華,是使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任何干擾、破壞「真善忍」洪傳的生命都是在犯罪、在自己毀滅自己,會被宇宙的法理所淘汰,在失去生命的未來!為了救這些無辜的生命,我不辭艱辛、不避風險來到這裏,寫幾個「大法好」,是想在迷失的人群中敲幾聲警鐘,喚醒人們的良知,激起人善念,使他們理智起來,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可以坦坦蕩蕩的說,我們修煉人沒有錯!這是包括你們警察在內所有的世人都看得到、都承認的事實,我們凡事替別人考慮,先人後己,不會擾亂社會治安,更不會殺人放火,我們只不過在電台、電視台、報紙鋪天蓋地的誹謗、造謠中講幾句真話,告訴人們甚麼是事實,勸他們不要對大法犯罪,要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就是犯罪嗎?將心比心,稍有正義感的人,能不為我們喊冤嗎?稍有善心的人,能忍心迫害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嗎?這些人由原來的老弱病殘,經修煉,獲得了健康的身體、飽滿的精神,這不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嗎?為甚麼非要破壞這樣的好事呢?如果真的善惡有報不後悔嗎?同時,師父教弟子修心向善、遇到事情向內找,所以,大法弟子都在做著救人的事,也就是說,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世人好,包括你們。我們都知道,陳世美派韓琦去殺他的妻子和一雙兒女,韓琦不忍心濫殺無辜就殺了自己。法輪功被迫害近十年了,十年中大多數世人也看清了真相,默默的在做著對自己未來負責的事。

現在的執法人員卻是在迫害救自己的人,甚至活摘他們的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毫不手軟,卻覺的心安理得。這是多麼的喪盡天良,多少美滿家庭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多少仁人志士遠投他鄉、有家難回……「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零三年我拾了兩千餘元,我找到單位、檢察院、教育局和派出所許多警察,求他們費心幫助找到失主,可五年過去了,誰也沒給找到。毒奶粉毒害幾百萬嬰兒,多少孩子因此患上了腎結石,淒慘的家屬哭天叫地,執法人員卻視而不見。遵紀守法、安分守己、以「真善忍」為準則的修煉人,卻被無辜綁架,從上到下積極配合……如果全國都是這樣──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沒有正義和良知,那麼這個政黨還有人信任嗎?屈殺了一個竇娥,招致天怒,連旱三年;如今上億人被冤,加上他們的子女、親屬有多少人?再加上歷次運動冤死的鬼魂,怎能不怨聲載道呢?天能不怒嗎?!當前這麼多天災人禍不正是在警示世人嗎?我們每個人不應該動動腦子,想一想自己的後果嗎?

一個警察說我們都是無神論者,甚麼都不相信。我心裏默默的求老師加持,解體他背後干擾他明白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使他能夠得救。這時我突然感到全身發冷、頭暈噁心。他們看到後說,我們可沒惹你,你說好,我們也沒說不好;你說煉,我們也沒說不叫煉,這都是勞教所惹的麻煩!

他們慌忙叫來120把我送到醫院。醫生查血壓,高壓180,低壓140.體溫測不到,做罷心電圖就忙去找警察,要求辦住院、搶救。

我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安排我來這裏救他們來了,我說我不住院,但必須告訴你們(分別給在場的醫務人員和三個警察)將來要淘汰很多惡人,只要能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在人類大淘汰時留下來。更應該明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世人,能見到大法弟子的人都是有福之人,你們要珍惜這個緣份。她(他)們都在靜靜的聽著,默默的點頭。他們要來一輛轎車,把我送到了車站,並囑咐我回去好好治療。我說煉功人沒有病,根本不用治,並給他們留下了真相小冊子,祝他們能得到福報。我當夜就回到了家。

回家後我聽說有警察把衣服和過冬用品送給了我去見的那位同修。

我知道,是師父安排我去救這些受毒害的眾生──幾十名警察和醫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