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中證實法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

一、放下怕心 整體協調

我和姐姐零四年末成立了一個家庭資料點,主要是姐姐做,我往出送,因為姐姐要上班,有時我也跟著做,簡單的我也能做。有些資料都是姐姐下載現成的,打開電腦之後就可以打印了,有時候自己動手查找一些東西打印,電腦難免出現一些不需要的東西,我不太懂,姐姐對電腦知道的東西多一些,但也是有限的。姐姐就說:以後別亂動。這句話聽起來簡單,在我這就成了救度眾生的障礙。姐姐一上班,有些事情要做,一想算了,免的姐姐回來發脾氣,自己明知道這是人心,可總是找藉口開脫自己,心裏還想,和姐姐合作,一定要配合好,千萬不能鬧矛盾。還以為自己為法考慮哪。就在前幾天,和同修交流,她說:你那不就是怕心嗎?你有怕心,怕被別人說的心。一句話提醒了我。晚上我學完法後,繼續查找自己,原來這件事表面看是姐姐的一句話阻礙我,其實還是我自己的這顆心在阻礙自己。師父說:「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精進要旨》〈環境〉)。這件事讓我在救度眾生上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感謝師尊借同修的嘴點醒了我,讓我找到自己的執著,障礙自己的根源。放下人心以後,真的是感覺自己像蛻了一層殼一樣輕鬆。

二、信師信法 衝破家庭魔難

我的丈夫是個愛喝酒的人,就像師父講的不喝酒連飯碗都端不起來。他醒酒的時候,你說啥他也不吱聲。等他一喝酒,藉著酒氣就找茬。在班上受了委屈,或者在哪受了氣,回家喝完酒就耍,不吱聲不順著他說還不行。舉手就打,張口就罵。有時候我忍不住時和他分辯幾句,他馬上就說,還學法輪功呢,明天別學了,啥髒話都上來了,好像學法輪功就得受他氣受他管似的。開始的時候,我只是默默的掉眼淚,一味的忍耐承受。心裏常常無奈的想,不知哪輩子欠他的,欠人家的就的還。可是越忍讓,他就越向前趕。家裏的錢隨便花,抽煙、打麻將、酗酒,所有的家務活我全包下。他還不滿足。不但打我,還打孩子,我的兒子今年十歲了,從小和我一起學法,各方面都體現出大法的超常。面對這些,他還是反對孩子學。可以這樣說,我的兒子是被他爸爸打大的。就這樣,反反復復陷在這一魔難中。我向內找,自己到底哪做的不對哪。和同修交流,認為是舊勢力利用他對我進行干擾和破壞。於是我改變了以往的做法和態度,開始和他溝通講道理,並對此事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同修和姐姐也幫我。我還用實際行動證明大法是美好的,讓他明白學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就這樣他漸漸明白了大法是來救人的,主動退出了少先隊。他說他最敬佩的就是師父了。這些都充份驗證了只要我們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

修煉中不只在我丈夫身上的關難過,在我的婆婆身上帶給我的魔難更是剜心透骨。我的婆婆是個甚麼法門都學的人,學來學去把自己弄的顛三倒四,經常說一些宇宙語之類亂七八糟的話。她一看到我就沒好臉色。也不知我倆甚麼因緣關係。看到她兒子對我好就生氣。經常挑撥他兒子和我鬧,說我要害他兒子。開始的時候,再加上邪黨政府的宣傳,他相信了他母親的話。干擾我,不讓我學。我還是善意的和他講大法的美好,他觀察我一段時間不像害他的樣子,這事就過去了。後來我的婆婆從外地回來,精神就變的越來越恍惚,常常主意識不清楚,半夜大喊大叫。經常一唱唱到天亮。垃圾一袋袋撿回來堆在炕上,往被上大小便等。我沒嫌棄她,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她早上披著被子罵我,這些我都當作對我心性的考驗,不和她一般見識,看她清醒之時,就和她講,人是萬物之靈,怎麼能被那些動物控制,多可憐哪,我讓她念大法好,她不念,我也不著急。順著她的思路開導她。做一個真、善、忍這樣的人有福報。你看真、善、忍這三個字多好哇。你就是你,你就想邪不壓正。她認同了。我用善去感化她,她最後明白了學大法的都是好人,不會害別人的,她最後不反對大法了。雖然她有時也犯病,畢竟她明白的時候多了。

風風雨雨走過了這幾年的修煉路,這其中的心酸和苦難並不只這些。恩師為我操盡了心,才使我能夠走到今天。感謝師父使我漸漸成熟了,理智了。我會珍惜這萬古機緣的,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