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恆的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是一名七十五歲的老弟子,九七年十月八日我與大法結緣,正式走入修煉場。沒得法前是個典型的藥罐子,甚麼心臟病、高血壓、腰腿痛、總之,渾身沒個好地方。

就是這樣的一個身體,一下子淨化下來談何容易,別人一個月、兩個月、有的半年、雙盤的、單盤的都盤上了,可我這個老腿總是翹的很高很高的,每次搬腿煉功,疼的我直冒汗,我忍苦精進,「吃苦當成樂」,一年下來我終於能雙盤了,並且還能堅持一個小時了。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時更是難受,扯肝裂肺的天天嘔吐,總之,是凡有病的地方師父都給我從根本上清理了出去。使我感到了無病一身輕。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這第二次生命是來幹甚麼的?是我助師正法的!

二零零一年有同修給了我一百份真相資料,我出去一張一張的送到有緣人手裏,他們都樂意接受。小學生接過資料說聲「謝謝奶奶」,年輕人接過資料說「謝謝阿姨」,有的還給我一個溫馨的微笑,我為得救的人發自內心的高興,覺的這樣面對面的送真相是個救人的好方法,我一直這樣的做著。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從那時起,我不等不靠。有材料我去發,沒有材料我自己動手製作出去救人。我把舊掛曆揀回來,剪成一條一條的卡片,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天安門自殺是假的」等大法真相標語。用不乾膠粘好,晚上出去貼,多則四、五十條,少則一、二十條,每天都堅持著出去粘貼。師父說:「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我聽師父的話,不管白天黑夜,颳風下雨,從不懈怠。下雪我在冰上走,下雨我在泥裏騎。我騎起三輪車來像有人推我一樣,走起路來生風,我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樂悠悠的走在大街小巷的救度眾生的正法道路上,一點也不覺得苦。為了多裝真相資料,我的上衣,緊腿褲子都成了裝大法資料的大兜子。有時一個晚上出去四、五次,散發《九評》一百多本。

為了救人我想盡一切辦法,時時處處想著救人。白天出去買水果、買菜,使用真相幣,講真相勸三退。到家裏來的每個人,能接觸到的、有緣的,我更是不肯放過。給他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為甚麼三退……。大多數都能三退。這些年來,我一直這樣緊跟著師父救人,同修們說我散發的真相資料用車裝一裝了。我淡淡的一笑,覺的救人還太少、太少,距師父的要求還相差甚遠。

在做三件事的正法修煉的道路上,師父時刻在看護著我,愛護著我,出現過不少神跡,我的三輪車自我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始終伴隨著我,我把它視為我的法器。一晃十多年了。三輪車車廂後邊連接的鐵板上的螺絲長鏽鬆動了,騎起來銧鐺擋的直響,一天發資料回來,發現兩邊的螺絲都掉了,可車廂後鐵板好端端的在車廂裏,看到這一切,我很激動,知道是師父把已掉的車廂檔板給我放在了車子上。

有時騎著在泥水裏翻了車,甩在地上的我一點事也沒有,我坐在地上樂出聲來。修煉這些年來每當我做的好時,在學《轉法輪》時,那書中的字往外跳,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我做對了。我不生歡喜心,顯示心,一如既往的做著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以病的形式干擾我、迫害我。有時去講真相或去同修家,突然間腿疼的不行,上不去車,一步也不能騎,有時步行幾個小時才能走回家,我知道自己有漏了。在面對面講真相時也有不接受的,沒有好語言的,我牢記師父教我的法寶──「向內找」, 哪顆人心出來就去哪顆心。學法除惡發正念,正念正行,有時在沙發上坐著一下就不疼了。很快恢復正常。也有反覆的時候,可我不怕,我堅信師父,堅信法,我的一思一念有師父有大法歸正,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驗,休想干擾我做三件事,我就要做我要做的。

師父肯定了發真相資料救人的重要性,我更是不敢懈怠,時刻想著師父對眾弟子滿懷期望的神情,正法一天不結束,我發真相資料一天不止,要抓緊時間,與舊勢力救人搶人。

在師父的教導、慈悲呵護下,我一個七十多的人,天馬行空,緊跟師父正法路,度過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段最不平凡、最難忘的日子,不辱使命,持之以恆救人急。同修啊,讓我們精進起來,兌現我們各自的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