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的過程也是修好自己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揭露邪惡的迫害是師父對弟子提出的要求;是講真相的重要內容;也是修好自己、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的一個重要方面。

為甚麼那麼多被迫害過的同修至今沒有寫出自己被迫害的經歷。我所了解的,有這麼幾種情況:我受到的迫害不厲害,不值得寫;時隔多年,好多事記不清了;我不知道迫害我的惡人、惡警都是誰;還有在迫害中走了彎路的,更不願意回憶那段歷史,等等。

我認為所有這些說法,主要有兩點:一是有怕心在阻擋著自己;二是自己的空間場不純,邪惡因素在干擾。

我在寫揭露邪惡迫害自己的文章時就經過了修去怕心的過程。當時學習師父的經文也覺得該揭露,但就是怕心阻擋著。從寫文章到投稿明慧就經歷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其中的怕心也是一點點修去的。當時最主要的怕心就是怕惡人反撲,實際上是法理不清。其實這也是多數正念不足的同修的「通病」。這個「通病」,用師父教給我們的「在三界外看人是反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的法就迎刃而解了。

邪惡的干擾因素是怕曝光的,不甘心滅亡的,因為曝光邪惡,就是解體了邪惡,所以它們死死的阻擋著我們,不讓我們揭露,不讓我們曝光。在我們這裏有這樣一個例子:

在某一小區,協調人組織受過迫害的同修們集體學法、交流後,大家都認為該揭露迫害的惡人了。為了消除怕心,整體提高上來,受過迫害的同修,大家同時都各自寫自己被迫害的經歷。甲同修寫出自己的揭露迫害文章後,乙同修看了說:「怎麼我們倆一起被抓到鄉政府那次你沒寫?」甲同修說:「我沒有被抓到鄉政府。」 乙同修說:「怎麼沒有,某年某月某日我們兩個一塊兒關在鄉裡的,你怎麼說沒有呢?」甲說:「就是沒有我。」二人爭執起來,乙同修說:「甚麼也別說了,我們一起發正念吧。」於是倆人坐下來發正念。發完正念後,甲同修說:「我想起來了,那一次就是我們倆一塊兒被抓的,我寫上」。這個例子,生動的說明了對於有各種執著心的同修,邪惡因素在另外空間對其的干擾。

以上這個實例說明:對於怕心仍很重的地區,協調人也可組織當地所有被迫害過的同修集體學法、集體交流,大家都寫揭露邪惡的文章,不失為一種很好的方法。

我認為,只要我們正念足,堅定的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堅定的揭露邪惡的迫害,就是解體了自己空間場的不正的因素,就是在大法中歸正了自己、修好了自己。同時,揭露迫害的文章發表在明慧網,就是大範圍的解體另外空間操控人間惡警、惡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高層生命。也許,所有被迫害的同修都站出來揭露迫害了,這場迫害也就終止了。

我認為,揭露邪惡的迫害就是不承認迫害,而不揭露迫害就是承認了邪惡的迫害。我們不是經常說不承認這場迫害嗎?不承認迫害為甚麼不揭露呢?揭露迫害是師父對弟子的要求。因此,是凡受過邪惡迫害的同修,都應拿起筆來,寫出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在明慧網曝光邪惡,解體邪惡,終止迫害。圓容師父所要的吧。

個人體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