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師父的評註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好幾年了,每次讀到這篇文章,都會猶豫再三。先是因為迫害剛剛過去,還有許多怕心;再是覺的跟同修們揭露的惡人相比迫害我的惡警還不是很邪惡,別因為這個反而激怒了他們;然後是覺的事過境遷了,有點「好了傷疤忘了痛」的感覺,就這樣直到今天。

讀了《明慧週刊》第三八七期的同修文章《揭露迫害是在挽救人》後,才開始悟到自己信師信法還是遠遠不夠的。師父說了該做的事,作為大法弟子卻沒有當作自己的義務來做;因為自己沒有及時揭露邪惡,那幾個惡警是否又迫害了更多的同修,不是人為的滋養了惡人惡行嗎?因為爭鬥心不去,不是把揭露邪惡看作對行惡者本身的慈悲,而是當作常人中的一種鬥爭手段了。

惡警會用各種手段對付修煉人,包括套用中共的法律,以勞教恫嚇,實施暴力,非法查抄,勒索錢財,強裝偽善,曲解講法,污衊誹謗師父等等。一旦被非法迫害,未精進修煉者,思想裏沒有深厚的大法做基礎,就有可能被邪惡帶動走向邪悟或被抓住執著長期非法迫害。而被迫害後出來的人心,反過來影響了對迫害的及時曝光。

迫害發生在五年前,當時我得法僅僅幾個月,只是一遍一遍的讀《轉法輪》,新經文很少看。關於正法的法理了解較少,雖然也知道發正念,但對制止邪惡不能把握。一次出差在車上看《轉法輪》,被惡警發現,雖然並沒覺的害怕,但是其它各種人心相繼冒出來,正念也就不足了,總想通過常人式的狡猾手段逃避迫害,結果反被非法關押一個月。由於學法不深,一開始就在邪惡的查抄和審訊記錄上簽了名,潛意識中承認了迫害,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抓住了漏洞(後來學法才明白)。

今天在跟同修交流中還發現,有些同修對正法修煉的理解不夠,對世人的被毒害和被迫害理解也不夠。其實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損失最慘重的就是不明真相的世人,他們為了眼前的利益和自己人中形成的錯誤觀念,很可能失去億萬年等待的機緣,參與了迫害的甚至可能面臨的是形神全滅的悲慘結局,而精進修煉的大法弟子最多不過是額外吃了些苦而已(因為承受不住迫害走向反面失去機緣的除外)。因為理解不夠,有的同修(也包括我自己)總是出不來對世人的慈悲心,一看世人表現的很壞就想他們還不如被淘汰了呢,其實很多世人表現出來的也是被變異後的假相,想想我們自己得法之前,所言所行又有多少能被今天的自己接受和承認呢?

師父要求「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理性》),要歸正人心,讓人明白的一面抉擇未來。我理解其實「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也是向當地民眾包括迫害者本人(如同棒喝)講清真相的一種方式,救度的對像其實也包括參與迫害的惡警。如果一個警察因為被曝光而抑制了迫害,在講清真相中又明白了是非,甚至一定成度上挽回了損失,師父佛恩浩蕩,可能就會給他機會,而大法的無限智慧,可能也能使他提升甚至得度,如果本來就是高層來的,也許層次還會修的很高。即使只是免於被淘汰,在未來的人世中做人,也是很慈悲了。

放下恩怨情仇,顯出修者的慈悲,以平和的心態,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的邪惡,是所有曾被迫害和知情同修都應該做的。

個人所悟,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