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最怕我們揭露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在對學員文章評語中告訴我們:「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師父還說:「講清真相是對邪惡揭露的同時抑制邪惡、減少迫害;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相的毒害,是在挽救人。這是最大的慈悲。」(《精進要旨二》〈致詞〉)

但時至今日,有的地區、有的同修對揭露邪惡的迫害還不能夠做好,表現在:有的沒有把自己受迫害的情況寫出來在明慧網曝光;有的即使在明慧網發表的,文章中對迫害的過程、受害程度、損失、惡人、惡警是誰等全部曝光;有的在明慧網「大陸綜合」欄目中一些即時報導中,只是某某某在甚麼時間被綁架,通篇只有同修某某某一個名字,而綁架者是誰,哪個單位的卻看不到;有的乾脆把當地派出所、「六一零」等惡人統統寫一遍;甚或有的投稿同修只是為了「第一時間曝光」,沒有了解情況,僅憑想像列出了幾個人名等等。

我認為這樣的報導是沒有震懾力的。說不定舊勢力在另外空間中還在笑呢:「誰知道他在說誰呢,又沒有說到我。」反映到我們人間,惡人也不怕,因為世人不知道做惡者是誰。更沒有起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時至今日,在明慧網,《迫害真相》欄目所揭露的也只是整體大法弟子十年來被迫害的冰山一角。這在大法弟子整體修煉上不能不說是一個大漏。

那麼,是甚麼原因造成我們這麼大的漏呢?師父說:「最關鍵的我看還是怕心在起作用,說白了還是執著心,其它都是藉口。」(《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父多次給我們講過「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越最後越精進》)這個法。可是我們許多同修就是沒有認真領會師父的法,沒有用大法的法理觀察周圍的人和事。

二零零三年,一個退休警察來我家串門(我們在一起工作過)。閒聊中,他說:「我從明慧網的惡人榜上查過,上面沒有我的名字。」當時,同修們還沒有揭露當地迫害真相,也沒有聽說有關他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我也沒有多想。我也沒有電腦,更不知道明慧網的「惡人榜」是咋回事。直到我後來上網後才知道那些迫害過大法弟子的惡警們是多麼害怕明慧網的「惡人榜」。

最近,我地一同修將自己幾年來受到邪惡的迫害寫出來在明慧網曝光,內容很具體。把惡人、惡警迫害自己過程中的細節說的非常詳細;勒索了自己多少錢,有沒有收據;這些惡人的姓名、性別、年齡、籍貫、工作單位、電話等內容都有。文章在明慧網發表的第二天,其中的一個惡警就接到了香港、澳門和國內同修等打去的電話(在此向這些打電話的同修致謝)。這個惡警氣急敗壞的找人問,看看這個電話是哪裏打來的,還懷疑是誰告訴外地的。其實,從人間的理上說:他們覺得這麼多年了,人家還記著自己的敗事、醜事,時刻害怕秋後算賬。而且,接到電話的還不止他一個。

以上兩個實例完全證明:對於揭露迫害,真正害怕的是那些惡人、惡警。因為他們也知道自己是真正的知法犯法、執法犯法者,只不過有邪靈撐腰罷了。現在「邪惡完了,環境變了」(經文《賀詞》),惡人背後的邪靈因素沒了,我們還害怕甚麼呢?再不揭露,正法結束,將會在自己的正法修煉路上留下永遠的遺憾。

對於怕心,師父多次開示我們:「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帶著怕心上哪去他也不是真修」(《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同修們,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師父五年前就「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不要再讓師父為我們操心了,給師父為我們操勞的心靈添上一點點欣慰吧。

個人體悟,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