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是在挽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受過邪惡迫害的同修把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受迫害的程度、迫害自己的惡人、惡警以及惡人敲詐勒索的錢財手段等寫出來,上明慧網曝光,再製作成當地的真相資料在當地廣泛散發,這是揭露邪惡、解體邪惡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是制止迫害、終止迫害的重要步驟,師父說:「講清真相是對邪惡揭露的同時抑制邪惡、減少迫害;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相的毒害,是在挽救人。這是最大的慈悲。」(《精進要旨二》〈致詞〉)

有一次到朋友家去,遇到朋友的另一位朋友也在場,但我們互不認識。他很健談,痛斥當今社會的黑暗。後來又說:發到我們村裏的《九評共產黨》我全看了,寫的很好,很全面,很真實,共產黨就是這麼個貨色,就是有一條我覺的不太實際。我插話道:「你說哪裏不實際?」他說:「就是迫害法輪功那點,我覺的沒有那麼厲害。」我說:「何以見得?」他說:「那一年辦法輪功的學習班,我到那兒賣菜,法輪功學員們絕食,那些工作人員盡弄了一些好吃的,好言勸他們吃,可沒有見打罵他們。」我說:「大法弟子為甚麼絕食?為甚麼被關在那裏,你知道嗎?」他說:「不知道。」我說:「我們這裏有一個法輪功的小冊子,已經有幾十期了,那上面全是我們當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實情況。這些大法弟子叫甚麼,是哪個村的,哪個單位的,迫害他們的惡人是哪個單位的,惡人的姓名、性別、年齡、籍貫、電話甚麼的都有,全都是真人真事,你見過嗎?」 他說:「沒有。」我就開始給他講真相。末了,我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我也被抓過,也遭受了連續數天的毒打、謾罵、熬夜、各種電刑等酷刑,最後把迫害我的惡警的姓名等給他說了一遍。」他說:「原來是這樣兒的呀,我以前真是不知道。有的傳單寫的我還以為是人們編的,現在我才明白了。」當然,最後他三退了。

通過這件事,我覺的我們在揭露當地邪惡的迫害方面還存在差距;在真相資料,特別是當地的真相資料的製作、發放還存在差距。這些都是我們應當儘快彌補趕上的。老百姓講實際,這能看見,能問著的事最有說服力。

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的初期,師父就為我們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指明了方向,二零零零年八月九日師父在經文《理性》中就指出:「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的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更具體的告訴了我們:「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學習師父的講法、經文,我們都明白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可我們還有很多同修沒有把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寫出來曝光邪惡。現在,在明慧網「迫害真相」欄目所揭露的也只是整體大法弟子十年來被迫害的冰山一角。五年前,師父就「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可直到現在我們為甚麼沒有做好,是不是怕心在阻擋著?都到最後了,還不應該趕快修去嗎?我們經常說: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師父叫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捫心自問,我們做到了嗎?

個人體悟,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