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校園大法福音廣傳 大陸校園中共迫害頻生(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明慧記者鄭語焉綜合報導)發源於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在印度校園越來越受歡迎。與此同時,大陸校園卻頻頻傳來迫害惡訊。



圖:印度,百瑞沙瓦拉學校學生集體煉法輪功


圖:台灣,近百名台南縣衛生局及社會處的研習人員學習法輪功

目前,印度的班加羅爾(Bangalore)的一個地區就有逾八十所學校的師生在體育課煉法輪功。除此之外,在離班加羅爾不遠的知塔曼尼鎮(Chintamani),尤提學校(Jyothi School)校長維奇(Verkey)在親自體驗法輪功的心靈震撼後,也讓該學師生煉功。煉功後,大家發覺不但身體比以前健康,而且昔日的調皮學生也變得聽話且上課專心,功課普遍進步。另一所學校,百瑞沙瓦拉(Byreshawara)學校的校長斯裏-拉-瑞迪(Sri Ram Reddy)表示,將《轉法輪》中《論語》列入該校英文教材,這是印度首創。


圖:印度尤提學校(JYOTHI SCHOOL)學生集體煉功


圖:印度,英文教材中的《轉法輪》〈論語〉


圖:二零零九年,印度首都德裏(Delhi)警察訓練大學的上千學生學煉功法

在台灣,每年一到寒暑假,許多縣市紛紛舉辦「法輪功教師研習營」,向中小學的教職員工介紹法輪功。各大專院校近五十個法輪功社團也相繼成立,明慧荳荳園、十幾個縣市的「明慧班」以及「法輪功夏令營」都普遍受到學生和家長的讚譽好評。

這些活動使很多教育工作者將「真、善、忍」融入日常教學中,廣受縣市政府教育局、校長、教師們歡迎,並授予登記學習時數的肯定。許多校長、督學、主任、教師們都因此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許多學員也在各自的上班單位成立法輪大法社團,普遍受到歡迎與肯定。


圖:中國時報報導:地檢署成立法輪功社團


圖: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虎尾高中金英館舉辦「法輪功教師研習營」,由雲林縣十七位校長聯合推薦並擔任引言人,共吸引了約兩百位學校教職員工、公務員與民眾參加


圖: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台灣電力公司運動會,台電職工學煉法輪功

書香之地 罪惡頻生

在海峽對岸的中國大陸卻是天壤之別的世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中共對於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採取抄家、罰款、恐嚇、綁架、關押、株連、強制洗腦、酷刑、精神病藥物摧殘等非法手段進行殘酷迫害。成千上萬遍布全國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關押,被迫害致傷殘、失學、失業、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原是育英才的學園淨地也被變成助紂為虐的幫兇。

天津市大法弟子張潤梅具南開大學碩士學位,畢業後留校任教,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後被南開大學所屬學院以其不放棄信仰為由予以開除。

白城鐵路第一小學教師李楊波修煉法輪功不久,罹患長達五年的慢性再生障礙性貧血病消失了。他到單位辦事時,將自己的切身感受講給同事,並發給他們真相傳單,被一同事舉報給學校的書記樊秀英。樊秀英和校長隋憲紅一起脅迫李楊波寫所謂「決裂」,並恐嚇說「不寫就把你報到教育局去。」因未得逞執意扣發李楊波的工資。

* 優秀教師被迫無家可歸

山東青年藝術家周寧,一九九四年畢業於山東藝術學院設計系後,被分配到位於山東濟南的山東省特殊教育中專,從事該校聾人工藝美術專業的教學工作,也是該校工藝美術專業的創建者之一,原任該校教務處主任。由於善於發現學生們的潛能,講課時豐富的手語表達,活躍的課堂氛圍,深受學生喜愛。尤其是一九九五年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他變得更加無私、睿智,教學中思路變的異常開闊,是位學校職工以及師生所敬重的優秀教師。

一九九九年十月,他們夫婦二人踏上了去北京證實大法的征程。他們到達北京的當天晚上,夫妻二人失散,八天後,周寧在北京信訪局被濟南市公安非法抓捕,帶回濟南後非法關押在設在濟南市市中區七賢鎮招待所內的洗腦班,半個月後才將他放回家。從那時起,該校就停止了周寧的一切工作,限制周寧夫婦倆的行動,連出校門都要請示彙報。

二零零零年春節臨近之際,學校個別負責人為自己能過一個「安穩年」,配合濟南市中區「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和公安,再一次綁架了周寧,並進行了非法抄家。就這樣,周寧在妻子蕭義霞懷孕七個多月時,被非法關進了濟南劉長山看守所;學校又非法每天派人到周寧的家中監視蕭義霞的舉動,給懷孕的蕭義霞精神上製造了巨大的壓力。周寧從劉長山看守所出來後,回到了濰坊父母的家中,由父母監視居住。從那時起,學校停發了周寧的工資,長達七年之久。

在濰坊監視居住即將期滿時,學校看周寧絲毫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緊跟著又配合「六一零」組織抓捕周寧,被周寧識破後走脫。之後,學校多次配合「六一零」組織,出人出車,去濰坊、青島等地抓捕周寧,迫使周寧離開了父母、妻子、兒子,從此被迫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一位優秀的藝術家被斷送了,美滿家庭也因此而支離破碎,更令人扼腕的是莘莘學子失去了一位優良教師的教導。

* 校園淪為迫害工具 摧殘人性

校園助紂為虐的迫害手段與斑斑劣跡罄竹難書,單看華南理工大學一些官員,特別是負責政法工作的官員及保衛處人員,大搞「假、惡、鬥」,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徑,就令人髮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華南理工大學至少有六百名以上師生修煉過法輪功,按照「真善忍」修心性提高道德品質,教職工兢兢業業做好本職工作,學生刻苦好學,人人身心受益,為家庭國家節約大筆醫療費用。該校食品學院院長、法輪功學員高大維的領導班子團結協作,科研教學成績卓著,九七年被評為廣東省唯一的一個高校系統的先進單位。惟自校方迎合中共無理迫害法輪功後,一名副校長自九九年七﹒二零後失蹤一直下落不明,著名化學專家鄧頌九、物理系副教授陳幹箴,還有多位老教授,都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身心遭嚴重摧殘,相繼含冤離世。

可悲的是國家教育也淪為迫害工具,中共教育部於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通知並且要求全國各級各類學校組織開展攻擊法輪功的簽名活動,在全國教育系統首先推行「百萬人簽名」運動,以此來毒害數以億計的未成年學生。有的學生不簽名,班主任連拉帶拽,威逼利誘,逼迫學生簽名,否則將開除學籍。

華南理工大學的相關人員還對拒絕參與攻擊法輪功和不放棄法輪功修煉的師生進行迫害。有的教職工被開除,被非法監禁,學生被開除學籍、不准升學、不准畢業,將法輪功學員強制送各類「轉化班」洗腦。所謂的「轉化班」實際上是中共鎮壓法輪功運動中設立的準集中營。在這裏,剝奪法輪功學員人身自由,強制甚至暴力洗腦,不「轉化」(放棄信仰)即送入勞教所、監獄。單在這波運動中,華南理工大學就至少有近十名在職的法輪功學員被送進廣東三水洗腦班進行迫害,此外還有的被勞教、開除公職、學籍。

* 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華南理工大學更以名利誘惑,如提拔當系主任,恢復工作,不再扣發退休金和住房,以此利誘學員放棄修煉,更多的學員遭到恐嚇、威脅,逼迫他們上交法輪功書籍。校園生活區、公共場所到處都裝有監控器攝像頭,保衛處的人透露,每三十米就有一個攝像頭,幾乎每個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住家附近或門口都裝有監控器,實行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此外,還進行電話監聽、竊聽、錄音。曾經有法輪功學員和外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在華工大校園見面,馬上就被發現並受到警告。

華工大保衛處甚至利用學員住宅旁的其他鄰居住戶監控學員,發展了一批所謂的「信息情報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家中來的客人都受到監視,親朋好友不敢正常往來。學校各班級都發展了一批學生做所謂的「信息情報員」,監視學生的日常行為。對那些突破網絡封鎖登陸被中共禁止的海外網站、公開談論法輪功真相的學生,一經發現隨時被舉報。

* 連坐與株連迫害 身心俱疲

華工大有相當部份修煉了法輪功的學員由於家人的強烈反對、嚴密監視,被迫放棄了對「真善忍」的信仰。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離婚;年輕未婚的法輪功學員熱戀中的朋友,怕受到牽連只好忍痛分手。有些男女青年,為了自己或家庭的政治前程不受這場政治運動的影響,而與父母煉法輪功的朋友斷絕往來。

為了生存與利益,有的學員的家人擔心受牽累也成為專政的對像,以「不參與政治」為藉口主動接受中共灌輸各種歪理邪說的洗腦,跨越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甚至自覺或不自覺地充當迫害工具,幾年來法輪功學員的親人的背叛、告密、反目、揭發現象,時有發生。學員之間正常交往,打電話也被家人截斷,甚至被舉報。如學員李金桔的丈夫聽信中共謊言,對凡是與李金桔來往的學員,一律舉報到派出所、保衛處,還限制李的正常活動,跟蹤,貼身監控。華工大迫害者經常製造學員家人之間的矛盾,挑撥是非,給學員造成身心傷害。

瀋陽電力學校教師李桂賢,從事教學工作認真負責,被評為優秀教師。並被遼寧工貿學校聘請,成為該校電子專業的外聘教師。她於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使李桂賢身心受益,熟悉她的人都說李桂賢變得善良謙和,都願意和她交往。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李桂賢在遼寧工貿學校課堂上給學生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學生」錄影並惡意舉報,遼寧工貿學校遂非法解聘了李桂賢。六月八日,瀋陽市公安局警察闖入李桂賢家,綁架了李桂賢並非法抄家,搶走了法輪功書籍、資料等私人財物。目前瀋陽市公安局現已將所謂「案卷」轉至大東區檢察院,欲非法起訴、判刑。

一位學生的心聲與問號

一名河北省秦皇島市高級技工學校的學生投書表達心聲:

「前一陣本校的化智凱老師因修煉法輪功被綁架,張曉傑老師也因給我們講法輪功的真相被學校停課了。其實我早就從一些法輪功的真相資料上知道了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是與人為善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的,從教師平時的言傳身教中我看到了他們確實是在按照這個標準做人,而且他們在課堂上也在教我們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我非常佩服他們的勇氣和為堅持真理、堅忍不拔的精神。可是為甚麼現在做好人會被抓、說真話要被停止工作?為甚麼現在好壞不分、黑白顛倒、拿著謬誤當真理宣說的人會成為人上人?人們善良的本性哪兒去了?」

這位學生在投訴文章中問道:「教師被人稱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身兼教書育人的責任,父母把我們送到學校是希望我們能學到更多的知識,能夠做一個誠實、善良的人。如果所有的學校都像技校這樣不讓人說真話、不讓人做好人那我們到這兒來幹甚麼來了?又有多少家長願意把孩子送到這樣的學校來呢?我們一年要交那麼多的學費,那些都是父母辛辛苦苦掙來的,我的父母都下崗了,為了給我攢學費媽媽在給別人看孩子,爸爸每天去擺攤修理自行車非常辛苦。而我在學校又學到了甚麼呢?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的父母。而且我們以後面臨就業,要接觸社會上各種各樣的人,我真不知道我該以甚麼樣的心態去面對這個複雜的社會。說真話、做好人被打壓,不說真話又違背良心、道義,我真的很矛盾,真的很矛盾。」

這樣扭曲顛倒的校園教育,又有誰能解開這些個矛盾呢!

為甚麼法輪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校園中廣受師生們熱愛,他們可以修煉身心,而同樣的好功法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校園中卻受到迫害,師生們不能自由的煉功和學習《轉法輪》呢?!是因為中共懼怕「真、善、忍」。那麼,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停止迫害,我們的師生們才能恭受法輪大法的無邊福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