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暴徒對退休教師李壽我的殘暴令人髮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李壽我,男,72歲,法輪大法學員,河北省平山縣小學教師(據說他是全縣最優秀教師之一)。一九九九年前,李壽我為了有個好身體、做個好人而修煉了法輪功。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他無端的遭受多次非法關押、暴力毆打和酷刑折磨,身體、精神上受到野蠻摧殘,甚至被多次折磨致生命垂危。

九九年七月,李壽我去北京上訪被邪黨非法抓捕,他的三百八十五元人民幣被劫走,另被罰款二百元。回鄉後又被非法關押三天,罰款一百六十元。之後又被非法抓到看守所兩次,第一次被非法扣押29天,第二次45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晚間十點半,邪黨大吾鄉治保主任董拴牛帶領十幾人將李壽我劫持到大吾鄉里莊洗腦班強化洗腦。「六一零」成員侯聰利多次找李壽我,對他強行灌輸歪理邪說:「再好的事共產黨不叫幹你就別幹;再不好的事共產黨叫你幹,你就堅決去幹……」,一派胡言。因李壽我不放棄信仰,不配合邪黨,在絕食十六天後又被押到縣看守所迫害一個月。

一個月後,七月十七日李壽我又被非法關押到實驗中學洗腦班。一間十幾平米的小屋子裏,被非法關押了13個大法學員。惡徒一天只給大法弟子每人不足6兩的飯食,有時讓4個人分吃一根油條,有時一頓飯只給喝半碗沒有米的米湯。惡徒不讓大法弟子去廁所,只在房間裏放一個馬桶,白晝在屋裏大小便,高溫的天氣不叫開門窗,連喝的水也沒有,更談不上洗澡。

一次李壽我在眾人面前對侯聰利說:「一天只叫我們吃6兩(實際上連5兩也不夠)飯,這太少了吧!」侯聰利說:「嫌少,快轉化,少在這裏提臭意見,這裏是共產黨說了算,只許你們老老實實,不許你們亂說亂動,你敢在這裏提意見,你敢在這裏造反……」這時「六一零」頭子王更庭走到李壽我面前,使足了勁,一個掏心拳把李壽我打的仰面朝天倒下,李壽我昏了過去。於是王更庭派人把李壽我拖到無人處,等李壽我醒來王惡徒又重重的打了李壽我兩個耳光,打的李壽我兩眼發黑,甚麼也看不見了。王更庭一邊打一邊說:「我叫你提意見,我叫你造反……」打完又把李壽我弄到烈日下曬了一天。

一天晚上, 「六一零」成員張新剛等人閒談說,平山縣委副書記牛真貴曾下達秘密指令:誰「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就給誰安排工作(當時有些「六一零」成員是剛畢業的學生),對法輪功學員採取甚麼辦法都行,只要打不死就行,如果真打死了問題也不大。

十月九日上午八點,「六一零」成員張新剛等七人把李壽我帶到一個小屋。張新剛對李壽我說:「別煉法輪功了,有甚麼好的。」李壽我慈和的說:「法輪功叫我們做好人,我把一身病煉沒了,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張新剛惡狠狠的說:「你煉法輪功能好病,我們今天就能打的你有了病。」李壽我說:「打人犯法。」張新剛把眼一瞪,腳一跺,一拍胸脯說:「老子是政法大學剛畢業的學生,怎麼不知道打人犯法?我們打你,你想去告,我對你說,量你出不了這小屋的門。我們犯法誰敢管,誰能告下?共產黨叫我們打,江澤民叫我們打,『六一零』叫我們打。現在是『六一零』說了算,老子就是『六一零』,我真想對你說:憲法不是法,『六一零』說的都是法。我再說一遍『六一零』說了算。你要是不煉我們立刻用小車把你送回家,你要說煉……」他拿棒子在李壽我面前晃了晃接著說,「用這一陪到底。」李壽我堅定的說「煉!」李壽我剛說完,七個惡徒一擁而上,用皮棒、木棒從頭頂到胸,到背到四肢猛抽亂打。開始李壽我還痛苦的大聲吼叫,不久就失去了知覺,像死了一樣躺在地上。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劇痛使李壽我睜開了雙眼。張新剛見李壽我睜開了眼,說:「老李睡醒了,快叫老李喝喝水吧。」於是他們又用碗裏的辣椒使勁摩擦李壽我的眼球,再往眼角裏塞一塞。李壽我全身激烈疼痛,肚子像火燒,眼睛像被用刀挖出來一樣,接著李壽我再次休克了(這時大約是上午十一點)。當李壽我再醒來時已是下午六--七點了。大約只清醒了十來分鐘,李壽我又失去知覺。當再醒也不知是晚上幾點。當夜李壽我休克多次。

第二天(十月十日),張新剛見李壽我還沒死,就用竹條和筷子來打李壽我。兩個人一班,分別站在李壽我左右,每人都用一米半長的竹條在他的背上不停的狠狠的抽打。張新剛一邊打一邊說:「這竹條軟,打不死你,你也夠喝一壺。」兩個惡徒打背,另外兩人用筷子抽打他的手和腳。直到把李壽我打休克。經過一天毒打李壽我全身都成了黑色。第三天(十月十一日),他們把李壽我銬在院中一棵樹上。張新剛說:「今天用火攻。」於是惡徒們人手一個打火機,一個人燒手,一個人燒眉毛、鬍子,再一個人燒頭髮,另外兩個人用煙頭燙。他們一邊施暴一邊叫嚷:「你他媽的真便宜,不用掏錢叫老子給你刮臉,叫老子給你理髮,叫老子給你洗手……」同時又發出陣陣狂笑「哈哈哈……真好玩……」隨著李壽我發出痛苦的喊叫,從他身上散發出強烈的人體被燒焦的刺鼻氣味。李壽我昏死過去了。李壽我的鬍子、眉毛全被燒光了,頭髮被燒掉了大部份,兩手多處被燒焦。從此李壽我的神經完全失去了控制,全身不停的激烈的抽搐著。當晚由兩位醫生守在李壽我身邊。如果他的心臟一旦停止跳動,就立即進行「處理」。

「李壽我在轉化班快被打死了」的消息立刻傳遍平山城及各鄉鎮。在無可奈何情況下「六一零」不得不把李壽我送進醫院搶救,五天後他還沒出危險期就又把他弄到轉化班進行迫害。

因李壽我堅修大法心不動,到11月17日,「六一零」只得把他送回家。

2003年,「六一零」又把李壽我押到溫塘洗腦班進行了二十多天的肉體和精神迫害,並暗中派人監控李壽我至今。

在此期間,惡黨對李壽我進行經濟上的嚴重迫害:僅2000年和2001年兩年中對他累計罰款就達一萬元;而後扣發了他的14個月工資,合一萬一千三百多元;在他本應長工資時不給他長,每月少發150元,7年累計少發1萬多元。幾年來,惡黨對這位老人的經濟掠奪高達三萬多元。

中共惡黨的爪牙和打手的殘暴實在令人髮指。然而,李壽我所受的迫害只是大法弟子所受惡黨迫害的冰山一角。從善者得善報,而施虐者定將面臨萬劫不復的深淵。在此,我們大法弟子再次奉勸邪黨的追隨者,神佛是慈悲的,如果你還良心未滅,趕快退出這場邪惡的迫害,揭露中共的邪惡罪行,向大法、法輪功學員及眾生謝罪,只有這樣才能有你的未來。天滅中共,天佑中華。清算的日子不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