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縣下槐鎮一個普通人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齊素琴,女,今年三十五歲,河北省平山縣下槐鎮龐家鋪村人。以前,她家在村裏是有名的藥罐子,父親因患有腰腿疼、胃病,身體瘦弱,常年藥物不斷;母親身體弱不禁風,也常年與藥物為伴,每年微薄的收入主要用於疾病的支出,因此,家裏的日子過的很拮据。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全家都修煉,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努力做一個好人,從此疾病和藥物不再與齊素琴家結緣,生活狀況有了很大改觀。可是,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不讓我們做好人,不讓老百姓過好日子,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了對「真、善、忍」的殘酷鎮壓。

一九九九年八月,齊素琴依法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半路被邪黨不法人員劫持到石家莊一大院裏,齊素琴和好多大法弟子被邪黨人員逼在烈日下暴曬。後來被綁架回平山縣公安局。齊素琴邊上樓,封慶芳邊用手裏的一卷報紙打她的頭,說她已經被他們抓過好幾次了。由於齊素琴和幾個大法弟子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堅持修煉,不法人員把他們連夜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下槐派出所所長王新堂和村幹部張太山又到齊素琴家裏施加壓力,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煉功帶等物品。而後齊素琴被非法關押了半月,還被敲詐了三百多元(不給任何收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齊素琴再次去北京為大法鳴冤,被惡警抓進懷柔看守所。齊素琴和好多大法弟子被迫站在院裏,每個人背上縫一個寫了數字的布條,齊素琴身上是1033。接著就是非法搜身,邪黨人員強行把大法弟子的衣服脫光了一件件搜查,一旦發現大法弟子帶的東西,不是把衣服剪開,就是把衣服扯壞;惡徒動不動就打大法弟子們。

後來,十幾個人被關進一屋,光光的鐵板床上啥也沒有,地上只能站一個人的通道連著廁所。大法弟子們不吃他們的食物,他們便隔著鐵門潑進屋裏。晚上大法弟子們煉功被惡警發現,他們便叫了幾個人端著幾臉盆涼水沒頭沒腦地潑在大法弟子身上。鐵板上到處是水,又把電風扇開開,冬天暖氣管道是涼的。

齊素琴被下槐鎮一姓付的劫持到平山駐北京招待所。當時柏嶺村的封洪明也在,顯然他也被毒打了,在地上坐著,雙手被銬在床腿上。齊素琴等大法弟子一同被非法押回平山縣公安局。由於手銬少,沒給齊素琴戴。車到縣城正好天黑,齊素琴等趁著夜色走脫了。

下槐鎮派出所連夜又把齊素琴的父親劫持到平山、到親戚家去找,也沒找到,村幹部就監視起齊素琴家。下槐鎮鎮長陳躍峰和邪黨書記趙振方,夥同派出所的惡警三番五次到齊素琴家裏騷擾,並勒索她家人二千元。齊素琴弟弟只好把在磚窯辛辛苦苦掙的僅有的一千二百元拿出來。這幫惡官說不夠,他們硬把齊素琴家手扶拖拉機開走,讓再交出八百元,贖回拖拉機。一鄰居還不懷好意的說:「他家還有電視」!(現已猝死遭報)

齊素琴家人東借西湊好不容易湊齊八百元(不給收據)才把拖拉機開回來。平山縣公安局又勒索了她家一千元(不給收據)才罷休。

平山縣公安局還帶平山電視台的人來齊素琴家錄像,造謠說她家房子破是煉法輪功煉的。有一次深夜,下槐鎮政府十來個人翻牆進入齊素琴家,把一家人帶到鎮政府關押起來。她母親被非法關押在鎮政府五、六天才放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