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師父,珍惜這神聖的時刻(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我的家人最近經歷了一些魔難,我認為與同修分享很重要。我相信分享這些經歷的本身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同時會幫助我提高心性和加深對大法的理解。這是我第一次寫心得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我們全家,也就是我的父親、母親、妹妹和我是在二零零五年第一次聽聞大法的。我父親的一位好朋友從英國來美國探望時將大法介紹給了我們。剛開始我的理解很膚淺,對大法並不是太感興趣。因為五套功法動作很慢,我認為這是給老年人的,而不適合像我這樣的年輕人。

我是一個非常好動的人,喜歡猛烈的運動。因此,一個月後,我把大法放在了一邊,儘管我已經讀過一遍《轉法輪》。直到大約一年以後,也就是二零零六年,我才正式開始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修煉。

那時,我注意到我變的越來越疲勞,即使每天運動也是這樣。我決定將每日計劃變為體育鍛煉和五套功法交替進行。兩週之後,有幾次在打坐中,我體驗到了一些奇異的現象。師父將我的天目和天耳打開了,我看到人、各種景象和物體,還聽到音樂和說話聲。我有些緊張,因為我不清楚這些意味著甚麼。在徵求了家人的意見之後,我決定打電話給薩姆大叔,就是那位把大法介紹給我們的英國學員。他向我解釋了他自己的理解,並勸我學習《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我照著他說的去做了,然後我逐漸平靜了下來。就這樣,我開始走上真正修煉的道路。像其他許多人一樣,我踏入大法門伊始也抱著有求之心。我剛開始學大法的動力是好奇心、求知的心理和家人的健康。

在修煉的路上,我的心路歷程就像坐過山車一樣。在家人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後(我母親在二零零零年得了子宮癌,我丈夫在二零零二年得了霍奇金淋巴瘤),我開始意識到人生是無邊苦海,那時我認為不會再有任何事情能夠讓我重溫那種天崩地裂的感覺。我不在乎辛苦的工作或是不名一文,但目睹身邊的人遭罪卻比我自己遭罪更痛苦。在學習《轉法輪》和其他經文之後,我終於明白了人們為甚麼沒完沒了的遭罪,以及眾生為甚麼必須經歷這一切。

我丈夫反對我修煉。他是一個無神論者,而他的親戚們是天主教徒。他們曾多次試圖勸我們改信天主教,但從未成功。我丈夫給我製造了許多魔難。我相信這就是我修煉的路。

在一九九三年第一次懷孕時,我做了一個令我很長時期都困惑不解的夢。在夢中,我看到一幅畫中的觀音菩薩。她向畫框移動,然後突然消失了。當我醒來時,我不知道為甚麼會做這樣的夢。直到最近我又想起這個夢時才意識到佛、道、神都不再管人了。這就是為甚麼觀音菩薩從畫中消失了。

在修煉的幾年中,我經歷了許多師父讓我體驗的美妙、令我恍然大悟和妙不可言的事。每當我回首修煉的路,我就會感受到師父在無微不至的照看著我和我的全家。因此,我不由自主的感到無比幸運。我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對師父的崇高敬意。

我父親最近出院了。這是師父第二次幫他消去巨大的業力。我們的理解是師父不能把它一次全部消掉,因為業力太多,所以師父將它分成兩部份。第一次,血凝塊從他的腿上轉移到肺部。醫生說他能活下來真是一個奇蹟。他的靜脈裝了一個過濾裝置。因為他靜脈結構的原因,他必須裝兩個過濾器,而一般人只需要一個。這是發生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的事。

當他第二次被送去搶救時,醫生說他右邊的過濾器被很多血凝塊堵住了。這是一家新醫院,沒有對付這種情況所需要的設備。四天之後他被轉移到另一家醫院,那裏的一位醫生給他注射了一種藥將血凝塊打散。但他說我父親耽誤的時間太長了,應該在送進急診室的當天晚上就採取這種措施。醫生說他的狀況很危險,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在兩天之內就迅速恢復了。據醫生說,一般這種情況出現時,病人或者會失去雙腿;如果血塊到達肺部,病人就會失去生命。

我相信父親現在會更加精進。過去他不太精進,因為他的怕心很重,對健康很執著,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停滯不前。在師父的法像前煉功時,我不由的想到師父為我的父親和我的家人所做的一切,就忍不住熱淚盈眶。當父親在醫院經受這場痛苦而漫長的魔難時,我內心深處知道他最後會闖過來,因為師父每一步都陪伴著他。也許是因為目睹了母親和丈夫得癌症的經歷,我無法形容我的感受。我知道我必須堅強並且勇猛前行。我曾經時常為父親擔憂,因為我知道如果他自己不好好修煉,師父就只能幫他這麼多了。我認為父親是師父在一開始就管著的生命中的一員(我相信甚至在這一世以前),因為他一生遭遇過很多足以令他喪命的意外事件。同時,師父也讓我和我妹妹看到父親在歷史上曾經扮演的角色。在他剛剛二十出頭的時候,一次車禍中,他被甩出車窗,然後摔到一座山谷的谷底。他說感到好像有人托著他的身體,減緩了衝力。如果不是師父的時刻保護,他今天就不會與我們在一起了。

我還想分享許多事情,但限於篇幅,不能一一陳述。我曾經想寫交流文章,但遲遲沒有動筆。然而,最近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景象鼓勵我提筆寫下這段經歷。夢中,我在一間學校宿舍,屋裏有四張床。我正在調整我自己床的位置時,突然發現地上有很多鉛筆和鋼筆,甚至在床的底下也有很多。我努力把它們撿起來,但是筆實在太多,我兩隻手都抓不住。這個夢是在我父親在醫院動手術的第二天晚上出現的。醒來後,我感到困惑。過了三天,一名同修建議我寫一篇交流文章。這時,我明白了那個夢的意義:師父在鼓勵我與別人交流。

在父親出事之前,我注意到牆上的鐘停止工作了。我們一開始還以為是電池沒電了。換了電池後,鐘工作了一天以後就又停擺了。我丈夫認為需要換鐘,於是他出去買了一隻新鐘。然而,它只工作了一天就又停擺了。我們認為還是電池有問題,因為有時我兒子會把舊電池和新電池放在一起。我們又換了電池,不過鐘照樣只工作了一天。在這期間,換下來的老鐘一直放在桌子上,我們無意中看到它又開始工作了。於是我們認為是牆有問題,但思考之後,這種可能性也排除了,因為老鐘之前在牆上好好的工作了不止四年的時間。於是我們又去買新鐘。通過這件事,我意識到師父一次又一次的延遲時間,等待著所有的弟子醒悟過來並勇猛精進,真正的修好我們自己,直至圓滿,因為師父不想落下我們中的任何一個。

同修們,請珍惜這最神聖的時刻,像我們在歷史上曾發過的誓那樣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走好最後的路,一直到家為止,因為這裏不是我們的家。我們不能讓師父為我們白白承受那麼多;師父只有在我們勇猛精進並努力修好我們自己的時候才能幫助我們。當我看到眾生或是同修沒有清醒的意識到他們今天存在意義的時候,我真的很痛心。

這是我目前的理解。

合十!

英文原文: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9/5/16/10741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