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大法改變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我是去年才得法的新學員,得法後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明白了許多以前想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感謝師父給我的一切!

一、得法

在得法之前,我認識了現在的老公(大法弟子)。不久之後,他約我一起去了一個廣場上。他告訴我他曾經咳嗽很久,甚麼方法都用過了,可都無效。一種莫名的感覺告訴我:他可能是煉法輪功的。因為聽了邪黨誹謗,我當時感覺有點怕。但當他說出「他煉了法輪功,病奇蹟般好了」的時候,他流淚了,我沒有了怕,相反感覺他們好像受了很大的冤屈。他知道這事還不被世人理解,所以寧願放下這情,也要先坦蕩的告訴我這一切。他跟我講了部份真相,但因為我是一個從小就不關心政治、甚麼歷史課、政治課從來也沒認真聽過的人(現在想來這是個好事,受到的毒害少),所以對他講的也沒自己的主見。

之後,我因為長期月經不調,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畸胎瘤,要手術。我一下子懵了,不知所措,和他說了我的情況。他當時給我看了很多大法神奇的故事,讓我念「法輪大法好」,我念了兩個晚上後,做了個夢。夢裏,我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感覺很舒服、很祥和,我知道了「大法好」!

一次回寢室的路上,我正猶豫是手術,還是信師父、信大法時,天邊突然一片紅光閃過,但我悟性不好,不知道是師父的點化,也沒和他說這事,還是走了常人的路──手術。手術花錢買罪受後,沒想到月經還是不調。

再後來,我大學畢業、結婚。丈夫經常給我講些人間異事和紀曉嵐的故事,我聽的津津有味,偶爾還給我說幾句師父的法。我雖未走進修煉,但對師父的話深信不疑,覺的很在理。後來又發生了很多看似平常的事,促使我決心聽聽師父的法,心想反正還能治病,這多好啊!

沒想到聽了剛兩講,我就覺得師父講的都是真理,聽完後,我一切的不解都找到答案了!這法原來可以讓人圓滿、得道,於是我抱著「求圓滿」的根本執著,走進了大法修煉……

二、向親人講真相

結婚後,我沒有工作,丈夫到了國外工作,我陪著他,所以得法後,天天看,除了做飯,就天天學法,我高興極了,心想回家一定把這法告訴家人,讓他們一起修煉!可是真能有緣得法的又有幾人呢?

學法不多久,起初的喜悅沒有了,因為在家鄉的那場迫害讓學法不深的我感到窒息。五個月的時間我讀了多遍《轉法輪》、兩遍師父各地講法、了解了大量大法的真相,懷著複雜的心情(當時心性有限)回到了家,打算告訴他們真相。

言教不如身教,我就先從小事做好,不和他們爭,不強制他們做甚麼,控制自己不發脾氣,多替他們著想,讓他們看到大法的美好,再說,可能容易。可是由於怕家人不理解,又執著常人的好日子,每次話到嘴邊又嚥回去;正巧那時候電視天天演甚麼「咱這30年」,爸媽在看,家就那麼大,我不免聽到,就心裏否定著、發著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可就像師父所說的:「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轉法輪》)

現在回想那時候,真感覺有那麼一點被洗腦,就這麼一點的偏差,就讓我正念不夠足了。寫到這裏奉勸同修,千萬不要再看電視、電影了。聽到爸爸說師父不好的話,我出於「自我保護」的觀念也不敢說,但每次都非常後悔,心裏決定下次一定維護大法、維護師父,這是身為大法學員應盡的本份!

事過三天,同樣是晚飯時,我決定突破對「親情」的執著、告訴他們「大法好」才是對他們真正的好!我知道我有這心,師父就一定會安排。果然爸爸在我面前說了江魔的壞話,我借題就說到它鎮壓法輪功的無恥,可是不爭氣的我沒說幾句話就哭了(我悟到我對法的理解還只停留在感性上,這引起爸媽的不解,因為謊言對中國人毒害太深了,他們覺得我這樣「動情」,很可笑,但我還是忍著給他們講了大法的好,告訴他們學了大法,道德就會回升。如果國人都學大法,那我們的社會不就好了嗎!爸爸表示認同,可他固執的思想障礙了他明白的一面。但作為修煉人,我知道那是表面,關鍵還是我正念不強……

後來的幾天他們試圖改變我,但我絲毫不動心,因為在我心裏,從來沒有「動心」的念閃過,一個生命一輩子真正得到點東西太難!

回家鄉的時間一晃過去了,我回到了丈夫身邊,回想著那發生過的一幕幕,我頓感一個修煉人修好自己的重要,和「眾生的期盼」(《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這句話的分量!不學好法就救不了人,這個人如果背後還有一個龐大的穹體,那將毀掉多少生命啊?誰不想得法,誰又不想回家呢?將心比心,常人如果知道大法的美好、知道自己被邪黨欺騙了一輩子、知道大淘汰時的可怕,他們怎麼可能不接受真相呢……於是我現在有空就更認真的學法、看《九評》,解體邪黨文化,真的感覺心性提高了,起碼再讓我做同樣的事,我不會束手無策、那麼不穩了。「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我一定要精進啊,因為那是眾生的期盼,那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

三、去執著

得法不到一年,這執著心去的我這個苦啊。說實話,我總是在「悟到了-做不到-後悔愧疚-決心做好-又失望」中循環往覆著。

首先就是妒嫉心,不怕同修說我壞,我就是要曝光它:沒得法時,就看不得別人好,想方設法控制別人;得法後,知道和常人不一樣了,就沾沾自喜,覺的高人一籌了,不妒嫉常人了,卻在知道誰又得法了的時候,心裏不平衡,這心大到這麼可怕的地步了,連自己都感到吃驚不小!我常告誡自己:那個不想讓別人得法的是邪惡,不是我;這宇宙大法是給眾生的,不是給小小的我的;我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還是大法學員嗎?怎麼可以做讓邪惡高興、師父痛心的事呢?!其實這就是受邪黨文化的毒害,看不得別人好,總是想整人、控制人、鬥別人,想法真壞!這顆心我一定會在以後的一思一念中否定清除、徹底解體它的!

其次是求安逸的心:總是放不下常人的東西,想過常人所謂的「好日子」。表現在早上不能堅持早起煉功──貪睡;平時總想買點好吃的,改善改善──貪吃;買甚麼東西總想挑一挑──貪小便宜怕吃虧;老公多花點錢了心裏難受──執著利益;總想別人說我好、愛面子──執著名……。

沒修煉前我還真不知道自己也有這些名利心,在父母的呵護下無憂無慮,好像甚麼不好的心都沒有;修煉後才慢慢發現,還嚇了一跳,常人社會就是個大染缸,耳濡目染中想不染都不可能啊!每次這些心起來時,我都告訴自己:大陸的同修多苦啊,省吃儉用做資料,被迫害的同修更苦,能吃到普通飯菜、睡個安穩覺都難,你怎麼還有心思求這求那啊?這是你嗎?這樣想想也就好了點兒。

再次就是色慾:這個說來有意思,之前我以為我是個色慾很小的人,即使結婚了,我的慾望也不大。但現在發現,我的問題不在「欲」,而在「色」,只是以前不知道這是色心。師父經常在夢裏讓我夢到和以前男生在一起開心的事,我只是覺得這可能是由於以前想入非非而造下的業,修煉中注意清除就好了;可就在前幾天,我居然夢裏做了第三者,而且在夢裏和別人講真相時還被色狼干擾。

醒來後我知道問題不小,對於一個結了婚的人,這難道不是不忠嗎?這不可怕嗎?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這是色魔的干擾,我有對「色」的執著。「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轉法輪》)我不禁一顫!夢中思想中存在這不好的東西,還干擾到我講真相救人。就是說修煉人一定要正!自己的場不乾淨,不但干擾自己,還影響別人。一念之差,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一念可以成佛,一念也可以當人;一念可以化險為夷,一念也可以身陷囹圄。我們要重視這些細節;同修不也都悟到要從一思一念中歸正自己嗎?

最後就是根本執著──求圓滿:剛得法那段時間真的很嚴重,天天想著時間來不及了,抓緊時間學法,以為多學法就能圓滿,老公說我是為了學法而學法,平時也不注重修,這可能也是半年後師父才給我清理身體的原因吧。說來真是對不起師父,一個總想從大法中得到的生命是神最看不起的,其實就連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剛開始做證實法的事情也摻雜此心,也苦惱自己做事的念怎麼就那麼不純。每當心灰意冷時就想:我可能是下一批了,不執著了,能做多少算多少吧,就這麼一想,心裏還真瞬間都放下了,敞亮多了;但有時又執著起圓滿來了,就感覺壓力很大,時間很緊,自己很差……其實在另外空間看,我被業力指使的都找不到北了,今天這樣明天又那樣了,在神佛眼裏多麼可笑又可憐啊,一個這樣的人是永遠無法圓滿的!圓滿不是求來的,是真正一點一滴修到那個份兒上了,就自然達到圓滿的境界了。都得法了,還怕甚麼呢?不管哪一批弟子,不都是同一個師父嗎?可能是當時下世的誓約不同、使命不同所致,何苦執著呢?有師在,有法在,修就是了,不同化這部宇宙大法,不洗淨自己、放棄人的執著,誰都永遠無法回去。

得法時間短,悟到層次淺,發現自己的執著可能還不止這些,就是以後多學法吧,用大法歸正自己的思想。

一直以來都是看著明慧網同修交流的文章走過來的,今天看到同修寫的「光想看別人的,自己不想寫,是自私」,我悟到我也該寫下自己得法後所走過的路。

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我定虛心接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