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得大法 精進報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

艱難的歲月

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新弟子。我有一個腦麻痺的女兒,從小不會坐、不會爬、不會站,直到三歲七個月才會走路,但是兩腿彎曲、腳後跟不著地、跌跌撞撞,摔的鼻青臉腫是家常便飯。

早在孩子兩歲時,我第一次帶她去看醫生,那位精神科醫生對我說:「你這孩子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走路。」這個晴天霹靂打得我不知怎樣回到家中,只知道我的眼淚沒有乾過,就這樣我開始了漫長的求醫之路,西醫、中醫、針灸、按摩,中藥的味道對大人來說,長期服用也是恐怖的,何況是兩歲的孩子,常常是捏著鼻子、撬開嘴巴灌的,嘔吐到滿身滿臉更是天天發生。不僅如此,針對孩子的實際狀況,我自製了一些器具,開始了漫長的復健工作,無論酷暑嚴寒、春夏秋冬,每天早上帶孩子出去跑步,累了讓她貼牆站立,後跟著地,前端墊塊磚,拉跟腱,或去爬陡峭的河堤,讓孩子在前,我張開雙臂緊跟在後,深怕不小心會滾落下去,在家裏又用自製的凳子綁著拉筋,學騎腳踏車更是艱辛,除我之外,沒有任何人有這樣的耐心和毅力來教她,女兒手臂摔腫了很久,我也是累得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

女兒13歲那年動手術,醫生說:多虧你多年來為她復健,才使她發育良好,沒有萎縮,並說她的狀況是腦麻患者中最輕的,手術後孩子痛的死去活來,我也三天三夜未曾閤眼。也就是那幾天,我落下了骨刺和椎間盤突出的病根,出院後為不影響畢業考試,我天天背著和我差不多高,裹著石膏的女兒爬五層樓去上課,怕上廁所,儘量不喝水,直到考試結束。

手術後孩子有很大改善,生活能自理了,那時我常常在想,為甚麼老天對我們母女這麼不公?我們沒做傷天害理的事,為甚麼要吃那麼多苦?面對孩子的病,精神上的折磨,經濟上的巨大壓力,對一個單親媽媽來說是何等殘酷,千斤重擔壓在一個弱女子身上,那些年的路真不知道怎麼走過來的,想起來都後怕。

就在師父在全國各地辦班的時候,我也背著孩子到處在找氣功師,但是緣份未到,就是進不了大法之門,當年朋友約我去學太極拳,旁邊就是大法煉功點,十幾年後的我十分懊喪,為甚麼當時不去學法輪功?太極拳學的不錯,還當過教練,又有甚麼用?如果一開始就學大法該多好。

幸運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孩子上高中前夕,我嫁來台灣,沒想到來台九年後,師父把進入大法之門的鑰匙,遠從大陸給我送來,一個同鄉妹妹,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也嫁來台灣做我的鄰居,我們素不相識,卻一見如故,經她勸說與鼓勵,我終於讀了十幾年前就應該讀的寶書,就像開了一扇窗,以前模模糊糊,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都在書裏找到了答案,在讀書的過程中,我說可能一個新的紀元就要誕生了,同鄉妹妹吃了一驚,說你才第一次看書,還沒看完,怎麼知道?我也不曉得,就是有這種感覺。

過年時我女兒來台探親,我們就一起學法煉功,我女兒剛開始煉功沒多久,疊扣小腹時就看到兩手之間金光閃閃,這更增強了她修煉的決心,要知道,在邪黨教育的毒液裏泡大的孩子,如果無緣,是很難一下子接受的。

其實在我得法前兩個月,大法已在我身上展現神奇,暑假回大陸探親,到廣州買火車票時,同行的同鄉無論如何也買不到票,說是賣完了,等我去買時,不費吹灰之力就買來了,因為我相信大法好。

說實話,我當初學法是為了女兒,是想讓女兒煉功治病,身體完全康復,甚至還想只要女兒能完全康復,我煉不煉無所謂,我是為陪她而學,意想不到的是,讀大法書以後,困擾我多年的鼻竇炎、牙齦炎、手腕的筋膜炎、胃病、骨刺、椎間盤突出、退化性關節炎都不見了。我再也不用像以前三天兩頭去看醫生了,我這才意識到這不是一般的書,這是無價之寶啊!從此後我如海綿吸水般如飢似渴的讀書,勤奮煉功,說來也怪,從沒盤過腿的我,剛開始就會雙盤,只是不能堅持,我就一點點增加時間,兩個月能坐三十分鐘,又兩個月能坐四十五分鐘,再兩個月就能坐一小時了,痛的流汗也堅持不放下來,七個月已經不疼了。

在提高心性上,我常和同鄉妹妹說,我準備好了,等著師父的考驗,為甚麼還沒讓我過關?誰知道有一天,一向和我關係不錯、和我很合得來的雇主太太因工作問題對我大罵一通,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她身體不舒服,又在更年期,要體諒她,雖然我很難過,也自認沒甚麼過錯,我不和她爭辯,任她責罵,我一句話沒說,事後和同鄉妹妹聊起來,才知道是師父措不及防的給我設了這一關。

過色關也很容易,做夢時遇到一些現象,馬上就能想到我現在是修煉人,怎可以有亂七八糟的想法呢?類似的夢就再也沒有了。

前段時間我的腰又開始痛,左腿麻木,和椎間盤突出時症狀一樣,剛開始我想是病業關來了,也沒在意,也知道不用看醫生,但過了一週,還是很難受,我就在想,是不是應該向內找一找,看哪些地方做的不夠才會這樣?剛好同鄉妹妹來找我,聊天時她說「小孩子是來得法的」,我忽然悟到:是不是我忽略了我的小女兒,她快九歲了,我一直沒重視她的學法問題。我當即在心裏對師父說:我要帶小女兒學法,帶好師父的小弟子。沒想到當天腰痛就減緩,兩天後症狀消失。

我現在還在過病業關,已經好了的手肘又開始痛,好幾個月了,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不能工作,連掃把都不能拿,現在是工作不痛休息時痛,煉功後症狀減輕。

做好三件事

通過學法,我知道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重任,做好三件事是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建立威德、走向圓滿的過程。從此,我不管見到甚麼人,都向他們洪揚大法的美好,用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帶給我的健康身體,用網路向大陸親友講真相,向網友證實法,勸三退,每天都打博客貼,還給自己定任務,每天打成功300以上;更利用喝喜酒和其他場合勸大陸來台的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從不間斷,我認為時間緊迫,得法又晚,不勇猛精進,怎麼趕得上正法進程?不能圓滿,豈不辜負師父救度我們的苦心?現在我已經把修煉、帶好小弟子放在第一位,工作賺錢放後面,在修煉的過程中放棄一切執著,直到圓滿。

現在我每天帶著小女兒學法半小時以上,煉一套功,讓她聽師父的話,照師父說的做,每天讀書時間一到,她會主動拿起書來讀,她已知道修煉的意義和目地。

精進報師恩

得法後我的世界觀得到很大變化,以前利益心很重,總想多多賺錢好安享晚年,撿到錢物還覺得自己運氣好,現在知道修煉人要去掉各種執著,修心性、勤煉功,達到修煉人標準。很多人看到了我的變化,也帶動一些朋友開始看大法的書了。

細想起來,我雖然得法晚,但有大法指導,有師父保護,又有台灣好的修煉環境,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是在躺著修啊!每當我凝視著師父的法像,就會淚流滿面,就會想到,我真是太幸運了!太幸運了!在走向神的道路上,只有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走向圓滿,也只有這樣,才不辜負偉大的師尊對我們的殷殷期盼。謝謝偉大的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