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讀書聲 清流滌凡塵(圖)

——記法輪功學員的一個學法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台北木柵線捷運六張犁站出口右轉,沿著右側人行道直走約五十公尺,第一個紅綠燈路口對面,一家牙醫診所的小閣樓上,每個星期日下午總是準時響起數十人和諧流暢的朗朗讀書聲,這是台灣法輪大法學員定期集體學法以及交換修煉心得以促共同精進的無數個學法組之一。

學法組風雨無阻,不講資格條件,沒有任何條條框框,無論男女老幼、不看族裔國籍或社會地位,從學者專家、高官士紳及至販夫走卒、升鬥小民,只要有心修煉法輪大法,想在修煉上提高,都可自由參加,學員來去自如,不會有人強拉或干涉限制。

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法輪大法的修煉形式,再者學員在各自學法或修煉過程中遇有疑惑或盲點,都可在學法組上提出來,大家共同交流與切磋,這裏只有善心的分享,不會有人訕笑或輕視,是個完全敞亮的清淨地,因此每個學法組都是法輪功學員所特別珍惜的場所,把參加學法組集體學法視為用心把握的重要機會,不肯輕易錯過。

在集體學法中洗煉

王頌文是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小伙子,長相斯文白淨,去年剛從台灣大學資訊所獲得博士學位,目前正服兵役中,一遇週日休假就到學法組來參加集體學法。他是於二零零三年六月透過女友在中山大學企管所的指導教授介紹得知法輪功訊息,上網閱讀《轉法輪》覺的非常喜歡,因而接著從網路上搜尋找到八德路的九天班而得法。


王頌文(左二)與母親彭瑞霞(左一)

王頌文表示很喜歡學法組這樣的環境,始終如一的單純學法、交流法理體悟與修煉心得,很少討論其它,更別說聊天嗑牙。他說:「我一個人讀的時候可以從書中知道一些法理,可是透過交流,大家分享不同經驗,因而對法理有另外一層的認識與體會,這也會促進我對同一段講法有不同的理解和體悟。」他說倒不是每次都會有新的體會,但在學法組上,像個洗滌過程,很能沉澱自己。因為有大法的指導,使人更能看清事物的本質,從而理性判斷真正的是非得失,清楚的知道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他說:「這對於我目前的軍營生活和處理問題,都有很大的幫助。」

與兒子王頌文一起上九天班,因而同時得法的彭瑞霞女士語音輕柔和緩的表示,參加集體學法讓她感到心靈非常平靜祥和,她說:「自己在家學法,碰到問題有時會不知所措,透過學法組同修的交流,觸動我知道如何從法上去認識,問題自然解開,我想這就是比學比修吧。」

彭瑞霞分享一則小插曲說:在南部工作的先生每二週才回台北一次,剛開始,彭瑞霞覺的先生難得回來,自己卻來學法組,沒陪他,心裏總感到有點過意不去。先生也不理解:「為何我回來了,你卻不在家陪我。」幾經思索,彭瑞霞向先生說明:「去參加學法組讓我心靈覺的非常平靜祥和,你看我修煉法輪功以後是不是有很大的改變。」

曾經患有類風濕關節炎並因此持有重大傷病卡的彭瑞霞,自從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得到極大改善,這是不爭的事實,先生也覺的太太學煉法輪功以後真是變得很好,再加上彭瑞霞的誠意溝通,先生漸從不解到心生好奇,慢慢的開始看大法書籍,現在已從不解轉為支持。彭瑞霞很高興的說:「我每次都很期待到學法組去。」

善念成就神奇美事

說起這個學法組址,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的房屋女主人張瑞蘭說:「每次九天班都會建議新學員要到學法組集體學法,因此想要成立學法組。這個念頭剛起沒多久,就有人介紹這間診所要賣,並說還有個小閣樓,我上去一看,不禁脫口而出:『這挺好的啊,可以開成學法組。』」

但是房子要價將近二千萬台幣,瑞蘭家裏沒有這麼多錢,除非把民生東路一樓的診所賣掉才行。恰巧租屋的房客剛搬走,處理起來很方便,於是瑞蘭委託中介公司,很順利的在第三天就賣掉了。附近居民都很訝異,因為同一大樓前後棟已有四、五間房要賣,有的已經賣了二、三年還沒賣掉,而所處地點不是很理想的瑞蘭家屋竟在短短三天內就成交,中介公司很是高興之際也感到驚奇。瑞蘭體悟,是因為想要換屋作為大家學法的學法組,這一念促成了這樁美事。

剛開始學法組的學員約在二、三十位,隨著得法新學員以及從其他地區前來的學員越來越多,經常擠滿四、五十位以上,有時還把樓梯也坐滿了,瑞蘭與同是法輪功學員的丈夫沈錕進醫師商量後,花幾十萬元將閣樓後端充作儲藏室的小房間拆掉擴充,並且從新裝潢,使得場地更加明亮與寬敞,現在六十多位是常事,有時擠滿七十幾位學員,會場擴充之前坐滿樓梯間的情形又重現。偶有來自海外地區的學員,每每感歎台灣地區煉功點與學法組之多之方便,並且分享心得提醒台灣學員務必珍惜,善加維護這樣的學法環境。

小小弟子很精進

陳斐珍求學時主修服裝設計,後任外商公司品牌經理職務,五年多前為專心撫育子女毅然離開職場。二零零一年八月某天在計程車後座看到法輪功簡介,覺的很好,於是上網找到六張犁九天班,當年九月一日走進法輪大法中來修煉至今七年半多,總是積極把握集體學法的機會,她說:「我非常珍惜集體學法的機會,像今天我的家人還在南部,我是徵得先生同意後,帶著柔柔搭乘中午十一點多的高鐵先回台北,下車後就直奔學法組來,我們就是要來學法。」


陳斐珍(藍衣者)與女兒廖品柔(小女孩)

柔柔是斐珍的小女兒,剛滿三歲,斐珍懷孕期間無論如何都會趕來學法組,可以說柔柔在媽媽肚子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接觸大法,斐珍說:「懷孕後我更精進,因為我知道生了她之後,學法的時間可能會比較少,柔柔出生二個月後我就帶她來學法組,直到現在。」很多學法組的同修可說是看著柔柔成長,雖是幾個月大的小奶娃,每當大家讀法的時候,經常可以發現柔柔安靜聆聽的神情。

現在,柔柔對於《洪吟》和《洪吟二》的每首詩背得可都滾瓜爛熟,每天晚上母女學法時間,有時斐珍太急翻過頁,柔柔馬上就會指出來說:接下來應該是哪一首才對,媽媽漏掉了;睡覺前背《論語》給她聽,有時太快或漏字,柔柔馬上就發現並且告訴媽媽更正過來。甚至有時晚上八、九點鐘,斐珍想看點電視舒鬆一下疲累,柔柔都會說:「媽媽我們來讀法。」斐珍說:「這位小同修敦促我更精進。」

遵行法理 家庭更圓容

斐珍表示參加集體學法幫助她融會貫通,她說:「這個學法組很開放,大家談不同的看法,很願意交流,明顯感受同修珍惜和維護這個環境的用心,每次來我都覺的很感動。」斐珍說在家學法有時碰到一些問題想不通,本想提到學法組上交流,但每每隨著大家一起讀法的過程中那些盲點自動解體,想不通的地方突然覺的很清楚明白,都不再是疑問了。

斐珍說:「在學法組上可以聽到很多精進的修煉故事,對我的修煉都是很大的鼓勵,許多時候自己去不掉的矛盾障礙,在交流中都能豁然開朗,回家後再看先生和小孩,覺的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多問題,所以我覺的來參加集體學法也是真正在純淨自己。」

她分享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有次斐珍忙到晚上八、九點,剛告一段落,在幫小孩洗澡時先生回來要斐珍煮飯給他吃,斐珍不加思索的回說:「唉,我今天很累耶!」先生回她一句:「難道我不累嗎?」

斐珍說:「一聽之下我感到很慚愧,怎麼只想到自己累,沒想到他一天工作下來也很累,師父教導我們要先他後我、事事都要為別人著想,我怎麼就沒做到,於是趕快去做一些他喜歡吃的菜,忙到快十一點,但是心情感到愉快。」斐珍說她由此體會出:「這是因為修煉大法的原故,如果不是修大法,當場就會開始兩極化,就會有些問題產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