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突破家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八日】前幾天我跟同修到外地去切磋,有個同修被丈夫打了,打的不能行走,不能上學法點學法、煉功。當地有同修說她學的法不少,怎麼這樣?我想她可能是有怕心,雖然看了許多法,只是表面明白,不是真正的同化,關鍵時候不知道怎麼用法,想不起師父,把自己等同於常人。我以前也突破不了家庭關,被干擾,走不出來,現在我就談談我是怎麼破除的。

我開始修煉時,丈夫就反對,九九年後,丈夫就更反對了,罵的很難聽,後來就伸手打,小打罵是常事。有一次,把我打的簡直無法形容,從屋裏拳打腳踢不解氣,又把我拉到外面打,我那個時候也不知是錯在哪裏了,就忍著,他邊打邊罵,說:「我讓你煉!我比共產(邪)黨打你還厲害!你說,你是要家還是要你師父?」我說:「我都要!」我的臉被打的變了形,腦袋跟皮球一樣,鼻子、嘴都往外滴血,血滴的院子裏的水泥地上到處是,他還大罵,讓我把血擦乾淨,那時我也不懂求師父。

大嫂看了直哭,罵丈夫沒有人性,替我不平,她說:「她煉不煉的,與你有甚麼關係?甚麼活都給你幹,一身病好了,脾氣也好了,她有啥錯,人家要給娘家打電話,娘家來人還不給你打死了呀!」我聽了更覺的苦、委屈,不停的流眼淚。走的都是常人的思維,隨著常人的話動,不知道用正念,不知道站在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一味的配合、忍。

通過和同修切磋,不斷的學法,發正念,我明白了法理,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操縱人幹的,我得用正念,他打我不是幫助消業,這是法理不清的認識,是邪惡生命在利用他來迫害我,我必須得清醒了!我不能怕他,怕這怕那的都不行。

師父說:「在神的眼裏,舊勢力的安排也是這樣,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你到底要哪個?!真能放的下的時候,情況就是不一樣。」(《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我要用正念反迫害,如果在他打我的當時,我心生正念,他根本動不了我,誰能動了大法弟子呢?

這之後的一天,我去表姐家剛回來,他不容分說上來就往我臉上打,我沒有怕,也不動心,他一下摔了,沒打到我,這讓他很氣憤,起來追著打我,連叫帶罵的,左右鄰居都看不下去,拉他,他是誰拉打誰,別人拉不住。他到我跟前,照我腦袋就是一拳,當時我心想:我有師父,師父,不許他打我!這一念一出,就聽腦袋「砰」的一聲,是反彈的聲音,我一點沒疼,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搪著呢。此事後,他去外面跟人說:「可不能打她了,我打她,把我的胳膊打腫了,真有報應呀!」

從那以後,他再沒碰過我一次。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我有了正念,堅信了師父就在我身邊,從而走出來,投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

在任何情況下,我們只要動正念,師父就會保護我們。寫出來,希望可以對同修有所幫助,趕快提高上來,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和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