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正基點,走出家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因為心性的原因,怕自己寫不好,怕自己有顯示心,對投稿不能重視起來,沒有意識到,寫出修煉體會是同修間相互切磋提高、解體邪惡的好機會,寫心得的過程更是剖析執著、深刻向內找,提高自己的機會。下面寫出幾年來我在師尊的呵護和點化下,端正基點,走出家庭關,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體會,與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在二零零三年,當時參與協調的同修很少,幾位協調人覺的我有這方面的能力,很想讓我參與協調工作,我也有這方面的願望,但是,當時當地環境還沒有開創出來,由於舊勢力的迫害,和自己心性沒有提高,我的家人(特別是妻子)極力阻撓我走出來做三件事。每次我出去做事,她總是藏起我的大法書籍和資料,有時甚至在邪惡的操控下,對我打罵。雖然我沒有面對家庭的干擾讓步,但是對於她的干擾卻產生了無可奈何的情緒。

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商量去某鄉鎮參加小型法會,我說,當然應該去,可是,要是她再藏我的書,那可怎麼辦啊,我不知道怎麼做好。同修針對我的問題,給我讀了「但是不管怎麼樣,師父是不承認它們的。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雖然學了這段法,但是心裏不能理解,就不斷的在心裏背誦,也決心,不管甚麼情況,也一定要走出來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一邊害怕,一邊堅定正念,覺的心裏很矛盾。吃晚飯的時候我也不斷在心裏背誦這段法,忽然我腦子靈光一閃:修煉的路上怎麼會有偶然的事情呢?妻子藏我的書,這能是人為的嗎?不也是修煉路上的魔難嗎?藏書、毀書對於做這件事情的人,將來面臨的是甚麼?師父絕不會安排這樣的事情,那麼這肯定是邪惡的舊勢力在安排了。我是大法弟子,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怎麼能讓邪惡的安排毀滅眾生呢?!師父不承認的我也不承認,既然自己不承認,師父又沒有安排,那藏書的事情怎麼能再發生呢?我一下子明白了,是自己默許了邪惡的安排,只要堅定正念,也一定能否定邪惡的安排。心裏亮堂起來,坦然的跟妻子說,晚上有事,就和同修一起出門了。回來後,大法書籍和資料安安穩穩,從那天以後,她再沒藏過。

修煉的路是一步步提高的過程,隨著學法的深入,我也不斷向內找,家庭環境也有所改善,但是有時我回家晚了,妻子還是很不高興,說些不好的話,我也誤認為是提高自己的心性,默認了。直到有一天,我和一同修去和鄉鎮同修交流,回來的路上,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多了,我跟同修說,這麼晚回去了,回去家裏又得鬧。剛說完,我忽然想起師尊的講法:「有人想了:單位裏現在分房子了,這房子有沒有我的?分房子的人怎麼怎麼跟我不對付。越想越生氣,他肯定不給我房子,我怎麼跟他打……」(《轉法輪》)分房子的人也不一定不給他房子,但他站在自己自私的角度上去衡量,連怎麼跟人家打都想好了,我說這些,和這個人也沒甚麼兩樣,這是在求難啊。我們在世間證實大法,向世人講真相,就是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證實法輪大法能給生命帶來美好,帶來祥和啊,自己的家庭還整天充滿矛盾,這算甚麼美好呢?!師父講過,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都有明白的一面,尤其是家人,他們的未來寄託在我們的身上,我們做的越好,他們的未來才更有保障;我們做的越好,他們應該越高興啊,怎麼還會說難聽的話啊。可是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我忽然想到:在自己的潛意識裏有這麼一種觀念,不管你怎麼干擾,也動搖不了我修煉的心。在這裏,基點落在了證實自己的堅定,其實是在證實自己,正是這個私心讓邪惡鑽了空子,讓它們有機會利用家人「考驗」我,也給了它們毀滅眾生的藉口。「寧可讓他變壞,也得去你們的常人之心。是不是這樣啊?舊的勢力是不拿人當回事的,說殺就殺,正法中它們只執著它們的安排。」(《北美巡迴講法》)我把感受說給同修,他也非常認同。

那天我回到家裏,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了,妻子給我開門時,我的心裏充滿正念,她真的是非常高興的把門打開,就像我想的一樣。從那時起我才體會到甚麼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

在師尊的呵護下,我漸漸成熟。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在家裏建立一個小資料點,成為一朵「小花」。期間還發生了一件小事,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一天晚上,我到一位同修家,他跟我商量,有一台新A3幅面噴墨打印機,看看能不能在我家裏做封面。作為大法弟子,我理應承擔這個責任,但是因為剛剛做資料,還是有怕家人干擾的心,結果邪惡真的鑽了進來。當晚,我把機器搬回家安裝好,因為是A3幅面,所以比較大,聲音也很大。妻子下班回家,看到之後,臉色很不好看,我知道這是我心態的反映,不斷的發正念,否定邪惡的安排。第二天早上,妻子忽然對我說:「那是個甚麼破東西啊,趕快給人家送回去!誰像你一樣啊,弄的家裏都是,不務正業!」我心裏有些慌亂,但是知道應該堅定正念,就說:「大法弟子就是應該做這些,別人做的更多,也不會告訴你,做甚麼你也不知道,這是我的選擇,你不要管。」她一聽,舉起掃地的拖把就要打我。我急忙發正念,她氣急敗壞的跑到北面臥室(我放大法資料和設備的房間),把臥室和客廳之間窗玻璃上貼的窗花膜都扯了下來,資料和設備她沒有動一點。中午下班後,我又從新貼上窗花膜,並且給她打電話說:「你把窗花膜都撕下來幹甚麼啊,老師說了,要注意安全,要是讓人看到也不對啊,我又貼上了,這是做好事,你可別再撕了。」她「啪」的一聲扣了手機。

第二天,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她高高興興的花了二、三百元給我買了一身新衣服,好像昨天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我想起師尊的教誨:「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當然也不是絕對的。要都是那麼絕對,也就不存在人做壞事的問題了,也就是說它也可能存在著一些不穩定因素。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轉法輪》)修煉了,我們不會失去常人中應有的東西,只要我們堅定正念,去掉執著,得到的是心性的提高和境界的昇華,該有的東西一樣會有,因為在我人生的路上,就是應該有這身衣服。可是如果我當時順從了她,把機器拿走,可能她今天也會買衣服給我,可是對於我來說,不僅心性沒能提高,反而加強了常人的觀念。師尊說「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精進要旨》〈證實〉)修煉中,一念之差,就是能否證實大法的人神之分哪!

幾年來,遇到當地家庭環境不好的同修,我也時常把自己這些體會講出來,鼓勵大家端正基點,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修們也多次提議讓我把體會寫出來投稿,能讓更多同修借鑑,因為自身意識不到的執著,阻礙著我,今天我才意識到寫出體會,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也是在突破自我,證實大法,是師尊安排的修煉路上的一部份。師父說「弟子們相互談一談修煉中的感受與心得體會是很必要的,只要不是有意顯耀自己,相互促進,共同提高是沒有問題的。」(《精進要旨》〈法會〉)同修們,讓我們都拿起筆來,讚頌師尊的慈悲,展現大法弟子的威德,記錄修煉路上的步伐,給未來的生命留下證實大法的見證吧!

文中引用師尊講法還有更深內涵,所談為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師父說「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