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世人

——我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大法弟子的家人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期間也承受了許多,如果大法弟子不能向他們講清真相,會使他們對大法產生誤解,使他們不能得救,對大法弟子自己證實法也會有干擾。我從自己家人的變化深刻體會到,只要我們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一定會有突破。

我曾被非法關入監獄迫害兩年,走了很大的彎路;出來後在各種嚴重干擾出現時,由於沒有好好學法,很長時間振作不起來。家裏父母更是擔心、害怕,恨不得走到哪都跟著,就怕我再因為跟別人講真相再遭迫害。

一開始我在家裏看大法書他們都要呵斥我,有時正在廳裏看書,爸媽會冷不防厲聲訓斥一聲,嚇我一跳,而他們在別的方面都是不管我的。這樣連學法都不能自主,更別提跟人講真相了。後來通過學法,我意識到這是邪惡在操縱他們,環境要自己創造。師父講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我就經常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操控他們的舊勢力和所有邪惡因素。這很起作用,慢慢學法時間增多一點,他們也由一開始的嘟囔,後來就不管了。

過程中我體會到學好法、修好自己對家人講真相的重要。

我父親是個很易衝動、年輕時好鬥、不愛認錯、不服輸的人。迫害發生前,由於我對法理認識不清晰,做事易偏激,使家人對大法也產生誤解。尤其是迫害發生後不久,我就被邪惡關押迫害,更沒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又由於自己後來違心的做了不該做的事,自己茫然困惑,他們更辨不清是非了。偶爾談到大法時,父親會對大法對師父口出微辭,這時我就非常氣憤,會反駁、大聲爭辯,而這樣的後果是父親更被激怒、失去理智。最嚴重的時候有兩次。有一次是我激怒父親,他破口大罵師父後,突然嚎啕大哭,捶著自己的胸,扇自己嘴巴子,我當時呆了,發正念清除他身後的邪惡,正在這時,弟弟、弟媳到家裏來了,目睹了這一幕,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過後我非常難過和後悔。我總想在父親言辭過激時忍住,可總忍不住。邪惡操縱父親,說了不該說的話,我想父親明白的一面在痛哭吧。我惹的他罵師父,我是害了他,同時我也在造業啊。並且在我被關押迫害期間,父母承受的太多,我非但沒有安慰他們,反而總強調自己要幹的事,那麼大法弟子的慈悲在哪裏呢?我認識到其實我和父親很像,我看到的他身上的缺點其實也都是我身上的問題,我意識到要去掉自己的爭鬥心、不服輸的心、愛衝動的心,邪惡正是抓住這些來迫害父親的。於是我開始注意自己的言行。但兩三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又因為做真相資料的事,再一次放縱自己的魔性,和父親嗆嗆起來,大意是說我就這樣了,你想怎麼著,隨你便。誰知父親氣的失去了理智,過來就要打我的架勢,我媽一看不對勁,趕緊過來拉父親,這時他抽身進屋從他的工具箱裏抄了一個最長的螺絲刀(一尺多長,我以前都沒見過有這麼長的),一邊說「我殺了你,我殺了你!」一邊朝我捅來,我媽死死抓住他的兩臂,把我們隔開。我一看把父親氣瘋了,一下清醒了,我抱住我媽,說媽你別攔,讓我爸打我吧,我說爸我錯了,你打吧。這時爸好像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他捅兩下沒捅著我,隔著我媽扇我兩下嘴巴子,嘴裏一直說「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後來媽把父親推到屋裏,他還一直罵著我,他已失去理智。

我開始反省自己,我總是看父親的缺點而不修自己,認識到自己有頑固的爭鬥心,這事必須要去的。很晚了,父親閉掉電視準備休息,我想他肯定也很難過,但他跟我一樣,好面子,不服輸,不可能向他女兒道歉,而且問題的根源在於我。我想我得先道歉,要不就失去機會了,父親一晚上也不會睡好覺。我走進屋,說:「爸,我錯了,你別生氣了。」爸一下抱住我,說爸不該打你呀。我們都哭了。

事後我想,這是一家人啊,那麼我們面對其他人,比如聽信了謠言而對我們產生仇恨心理的警察,面對他們,如果我們抱著對他們慈悲的心,真正為他們生命的永遠著想的心、救度他們的心,而不是爭鬥心、維護自我的心,我們祥和慈悲的講給他們真相,只要不是極其惡毒的,我想他們都會受到觸動的,也能救了他們。否則,我們會受損失,而更重要的是我們非但不能清除他們頭腦中的毒素,相反激化加強了這種偏激、仇恨的思想,那我們就等於把他們往下推了,就使他們不能得度,是吧?而他們可能就是在通過種種機緣,等著我們救他們哪。

從那以後,我調整心態,按照師父說的,把爸爸當作一個眾生,並決心一定讓他明白真相。現在他已越來越好了,越來越明白真相了。以後我再告訴大家父親的變化。

寫出一點體會,希望我的教訓能成為同修的借鑑,與同修共勉。讓我們緊跟師父,真正好好學法修煉,證實法並救度眾生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