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和大法,消除與家人的隔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兩年來,我一直沒有處理好同家人的關係。直到昨天,才出現了明顯的轉機。

二零零四年我明白了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後,從新走入到修煉中來。當時內心出現了歡喜心,急於講真相,給家人、其他人講真相時不冷靜,在家人怕心很重的情況下,當著妻子的面見人就講真相,使得家人出於保護我的心,竭力阻止我講真相,就這樣家裏人心理壓力很大,老擔心我被抓走。甚至我走到哪裏,妻子幾乎都要跟著,以免我講真相。在無法跟著我時,妻子和岳父就經常打手機了解我的去向,催促我趕緊回家。我心裏經常埋怨他們管的太多,影響我講真相。

在生活中,我與家人幾次發生矛盾,在每次過關中我發現往往開始覺的自己沒有錯(按人的標準),但是後來按法的更高標準要求時,就是錯的,因為動氣了就是沒做到善,沒做到忍。每次矛盾過後我都跟家人承認自己錯了,但是認錯時心裏總在想:「我錯了是因為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按照常人的標準衡量沒有錯,我錯了可你們也不對。」這樣想其實心裏還是沒有完全放下。在過關中,我能覺察出自己心的容量增大了,更善更忍了,但不易察覺的總是有一個暗暗埋怨老人脾氣不好的念頭,經常想他們脾氣太壞。我知道修煉的念頭是有能量的,知道這樣想對他們不好,我儘量排除這種想法,或儘量不想。可是後來,我發現他們脾氣真的越來越大,不僅是對我,對其他人也是動不動就發火,岳父、岳母二人之間吵的更多。我出門他們也限制我,不願我出去,出去也要問我到哪裏去了,幹甚麼去了?這影響了我講真相。心裏想,他們怎麼這樣?其中我也多次悟他們為甚麼脾氣不好?他們爭吵為甚麼讓我聽到?為甚麼我聽到他們吵架我心裏難受?我哪裏做的不好?

由於找不到具體執著,因而籠統的認為這是在考驗我,因為我還不夠真、不夠善、不夠忍,可能我就是走這樣的路。我埋怨老人脾氣太壞的念頭在慢慢增長,而且這種念頭不易覺察,偶爾覺察到了也沒太在意,覺的老人管我管的太多,和老人的隔閡越來越大,我也覺察出這種狀態不對,可是不知自己到底誤在哪裏?心裏經常為此苦惱。

前天晚上,矛盾終於積累到了激化的程度,因一件小事引起了爭執,岳父、妻子在指責我,很快我就明白過來了,不再和他們爭。岳母過來說:「他(指岳父)脾氣不好都是你引起的,我和他爭吵也是你引起來的。」這句話我聽起來好像是師父借岳母的口裏講出來的。我知道我錯了,很後悔沒有守住心性,影響了他們對大法的態度。本來一直擔心我會出事,心理負擔很重,經過這事,妻子提出要與我離婚。昨天上午,妻子請了假要與我離婚,岳父、岳母、大姨子、妻子坐在一起,談起我的過失及岳父、岳母如何疼愛我這個女婿的。本來,岳父一管我我就心煩,這個『煩』字一直困擾著我,我不知如何去掉它。可是在談話中,談起了岳父在我出海前掉眼淚的情景。是啊,岳父一直是疼愛我的,現在限制我的一舉一動也是怕我被邪惡抓走。我修煉之前岳父、岳母的脾氣沒有這麼大,都是因為我修煉後自身沒有做好,沒有真正達到修煉人的標準,導致他們的脾氣變大的。而我心裏卻在埋怨岳父管我管的太多,其實他們是在關心我,可能是在幫助我消業,幫助我修煉啊。長期以來我心裏對他們的隔閡消除了,『煩』的念頭沒有了。

謝謝師父幫助我消除這一執著,合十!與家人關係這一關我想可能已經過了,不過過的跟頭把式的。這一關過的時間太長了,這一執著都能去掉,我想是因為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師父就設法幫助我去掉它,師父有的是辦法,師父已經安排好了我們修煉路上的一切,只要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