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闖過家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我在十年的修煉路上,摔摔打打走到今天,下面就把自己在如何闖過家庭關的問題上和大家交流一下。

說到家庭,丈夫可以說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個最大的障礙。他是一個脾氣特別暴躁、獨斷專行、說一不二的人,當初就是因為我倆脾氣不合,家庭矛盾挺大的,簡直鬧到要離婚的地步。得法後,我從法上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也明白了一切都是因緣所定。在生活中我用法理要求自己,從此家庭變的和睦了。

可是我得法不到一年,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迫害開始了,由於受邪黨文化的影響以及被中共各次運動搞怕了,人們都有一種自保心理,我丈夫也不例外。隨著外部壓力的增加,他對我的壓力也增加了,只要上邊來人一找,我要不簽「不煉」的保證,他就拳打腳踢的,為了這事他打了我三、四遍,而以前再怎麼生氣他也沒動過手。當時我知道是在過關,是考驗,師父一直在身邊呵護著弟子,他打我時我真是一點兒也不覺的疼,反而把他累的夠嗆。

慢慢的,他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以前我倆無論怎麼生氣,他從未說過一句道歉話,從不在我面前損失他大男子主義的形像,現在他可甚麼都用上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好話說了一大堆,我呢,性格比較內向,凡事能忍則忍,雖然心裏對他從不服,可表面上儘量依著他,覺的他脾氣就那樣,反正也擰不過他(其實都是多年來形成的觀念)。這次他一反常態,我就有點兒受不了,動了情,最後妥協了。過後也非常後悔,在這一關上摔了跟頭。真是像師父說的「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轉法輪》)從那以後,他對我比以前看的還嚴了,不讓我學法,不讓我與同修接觸。我呢,由於自己沒做好,也消沉了好長一段時間,帶修不修的,覺的自己不配做師父的弟子,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

後來在師父的慈悲點悟下,通過同修們的幫助,我又開始偷偷的學法了,可做甚麼事都得瞞著他,不敢讓他知道。有一次,他看見我看法,就搶過去把書給撕了,當時把我氣的大哭一場,跟他又打又鬧的。他說只要一看見我看書,心裏就特別難受,快要發瘋一樣。我冷靜下來一想,這哪是他呀,這不明擺著背後有舊勢力操縱的邪惡因素嗎?我就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黑手、爛鬼。同時向內找,師父曾說過如果有人當面撕毀大法書,自己一定有問題。這樣找到了很多心,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求安逸心等等。

就說這個怨恨心吧。自從我倆結婚以後,他就做起了生意,幾年的生意做下來,不但錢沒賺到,反而還賠了好幾萬,欠了債,而且還養了一身的壞毛病,好逸惡勞。我呢,在家裏開了一個糧食加工廠,這活兒又髒又累。他呢,大錢掙不來,小錢不想掙,一天到晚無所事事,遊手好閒,家裏的活兒一點兒也不幫我,我一看見他心裏就不平衡,想當初自己雖說不上才貌雙全,但比一般人也不差,沒想到嫁了他,福是一天沒享著,家裏活兒管夠,還聽不到一句好話,連件乾淨的衣服都沒空兒穿,我又苦又累的,掙了錢還得替他還債,還得維持這一家的生活、孩子上學,等等,真是越想越委屈,從心底生出那麼一種恨,恨自己嫁錯了人,恨他不爭氣,心想如果他長點兒本事,我也不必這麼累死累活的幹了,也讓親朋好友高看我一眼……這麼一找,人心太多了,顯示心、虛榮心、利益心等等。

以前感覺自己從修煉後這些心都去掉了,現在又翻出來了,它在我的心靈深處還在隱藏著,骨子裏都有。就針對這些人心,自己靜下來,一個一個把它揪出來,發正念解體它、曝光它、清除它,讓它再也無藏身之地。

後來我又悟到,自己只是在魔難中如何做好還不夠,救度眾生才是我們來時的洪願,所以平時我加強發正念,決不允許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因素在我的空間場中存留;同時開始和我丈夫溝通、講真相,慢慢的他也在轉變,我也由和同修們背地裏交往,現在堂堂正正的去學法小組學法了,晚上有時發真相資料回家晚了,他也不追問了,三件事可以如意的做了,有時他還主動的幫我跟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他自己就是用真名退的團隊,還親自寫了聲明。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真是由衷的為他感到高興。

其實在家庭問題上我悟到的這麼晚,真是很慚愧,比起那些在三件事上都做的好的同修,我真是差的太遠了。我只有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奮起直追,才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不妥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