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真正的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我是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今天向同修說一下我九個月來過家庭情關的經歷,還有自己在目前層次所悟到的,希望與我有同樣情況的同修,咱們互相有一個借鑑,一起在大法中共同提高。

結婚十八年來,我與丈夫感情在常人中特別好,例如有時吃飯時好吃的少了,我就讓女兒吃別的,也得讓他吃好的。洗好的衣服疊起來怕他找不到其中的一件,我就斜著放,方便他找到。丈夫經常說我對他好的就像他的母親。其實是自己對丈夫的情太重了!並且總是怕他有外遇,平時他一出去與同事喝酒,回來晚了我就想:他在外面是不是與哪個女人約會呢?他是司機,哪個女人上他的車與他約會那是很方便的事,自己越想越待不住,於是他一回來晚了,我就生氣。

由於自己一直沒有在法上提高上來。今年春天,有一天我發現他與一個我曾認識的女人有了外遇,我知道這一切是自己的心促成的。當時氣的我渾身都顫抖,當晚只睡了一個小時,感到自己對他這麼多年來那麼好,他竟這樣對我,雖然也知道自己是個修煉的人,可是當時完全用了人的思維,人心一起來,當時也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丈夫一向是個「人品端正、是非分明」的人,怎麼做出這樣的事呢?並且那個女人穿著很妖豔,染著黃髮,言談舉止更讓人感覺沒有修養,越想自己越委屈,接受不了發生的一切。

自己從小就是個爭強好勝的人,是個得理不讓人的人,無論甚麼事不能受半點欺負。今天這個女人如此囂張,三番五次跑到我家來找我丈夫,這口氣無論如何我也咽不下呀!自己也曾想做到坦然不動心,視而不見,善待他們,像師父所說的那樣,按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氣不過。當時感覺自己在一個很難形容的空間夾著,想按修煉的標準去做,自己感覺承受力不夠,做不到。按照當常人時的做法去打她,又知道那決對不對。就這樣感覺胸口悶得喘不過氣來,真是剜心透骨。我一次次難過的跑到師父法像前哭著對師父說:「師父我難過呀,我咽不下這口氣,今天丈夫讓那個沒有教養的女人來我家,他與她太猖狂了!得法前別人曾因為說了我不愛聽的一句話,我當時就打了那人,何況今天這個女人這樣目中無人,敢跑到我家來與我丈夫鬼混,我還得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寬容她,我也想做個真正的煉功人,師父我做不到呀!我知道自己在這一關中必須提高上來,可師父怎麼給我安排的關這樣大呀!如果能改變一下魔難,換其他任何關我都能過去啊。」

我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哭著向師父訴說自己的委屈。有時候痛苦的成度彷彿比放下自己的生命還艱難。在這個過程中,師父安排身邊的同修都來幫助我,就這樣隨著學法,剛好幾天,過幾天又看到丈夫與那個女人聯繫的電話,我就又暴跳起來,又哭又鬧,甚至說過多次難聽的話,有時也知道自己連個常人都不如了。當時也能想起師父的話,可就是明知故犯,任魔性大發,覺的先當常人出這口氣再做煉功人去,又知道這樣不對。之後又後悔自己不應該這樣想,對不起苦度我又為我吃了無數苦的師父。就這樣幾個月過去了,自己在法上還是沒有提高。

一次又一次的想起師父在《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中所寫的「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於是在最艱難的時候我總是有這樣一念:「誰也別想毀了我,我一定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在九個月中,我曾幾天就瘦了幾斤,吃不下,睡不好,學法也學不進去了,煉功也不怎麼煉了,三件事更別提了,甚至不向內找,總是向身邊的人訴說自己的苦與委屈,忘記了師父的教誨,總找自己認為修的好的同修幫助自己,有甚麼好方法過了這一關,其實自己的做法完全偏離了法,學人不學法了。並且帶著解決問題的目地去學法,有時還暗暗想:「這幾天我法學的不錯,怎麼他們之間還不斷呢?甚麼時候是個頭呀?」最難過的時候曾想到過死,可又明白那是修煉人決不能做的,也曾幾次想到過離婚,往娘家搬行李,各過各的,免得我痛苦。可又怕破壞法,知道不能那樣做。說來說去,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可見「為我」的心多麼強烈!

以後的日子隨著學法,對照大法我逐漸找到了自己很多人心:怨恨心,怨恨自己對丈夫那樣用心的關懷,丈夫卻負了我。看到我幾個月來這樣痛苦的在家痛哭,他還那麼狠心,依然偷偷與那個女人聯繫、約會;妒忌心,妒忌那個女人的穿著「粗野、時尚」,博得了丈夫的歡心;爭鬥心,由於這件事的發生自己也變的喜歡打扮了,買了很多名牌衣服,還買了一輛比那個女人騎的摩托還要好的名牌摩托;報復心,有時就想,讓他們遭惡報,表面好像是為她們將來好,以此警醒她們,其實就是盼著他們倒霉,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好出出心中那口氣;強大的自我心,有時候還用變異觀念想:「如果她們眼中有我,讓我氣順,也許我允許她們這樣下去。可我又是個修煉的人,這樣的事也不能做。」自己怎麼還有這樣的想法,多麼可怕的魔性呀!當時完全沒有分辨出那一切根本就不是我。

我還有一個情況,就是每當丈夫一出去吃晚飯,我先想,他一定打時間差,去與那個女人約會,結果真的像我所想的那一幕就發生了。有一次自己離家去外地辦事,還想:「如果那個女人來我家怎麼怎麼。」等我回家後真的發現那個女人曾來過我家。有時也能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不對就趕緊發正念,其實完全是自己先設一難,然後再鏟除它。後來隨著自己學法、同修的幫助,慢慢的在法上有了一個清醒的認識,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隨後加強學法,針對自己找到的執著發正念。

有一天,一個同修提醒我,你要想到師父曾告訴過我們,不符合法的那個觀念不是你,要找到真正的你,一句話觸動了我。使我想起了師父很多處關於分清自我的法。當晚看到丈夫,我還是有點生氣,突然想到給他發正念,也給我發正念。發了一會兒,心裏感覺好受多了,我發著正念,忽然就想:我是誰?我是誰呀?突然一個念頭由心中升起,我是大法弟子,這句話雖然平時總是在說,可這一次是由心的深處湧出的,我豁然清醒。哦,真正的我不是人中那個受委屈的妻子,那個「我」只是一出戲中的角色,從古到今一齣又一齣戲中的角色。

我清醒了,真正的我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大法徒呀!來到世間,就是證實法救度眾生來的。其實真的我與現在的丈夫還有那個女人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師父利用這個環境來讓我提高並做好三件事的。悟到這裏我感覺自己從來沒有的輕鬆與喜悅,感受到師父在法中講過的《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與人世間不再有任何連繫,由巨大的空間和時間把其隔開了,比如隔到幾百萬年、千萬年以後去了,你怎麼污染他?根本就搆不著他。可能近在咫尺,巨大的時間空間差已經不能夠使這個空間再對大法弟子修煉好的部份有任何干擾,我就說這個意思,會隔開。」從那一刻起,我找到了真正的我,這時我感受到一種跳出人來的感覺、不在其中的輕鬆。分清了與人之間的關係,明白了《轉法輪》中寫的「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在我目前一層次所悟到的,這時才真切體驗到不被人中一切所帶動的一層法理。因為心不在人中,人中的一切也就帶動不了真正的我。

這之後,再遇到任何事,我首先想:我是誰呀?我是大法弟子!我又一次明白了師父在《轉法輪》中所寫「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一層的法理。原來無論遇到甚麼事情,我們首先要擺正基點,明確自己是煉功人,也就是先找到真正的我、那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我只是來這裏助師正法與救度眾生來的,這裏是修煉的一個場所。除了助師正法與救度眾生是自己的責任外,其他的都與我無關。

基點擺正,分清了我不在人中,不在他們中,眾生都有他們的因緣關係,並且我身邊的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是在我修煉路上為我提高而來的,師父都會為我們善解、擺平的。師父告訴過我們遇到任何事,都把他當成好事。這時我真的體驗到:「視而不見」的境界了。感覺到了修煉真的像剝洋蔥皮一樣,那一層沒有了。這時心很自在、輕鬆,沒有被夾在魔難之中的痛苦滋味了。因為分清了我與他們的關係,找到了真正的我,在這裏只是利用常人中的一切,也就是利用戲中的一切做證實法的事,這裏是修煉的好場所,遇到的一切真的像師父所說都是好事呀!

我體會到了遇到的事真的像師父告訴的都不是偶然的,一次次修煉中所提高的過程,都深刻感受到了師父慈悲苦度與用心良苦!

這只是在我目前層次所悟到的,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