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家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一、得法期間的經歷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我嚮往人生的美好,但人生的經歷使我對人生真諦百思不得其解。

得法前,我身體越來越差,到處尋醫問藥,甚麼氣功健身操都練也無濟於事,對未來越來越迷茫,甚至想死的心都有。有一天有一小妹介紹我煉法輪功,拿書給我看,我是個愛勞動不愛看書的人,一摸書就犯睏。可神奇的是,《轉法輪》我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一個月的時間竟然看完了,感覺愛不釋手。

我是一個再婚家庭,那時煉功點放錄像,第一天去聽了第二天又去了,晚上丈夫下班回家見我不在家,就怒氣沖沖去找我,撲空之後就更惱火(後來他說當時都有打死我的心了)。我看完錄像剛走進家門,丈夫劈頭蓋臉就來了一通拳打腳踢,錄音機也摔的粉碎,瞬間我的眼睛就看不見了,心想明天咋上班啊?轉念又想起師父說:「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 因為那個業力在那兒,他幫你往下消你不幹」(《轉法輪》)。想到這裏,眼睛馬上看見了。此時已經是十二點多了。第二天早晨他起來又是一頓打,我心平氣和勸他消消氣,然後上班走了。

後來我還想去煉功點時他就提出「離婚」,想起師父說:「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轉法輪》〈第六講〉)心想怎麼辦呢?都第四天了,我心急如焚,開始做他的工作,把前天晚上發生的神奇告訴他,千方百計徵得他同意我煉功了。九堂課下來,我一身輕鬆,難以言表。

此後丈夫依舊干擾我煉功,經常連摔帶打,還常火冒三丈跑到煉功點鬧事。為了阻止我修煉又找來批判氣功的書給我看,我就是不動心。我始終謹記師父的教誨:「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所以碰到這些家庭魔難,我一路走過來了。

二、證實法艱難闖過家庭關

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開始,我就開始製作真相資料、光盤向世人散發。有一次我把資料帶回家被他發現了,他像審問犯人那樣問我哪裏來的?我拒絕回答,他氣急敗壞把我打倒在地。二零零一年快過年單位要放假了,我想該出去證實大法了。在火車上我做了一個夢,看見我胸前釘了很多黑色無頭的大鉚釘,果不其然回家後,他又是一頓暴打,接著同樣的節目每天都上演著。「自焚偽案」出來後,他強迫我看。我始終按照師父說的按照煉功人的標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心想:我的命是師父給的,交給師父管。有一次他又要行兇,我念一出,他的手臂垂下來,手無力的耷拉著一伸一縮的。瞬間我感到師父就在眼前!有天晚上我正在抱輪,他又想動手動腳,我看了他一眼平靜的說:「行了,你不要再這樣了,明天我們就去離婚!」話剛落他掉頭走了。

邪惡六一零與單位分管天天打電話騷擾我家,就更加重丈夫對我的迫害了。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從外地回來,剛進門丈夫對我又是一頓毒打,從早晨一直打到下午五點多,我忍著疼痛勸他不要這樣,他根本不聽。晚上他休息了一會兒又起來打,從床上把我拽下來揪著頭髮拽到洗漱間往浴缸裏按,說要把我淹死。此時我想不能讓他再犯罪了,念一出馬上不喘氣了,嘴巴鼓的老大,不斷往外吐泡沫。他害怕了,趕快把我扶在沙發上,直說:「怎麼啦,我們趕快去醫院吧。我再不打你了,咱們好好過日子,你願意煉就在家煉吧!」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時被惡人誣告,中旬剛上班就被六一零帶走,惡人們從我身上搜出了護身符,接著竄到我家抄家。我念很正,在拘禁的時間不斷發正念,給他們講真相,這樣十多天我就回家了。但是回家之後,丈夫就把我徹底軟禁起來了,割斷我與外界的一切聯繫,書也不讓看了,並且比以前迫害更厲害了。真的感覺度日如年。這時候人心全翻出來了,腦子裏經常亂翻騰。我很著急,外面的同修也在替我想辦法,鼓勵我,給我傳送經文。我加強學法,問自己:為甚麼自己家庭魔難不斷?原因在哪裏?學法向那找,看到了自己很多的執著心,帶著那麼強的爭鬥心能沒有魔難嗎?我甚至曾認為他屬於不可救度之人。這不是錯了嗎?善心也不夠,沒有替他考慮,他是一個知識份子,要面子的很,膽子也特別小,迫害這麼嚴重他能不害怕嗎?他是嚇成這個樣子被邪靈操控,才加重了對我的迫害,我應該救他才對呀。此後,我更加在家庭方面做好,同時不斷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靈爛鬼。最後歷經十九個月的魔難,我終於從家庭困境中走出回到講真相、證實法的洪流中來了。這期間,引導姐姐母子三人開始了修煉。

寫出這段經歷我很慚愧內疚,能在大法中堅持修煉到今天,真心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