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我修煉前是一個虛榮心很強的人,嚮往人間的美好生活,希望有個幸福的家庭。可是命運偏偏不是這樣,我的丈夫脾氣非常暴躁,對我說話尖酸刻薄,我倆好像天生的犯相,在一起不是這不對就是那不對,總之我倆一說話我就感到不舒服,心裏壓抑。因此我們的家庭生活經常是陰雲密布。那時我整天想著離婚,可是孩子小我又下崗在家,就在這樣的吵鬧中痛苦的生活著。九五年我喜得大法,一氣呵成看完《轉法輪》,世界觀一下子變了,還引導我婆婆也走上了修煉的路。那時才真正體味到甚麼是身心健康,壓抑的心情釋放了,對丈夫的性格也能忍讓一些了。在以後的修煉中來自家庭的魔難接踵而來。他曾到我的學法小組家動手打我,並燒書撕師父法像。我兒子那時七歲,得法煉功修心性非常懂事,被他嚇的不敢煉了。

「四﹒二五」時,我們在一起吃飯,他突然問我:「別人都上北京了,你怎麼沒去?」我說我不知道。他大怒,拿起生菜蘸大醬「啪」一下甩到我的臉上破口大罵:「你知道你還想去北京鬧事啊?」我當時的臉上衣服上都是大醬,孩子見狀嚇的哇哇大哭,我說兒子不要怕,你爸爸跟媽開玩笑呢,雖然這樣說眼淚也掉下來了,這頓飯也沒吃成。

「七﹒二零」之後,每個大陸大法弟子切身感受到那時環境的恐怖,非常邪惡,到處都有人監視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派出所的人給我打來電話問我媽幹甚麼去了?晚上為甚麼不點燈?(我媽也是修煉人)我說她一個人也許不點燈,也許串門去了。派出所的人又說些形勢緊張的話。丈夫聽到後威脅我說:「你再煉就給你彙報去。」我沒理他。晚上躺在床上他又找茬打仗,他說:「你現在吃我的、喝我的,以後一分錢也不給你。」我說你還像個丈夫嗎?把我當成妻子了嗎?我當時家庭觀念太重,一點也沒認清它背後的邪惡因素,每天都在默默的承受著。我和他分辨幾句他竟對我動起了手,我們打了起來,睡著了的孩子被我倆打罵聲驚醒了,跑過來哭著求我倆別打了,我看到孩子小小年紀為我倆承受精神痛苦,我再也受不了,失聲痛哭:我的命運咋這樣?為甚麼我在修煉的路上遇到他?這樣的日子在我們的生活中不知有多少次了。從那時起,我心裏就恨他。怨恨心、怕心、煩他的心、從內心裏瞧不起他,這些心一直帶到現在。前幾年修煉一直是這樣苦苦的修著,不敢在他面前講真相、煉功、看書。

零一年天安門自焚偽案播出後,我和婆婆經受了全家人更大的壓力,每逢過年過節在一起團聚的時候,全家人都攻擊我們,當時我沒有慈悲、沒有善念,帶著氣恨、爭鬥心對他們說:「任何人都干涉不了我,天塌下來我也要一修到底!」說完頭也不回,摔門就走。現在想想,表面上看好像是很堅定,其實一點也不理智,他不就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嗎?當時一點也不向內找,一味的怨。直到前一段時間,我倆又發生一次矛盾我才真正靜下心來想為甚麼我總是這樣被他帶動著,他說出的話總讓我剜心透骨,看到他就產生無名的氣恨,我覺的我的狀態不對了。

由於我在家整天陷入這種情緒中,被邪惡鑽了空子。零八年九月的一天,我被迫害的簡直起不了床,肚子像刀割的一樣疼,走路直不起腰,氣不敢喘,連咳嗽都疼痛難忍。我當時認為是丈夫給我氣的。那天丈夫和兒子出門了,婆婆和我一起住,半夜我被疼醒大喊一聲:「師父救我!」當我喘氣的時候,我疼的差點昏過去,婆婆跑過來抱著我急的不知所措,我疼的哭出了聲,自己也控制不住,眼淚鼻涕一起流。婆婆說快上醫院吧,婆婆的話一出口,我脫口而出:我是大法弟子,我還怕它,我要解體邪惡對我的迫害,請師父加持。我的心非常堅定,可身子一動也不能動,我讓婆婆扶我坐起來正好是半夜十二點,我們發完正念,接著打坐,煉完靜功,我慢慢的躺下開始靜思。

此時,我身體到處疼痛,像串氣一樣,一會串到上邊,一會串到下邊。晚上我艱難的來到同修家,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正巧同修家來了好幾個大法弟子,我表情非常痛苦的說著我的症狀,同修幫助我解體迫害我身體的邪惡因素,並讓我真正的找自己。說實在的,我對找自己還挺不情願,認為他把我氣成這樣,還讓我向內找,真難受。同修們站在我的角度,在法上耐心的和我切磋,幫我打開心結。一個同修對我說:「你已經被邪惡迫害的嚴重干擾你做三件事了,這不是邪惡迫害嗎?站在人的基點上你就認為是你丈夫氣你,站在神的基點上,我們要堅決否定這種迫害。這不是師父在點化你嗎?」這些年,我一直用人念來看待丈夫對我的不好,原來是有邪惡因素利用他來干擾我,如果我陷在這裏,不正是舊勢力所要的嗎?師父叫我們救人,我修不出慈悲心,不但救不了他,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我的心結打開了。在我回家的路上我沒有了來時那樣的痛苦,心裏暗喜:做大法弟子真好,遇事就不和常人一樣。第二天,在一個婚禮上我勸退了十人。

這些年,我在家庭過關中真是夠苦的,通過學法,看明慧交流文章,我深刻查找自己,終於悟到我和丈夫這些年的恩怨都是我的心促成的,以前我總是就事論事,埋怨丈夫怎麼對我這樣?為甚麼對我這樣?認為是人的恩怨,根本不往深想。總是心裏不平衡,「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轉法輪》)我第一次站在他的角度為他想,也許這是我倆前世的怨,但是不管前世甚麼恩怨,這世我得大法了師父都會給我們善解。怨恨心慢慢的放下,我想為甚麼我這麼痛苦,這不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嗎?我一直把生活的美好、追求美滿和諧的家庭當成我的生活目標,看的很重。所以越嚮往越沒有,心裏越失望,聽到別的男人說一句對妻子體貼的話,我心裏都不是滋味。心裏不平衡,有時把大法當成了一種寄託,當我寫到這時,我自己都嚇一跳,這是一棵多麼自私骯髒的思想念頭?我不是想從大法中昇華上來,而是藉著大法解脫婚姻痛苦。根子找到了,我開始從新查找自己:我太常人化了,說話不像個修煉人,顯示心、妒嫉心、希望丈夫對自己好一點求安逸之心,喜歡聽讚賞的話……這一找可不得了,我發現,在家庭方面,我根本就沒修出來,我對丈夫的怨恨心太大了,我要解體對他的怨恨心,師父說:「愛是情,恨也是情」(《轉法輪》〈第六講〉)。我一定要把這個情去掉,真正對他慈悲,提高上來。

過了兩天,身體有所好轉,晚上我洗澡時從下身排出一塊東西,我以為是來例假,仔細一瞅,竟是一塊肉,像生雞肝一樣,我當時就想這肯定是好事,師父把我體內不好的東西排出來了。感謝師尊為了我的提高巧妙的安排同修的幫助,還有明慧文章的交流。現在同修在我家和我一起學法,丈夫熱情款待。

這是我在家庭中修煉的一點體會,在其它修煉中還有很多不足,我要用大法歸正我一切不正的思想,跟師父回家。由於水平有限,悟性差,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