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一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今天是一個難忘的日子,在八年的漫長的講真相後,我的母親終於從自己的本性上認可到了大法的正和善,明白了師父是來度人的,同意寫出自己的覺醒聲明,但是因為我講真相還是不到位,所以她說還要給她時間考慮一下如何去丟棄這個自己信仰了一輩子的邪黨的理論。

我由衷的為一個生命的覺醒感到高興。我母親在常人中是一位很善良的人,在我得法的初期,我把當時自己好不容易從同修那裏買到的書在那年「七﹒二零」的暑假帶回了家。但是邪黨已經開始了那場邪惡的迫害,因為母親的家庭在文革時曾經遭受過迫害,很明白共產邪黨的迫害是多麼的無理和殘酷,在這樣的怕心下,她做了焚毀大法書籍的罪惡的事情。

後來,我被迫害了,因為我是她最小的孩子,她很心疼我,從南邊跑到了北邊,和老父兩人,顧不得北方的嚴寒,在師父的慈悲加持和我的正念之下,常人的同學、老師和父母一起將我從魔窟中拉了回來。但是得法不深的我,不但沒有想到向他們證實法,反而把他們都嚇住了,當時那種邪惡鋪天蓋地的架勢,讓長期生活在邪黨統治之下的父母性格都發生了扭曲,害怕我受到傷害的心理和邪靈背後的操控,都讓他們失去了正常的理智。

在我受到迫害之後,一個原來他們引以為自豪的孩子成了沒有學位(儘管我當時在被迫害後,我的成績還是始終保持在八十分的水平,而且還通過了論文,但是邪黨迫使學校不能給我發學位證書)、找工作都成了問題的人,而且在鄰居間流傳的那些流言蜚語讓他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當時的我因為沒有了大法的書,又失去了同修交流的機會,沒有及時的從法上去理解,我開始了獨自出外打工的歷程。因為當時的我根本沒有能力去向他們解釋清楚,而且因為我還是要堅持修煉大法,從小就很疼愛我的父母還打了我。他們都很難過,直到現在我都可以體會到他們的那種難過,害怕,又無能為力的心理。

從此我開始了八年的出外打工的歷程。但是在他們眼裏,我本來有一個好的工作機會,又有好的教育背景,我是不應該受這樣的苦的,但是我心裏知道我是為了從新找到大法,從新找回同修,我才要離開他們,當然裏面還有我當時沒有認清的執著。現在回頭看看,我知道當時的決定是對的。在這八年中,我逐漸的找回了大法,從新找回了正法的航向,漸漸的明白了這場邪惡,也更加清醒的知道了自己的責任是多麼的重大。在這過程中,師父一直慈悲的呵護我,讓我不斷的有機會能同時修煉又能夠有假期回去看他們和他們講真相。

我深刻的知道,舊勢力是做了多麼邪惡的事情,因為這場謊言,讓多少有緣的人失去了接觸大法的機會,而這也是他們等待了生生世世的法啊,我也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了師父的佛恩浩蕩,在不斷的延長時間,來讓那些對大法犯了罪的世人覺醒。如果他們不珍惜大法給予的這一線希望,他們的未來是可想而知的。

在回去給他們講真相中的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難盡。通過不斷的學法,尤其是這段時間不斷的學法和參加集體學法,而且加強了發正念的密度,我明顯的感覺到他們身後的被操縱的因素減少了,我對他們的情也漸漸的淡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樣一味的說著大法,而是從生活上關心他們,買一小盒鼻貼給爸爸,給媽媽買一瓶洗面奶。放假時,不是自己去玩,而是回去看他們。尤其是去年,我的經濟情況稍微好轉了,我在看到他們一直沒有明白過來,我就帶著他們去了一趟香港。雖然他們還是沒有接《九評》,但是他們心裏已經非常明白了,而且也明白了我的苦心。鄰居都說我這嫁出去的女兒還這麼孝順,慢慢的他們開始能夠心平氣和的聽我說了,而且我在說的過程中,不斷的發正念,同時求師父加持,給他們看《我們告訴未來》。媽媽看完了之後,說:「師父真正啊,他的面容就像佛。」我已經能夠感受到了媽媽的轉變。

在這個過程中,我深刻的體會到,尤其是和家裏人講真相一定要放下這個情,越是著急,就越是難講,而且牢記師父的法,師父就說過:「不能夠為了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容易產生新的執著。」(《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在看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時,幾乎把所有同修對親人講真相的方法都試過了:讓他們看《九評》、看《風雨天地行》、講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故事、邀請有經驗的同修和他們講真相、發正念時只和他們的主意識講話等等,甚至海外的大法弟子還給他們打了電話。

這些過程都是在不斷的清除他們身後不好的因素,而且一定要耐心,真的要有熔化鋼鐵的慈悲,不要灰心,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正念對待這些尚未醒來的世人,不要用自己的觀念去看他們。

我給他們講了這麼多年,甚至是今年中秋回去看他們,他們還是沒有太大改變,我都有點灰心了,但是我一下子明白,我不能這樣想他們,世上的人都是師父的親人,一定是我還有做的不夠的地方,我一定要喚醒他們人的善良的本性的一面。

我每次回去都去清除家裏的邪黨的書籍,銷毀了他們的黨費證和邪黨的書籍,這樣從物質上和精神上不斷的正念清理,人的正常的善良的本性就會被喚醒。而且我還意識到,家裏的親人如果之前對大法犯下不好事情的,先讓他們有正確的認識,承認自己對大法犯的錯然後再三退應該會更好一點。因為畢竟大法是未來一切生命存在的根本,如果只是一種形式上的退出,但是並未從心理上認識到大法的正和邪黨的邪,我覺的還是沒有徹底的讓一個生命覺悟。

同時,大法弟子一定要處理好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不要給常人造成因為我們修了大法,失去了工作、找不到工作,我們要正念否定舊勢力利用大法弟子尚未修去的執著,從名譽、經濟和肉體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在工作後經濟狀況漸好,而且還出了國,他們都覺的很自豪,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走好自己的路本身就在有力的證實大法,是邪黨存在的地方才有貧窮和災禍。修大法的人只要自己走的正,漸漸的放淡執著是應該有自己正常的充裕的生活來源的。所以不論我處在找工作或者是換工作的難關時,我一方面求師父的加持,另一方面找自己的執著,但是在常人面前永遠都是衣著得體,朝氣蓬勃的。這樣讓人對大法有一個正的認識。

雖然媽媽因為面子的關係,沒有馬上答應我三退,但是我已經有足夠的信心相信她一定會三退的,但是我也一定要加強學法和發正念,讓這一天早日來到。

意在和同修們共同見證師父的慈悲,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