慚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數年修煉之中,跌跌撞撞,翻滾摸爬,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走到今天。回顧過來的歷程,常常是滿眼熱淚的慚愧,之所以鼓足勇氣寫出此文,意在與我略同的同修有所借鑑。

我是一名中學語文教師,按常理應是達理斯文的謙謙君子類型。可我不是,性子粗暴悍烈,簡單沖動,憑著一點學識與口才,恣意妄為。舊勢力利用我這些難去的魔性,使我栽盡了跟頭。自己修煉遲緩了不說,還耽誤了妻子(她九九年底得法,一直不太精進)的正常修煉精進,甚至差點讓她失去機緣。下面我就側重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方面談一談。

二零零三年春,我因講真相被惡人打了黑報告,縣公安局惡警直接開車去單位抓捕我,我得到消息後及時走脫,從此失去工作。市裏惡人為抓到我表面撒下誘餌要我回去工作,暗地裏發出通緝令,半夜突然翻牆抄家,手段使盡也不奏效,最後將我開除了之。在這過程中,妻子在「捨」這方面做的很不錯。過去她把我的工作看成是「命疙瘩」,全家的生活來源,為了我工作與講真相方便,借錢為我買了摩托。可面對暴力威脅時她又安慰我說:「工作丟了就丟了,只要咱人好好的!」我當時真為她的心性驕傲。

後來我就專門做起資料點的工作來,她領著孩子艱難度日。經濟問題我從不過問,心想反正她有能耐,女強人怕甚麼!有一次在同修家裏看了《三個女人的故事》真相光盤後她深有感觸的說:「我也要精進啊,不然你都走了,只剩我一個人了!」這時仍然沒有觸動我,沒有用師父教給我的法理設身處地的為她想一想,為她鼓勁,為她分一點憂,那麼重的生活擔子怎麼能撂給她一個人呢,那也有我的責任哪!可她卻沒抱怨甚麼。可是後來一件事,卻使她對我這個大法修煉人涼透了。

那是又相隔數月之後,她太想念我了,又有事商量,過節時她帶著食物來看望我,屋裏兩張床,晚上我讓她睡一張床,我坐在另一張床上學法發正念,直到十二點左右我未說一句話。其實此刻理智慈悲的做法有很多,我卻沒有選擇,有的只是平淡到了冷漠的程度。她開始數落我,繼而罵我,我發正念,毫不見效……

早上起床,我沒叫她;做好飯,我沒喊她;她流著淚收拾東西走,我沒勸慰她……事後她說,她像一個遊魂在街上走來走去,何去何從,一片茫然,腦子一片空白,腳下沒有跟,遊魂似的,沒一點聲息,自己不知道自己怎麼坐車到的家……從此她說,她決心離開我!

後來我被勞教三年,她去看過我一次,惡警不讓見面就杳無音訊了。

寫到這裏,不用我檢討,大家都知道我錯在哪了。我對妻子沒有做到善和慈悲,愧對師父的教誨。同修們不要為我生氣,不要為她傷感,畢竟我是在正法中修煉的一員,師父在呵護著我們。我出來後產生堅定的一念,一定要找到她,用我的慈悲正念正行,帶她往上走,贖回我的過錯,挽回我造成的損失,只要她還願意!

事實是,她願意,她還一直在等著我,我們現在並肩向前走。儘管在這數年間,她和兒子因為災禍跌入欠帳的深淵,但我甚麼也沒考慮,毅然跳入這個「窮坑」,決心相互扶持。大法神聖,修煉第一,講真相救眾生,逐步精進,還上外帳,隨師回家。

我做的很差,以上只是錯中之一,認識不到之處,敬請同修更正補足點出,衷謝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